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Have a bad day (1)

*AU設定。高中生Minho x Thomas

 

Thomas把滑板舉起來擋在頭上,豎起夾克的領口遮住半張臉。雨水密集地打在他的頭頂上,即使用滑板遮著也沒用。他有一股衝動,很想踹一腳他的豐田。他的車偏偏選在今天拋錨,偏偏選在這種非常不像加州、又冷又下雨的爛天氣裡拋錨。

他在考慮要不要坐進車子裡躲雨。但是即使雨停了對他也沒有意義,他的車拋錨了,而他的家距離這間高中有二十分鐘車程。如果他決定走路回家,大概得走到晚餐過後。嗯,他還有滑板。或許他可以趕在晚餐結束前回到家。

雨越下越大,Thomas瞇起眼睛看向天空。全身淋濕之後,氣溫感覺起來更低了,Thomas用力打了一個噴嚏。

「Tommy?」

Thomas回頭,看見Newt站在門口對他揮手。Newt很聰明地戴了圍巾、穿著大衣,另一手插在口袋裡。Newt是十一年級的學生,是Thomas入學時的學生代表。他和Thomas有同一堂西班牙文課,對Thomas照顧有加。Thomas很喜歡Newt,對他有一種崇拜與敬畏交雜的情緒。他向來很佩服那些能夠在社交圈裡來去自如、同時又能通通都拿A的人,而Newt則是這種人之中的典型。Thomas已經進這所高中兩個月了,他還是很好奇Newt為什麼會和他這樣的新生做朋友。

「嘿,Newt。」

「怎麼了?你沒帶車鑰匙嗎?」

「比那個更糟,」Thomas嘆氣,「油門怎麼樣都發不動,我不知道現在要怎麼辦。」

「你不先躲雨嗎?你會感冒的。」

「喔,對啊,嗯……」Thomas心不在焉的四處張望,「我想想看我現在要做什麼……」

「你需要搭便車嗎?」Newt提議,伸手指指停車場的另一個方向,「我應該──」

「啊,不用了。沒關係。」

Thomas知道Newt在等人,他還沒傻到沒發現這件事。而且Newt家的方向正好和他家的相反,如果他答應讓Newt載他一程,那可一點都不順便。

「可是你……」

Newt皺起眉頭,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他的視線被別的東西吸引走了。Thomas好奇地順著他的視線方向看去,在他聽見Newt叫他小心之前,就有一輛招搖的紅色卡車往他站的位置衝了過來。

「哇喔!」Thomas大叫一聲向後跳開,差點被自己的腳絆倒。

卡車在距離他剛剛站的地方一步遠的位置及時煞住,駕駛座的車窗搖下,吵鬧的混音舞曲鑽出車外。開車的人戴著連帽T-shirt的帽子,把上半身探出來。

「菜鳥,需要司機嗎?」車上的亞洲男孩露齒而笑。

Thomas皺皺眉頭。他認得這個人,但是他不確定他們算不算是朋友。嚴格說起來,他們見過面,說過話,但是Thomas基本上除了這個人的名字和傳言之外對他一無所知。

他叫做Minho,是負責指導他們田徑課程的助教。他聽其他人講過這個十一年級生的事蹟,也看過他的名字寫在校門口的公告欄上。他是他們學校跑步最快的人,恐怕也是全州最快的,他從新生入學那一年就不斷地拿下各種賽跑冠軍,一百米短跑、四百米接力,或是全州馬拉松比賽,他拿過的金牌據說超過四十個,州際的比賽他也從不缺席。他同時也是學生議會的一員,負責學校所有體育比賽的交涉。他是學校美式足球隊名義上的經理,不過事實上球隊是由隊長Alby,一名身材壯碩的黑人在主導。

總之,在第一次上田徑課的時候,Thomas在這個高年級生的面前緊張得差點忘記怎麼跑步。Minho站在起跑線看他衝出去──他起跑的速度非常令人滿意──然後看見Thomas在逼近終點線的地方被自己的腳後跟絆倒,面孔著地地跌在地上,還往前翻了好幾個跟斗。

Thomas趴在地上好幾十秒,無法起身。身後傳來笑聲,讓他羞愧得想要鑽到地底下。接著一隻手抓住他的領子把他提了起來,Thomas遲鈍地在心中納悶誰的力氣這麼大,然後看見Minho的臉幾乎貼在他的臉上,眼神嚴肅,面無表情,「跑步的時候睜大眼睛,看著目的地,不要看你自己的腳。」他說,「聽見沒?」

