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Got sick

*AU設定,高中生Minho & Thomas。室友設定。


當Thomas回到房間時,他已經快要把自己的肺給咳出來了。房門旁的落地鏡照出他全身的模樣,他覺得自己看起來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傻瓜,在氣溫仍然居高不下的十一月初穿著羽絨外套、毛線帽、厚重棉褲以及愚蠢的長襪子,但他還是覺得冷。

他用外套的領子遮住嘴巴,在進門前的最後一刻再用盡全力咳嗽一次。然後他甩上門,跌跌撞撞地爬上梯子,把自己摔進棉被和床墊裡。厚實的布料讓他呼出來的空氣形成霧,模糊他的視線。他把臉塞進棉被中,喉嚨的搔癢感持續不斷,他又咳了起來。

「噢……」Thomas喃喃自語,「什麼感冒……」

好像加州的陽光還不夠他曬一樣──或許他就是太陽曬多了才感冒的。

有人順著他床邊的梯子往上爬,儘管Thomas雙眼半闔,他還是感覺到有人遮住了燈光。

「我剛才說,『嘿,你回來啦』。」說話的人聲音像是國王般頤指氣使。Thomas聳起眉毛,勉強睜開一隻眼睛。Minho站在梯子上,上半身趴在他的床墊上,兩眼直盯著他。「結果你咳嗽咳得像瘋子一樣,完全不理會我的招呼。你傷害了我的感情你知道嗎?」

「別這樣,Minho,」Thomas憋住呼吸,壓下喉頭的刺激感,以免直接對著Minho的臉發作,「我現在沒心情。」

「是啊,我知道,看的出來你快死了。」Minho說,「你是天才,Thomas,我在加州住了一輩子,從來沒看過有人在這個時間感冒到這種程度。你的免疫系統哪裡有毛病?我想我們該做個實驗檢查一下。」

「喔,不,Minho你最好不要──」

Thomas的神經傳導在生病的影響下似乎變慢了好幾百倍。不祥的預感才剛從心底升起,Minho的手就已經往他的羽絨衣裡面伸過去,在他的腰上搔癢。Thomas從床上彈起來,再重重的摔回去,四肢揮舞掙扎著想要擺脫Minho的攻擊。但他向來無法抵抗Minho的任何惡作劇,就算在他身體健康而且和Minho站在同一個水平上面對面時也無法。現在他的狀況是劣勢加上劣勢,而這只會帶給他一個結局:他以比平常更狼狽的姿態慘敗,連抗議的話都被咳嗽給阻止了。最後他只能躺平在床上,頹喪地用手摀臉。然後繼續咳嗽。

「真是受不了你。」Minho抱怨的說,「加州最美好的就是陽光!陽光耶!你卻穿的像是要去北極探險一樣!我應該把你拖下床,丟到足球場正中央。我跟你保證,曬兩個小時的太陽之後你的感冒就會好了。」

是啊,太好了。Thomas在心底翻了一個白眼──他的眼睛現在被咳嗽給逼出來的淚水填滿,連翻白眼都做不到。如果說Minho過去算是因為他的反抗而稍微收斂的話,現在他大概是火力全開了。有時候,很偶然的時候,Thomas忍不住會想,他到底是前世做了什麼窮凶惡極的壞事,才讓他被Minho這個嘴壞又衝動的暴力份子給纏上。此刻,伴隨著讓他頭暈目眩的咳嗽,他真的在心中祈禱上帝救他脫離這個惡夢。

「喂,」Thomas的肩膀被人用力一推,Minho的聲音在耳邊命令道,「你坐起來。」

「拜託,Minho,我現在真的──」

「我叫你坐起來,你就給我坐起來!」Minho在他頭旁邊大叫。

感冒造成的耳鳴和Minho惡劣的舉動讓Thomas覺得腦袋快要炸了。他咬著嘴唇撐起上半身,準備要吼回去叫Minho給病人一點必要的空間,但在他的眼睛順利對焦之前,一個冒著熱氣的杯子湊到他的鼻尖前。

「喝下去。」Minho舉著馬克杯說。

杯子裡發出一股甜而刺鼻的氣味。Thomas向後縮了縮脖子,皺起眉頭,「這是什麼?聞起來很詭異。」Minho什麼時候把這東西準備好的?

「誰知道。」Minho聳肩,「我爸媽的中國朋友送給他們的東西,說是咳嗽的時候喝很有用。」

「你叫我喝這個?」咳嗽。「而且你不知道它是什麼?」咳嗽。「我不是白癡,我也還沒病到變成白癡──」咳嗽。

「我從小喝到大,你覺得這東西會有問題嗎?」Minho嫌棄地說。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喝。Thomas心想。但Minho的眼神看起來很堅持,而Thomas向來鬥不過他的堅持。最後Thomas妥協地接過杯子,試探地喝了一口。

然後裡頭甜膩的液體和藥草的氣味讓他無法抑制地咳嗽起來,喝進嘴裡的東西全灑在他面前的棉被上。

「嘿!」Minho大叫,「你全都吐出來了!還噴到我臉上!有夠噁心。」

「我的媽,」Thomas邊咳邊擦眼淚,「這是什麼鬼東西?」

「叫你喝下去就對了,少問問題。」Minho用力推了他的頭一把,差點讓他連同手中的杯子一起翻倒在床上。「你給我喝掉,在我把你的髒東西拿去洗乾淨回來之前你要給我喝完,聽見沒。」

最後那句話不是問句,Thomas也沒有辦法回答。他抓住馬克杯,努力壓下另一股喉嚨的搔癢感。Minho粗魯地扯走他的棉被,跳下梯子,接著Thomas聽見門打開再甩上的聲音。

然後,他憋住呼吸,強迫自己一口氣把杯子裡所有的東西全部灌進嘴裡。他永遠也不能理解亞洲人對食物和藥品的奇怪品味,尤其中國藥草對他來說是一輩子的謎。他差點對著杯子乾嘔,不過所有的液體總算順利的滑下他的食道。嘴裡的苦味和甜味達成一種微妙的和諧,Thomas把杯子放在床邊,然後倒回床上。

幾分鐘之後,或許只是心理作用,他真的覺得喉嚨的刺癢感減緩了許多。他盯著天花板,直到聽見Minho開門的聲音。

「Minho──」

他翻身準備告訴Minho這個好消息,不過在他把話說完之前,他就被一條又重又厚的棉被砸中臉,再度跌回床裡。

「在你的棉被晾乾之前,你就用我的。」Minho的聲音隔著棉被聽起來有點含糊,「不准弄髒,聽懂嗎?」

「收到。」Thomas說,不過他不知道Minho聽不聽得見。但他知道,其實Minho也沒打算聽他回答。

「睡覺吧。」Minho的手精準地落在應該是Thomas額頭的地方,用力揉了一下,「一天不做代數作業沒人會殺掉你的。」

Thomas在棉被下忍不住竊笑。他當然知道一天不寫作業不會怎麼樣。

因為天才如Minho,他會幫他把他的那一份作業也寫好。


评论(1)
热度(26)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