Thomas點點頭,呆滯地看著看著Minho,直到Minho用力推了他的頭一下, 然後指指自己的鼻子。「怎麼,摔壞腦袋了嗎?去一趟保健室,你的鼻子在流血。」

那次之後,田徑課程變Thomas最期待又最不期待的一堂課。Minho總是特別盯著他的動作,告訴Thomas他揮動手臂的姿勢不對,他抬腿的方式不對,好像Thomas是一個連走路都不會需要從頭教起的一歲小孩。不過在體育課結束了田徑的項目後一個星期,體育老師把Thomas叫去,告訴他Minho特別推薦他,要叫他加入學校的田徑隊。

由於Minho從中作梗,Thomas在田徑隊變成一個神祕的存在。他是田徑隊裡年紀最輕的學生,還是唯一一個Minho親自引薦的隊員。Minho從不避諱在其他隊員面前表示Thomas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選手,每次都只讓Thomas嚴重發窘,然後拼命想找機會溜走,但他的確知道Minho讓他跑步跑得更順利、更快、更輕鬆,他也很感謝他的幫助。他只是不確定他們算不算是朋友,畢竟他們的交集僅止於田徑隊,還有他們的共同朋友Newt。

「呃,我想我不需要──」Thomas不知所措地看看自己的車,又看向站在門邊的Newt,雖然他不知道他期待Newt做什麼。

「Minho,帶他回家。」Newt在門口擺了擺手,「Tommy說他的車拋錨了。」

「啊,我想也是,只有傻瓜會在這種天氣裡站在那邊淋雨。」Minho好像對這個結論感到很愉快,他按了一下喇叭,拍拍車門,「廢話少說,菜鳥,我叫你上車。」

「可是──」

「最後一次,上車。」Minho平靜的說,「不然我就從你身上輾過去了。」

Minho常常說出這種恐嚇般的玩笑話,Thomas到現在還是不習慣。他每次都得提醒自己Minho不是認真的,才能壓下心中那種被驚嚇的慌張感。

雨已經把Thomas的夾克全淋濕了,冰冷的感覺開始透進他的皮膚。比起十一年級的Minho,現在的天氣似乎比較有威脅性。於是Thomas有些小心翼翼地點點頭,「那就……謝謝你了。」他快步走到駕駛座旁邊,打開車門爬了進去。

在關上門的時候,他不知道是不是被巨響干擾了聽覺,他聽見Newt對著Minho說了一句「祝你好運」。

車上的音樂開得很大聲,冷氣也很強,幾秒之後,Thomas就開始全身發顫。他把滑板放到腳底下,開始把濕冷的夾克脫掉。

「活該,淋得那麼濕,現在才開始覺得冷嗎?」Minho鄙視地哼了一聲,「我應該把你留在那裡淋到發燒。菜鳥就是菜鳥,哈。」

Minho踩下油門,把卡車駛離學校的停車場。Newt的身影在後照鏡裡越縮越小。

「請問,你可以把冷氣轉弱一點嗎?」Thomas問。

「我才不要,車子裡悶死了,沒冷氣我怎麼開車啊?」Minho斜眼看了Thomas一下,然後伸手往後坐一撈,抓起一件棒球外套丟在Thomas身上,「你知道你現在看起來像什麼嗎?流浪狗,無家可歸的小狗狗。」

Thomas瞪著自顧自竊笑的Minho。「謝謝你喔。」他盡可能用諷刺的口氣回答道。他才上車不到一分鐘,他就開始後悔了。Minho一開始對他提出的幫助現在看來其實是一場騙局,只是想把他騙上車,然後就可以在這二十幾分鐘內盡可能地羞辱他。

Minho挑起眉,轉頭看向他,然後又笑了起來,「不錯嘛,菜鳥。別生氣好嗎,我開玩笑的。」

Thomas無法理解這種幽默感,但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他把棒球外套拉起來披在身上,看向窗外。

接下來的幾分鐘,車子裡除了音樂之外沒人發出聲音。隨後Thomas才想起來他還沒告訴Minho他住在哪裡。

「嗯,等一下你就開上91號公路,然後──」他有點尷尬地說,不過Minho立刻就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家在哪,菜鳥。」

「你知道?」Thomas愣住,「你為什麼知道?」

「因為我跟蹤你好幾次了,你這傻瓜,你難道不知道我對你有興趣很久了嗎?」Minho翻了他一個白眼,隨後發現Thomas的表情變得非常詭異,他嘆了口氣。「老天,我開玩笑的,不要這麼認真好嗎,這樣我很難跟你溝通。」

Thomas瞪著他看,無話可說。Minho把車開上高速公路,然後又嘆了一口氣。

「我跟你住在同一個社區,白癡。你真的沒發現?」Minho放棄般地說道。

「真的?」

「對!」Minho用手指戳著方向盤,「你的門牌是4481對吧?我的是4510。技術上來說,我們兩個人的家只隔著兩條街。」

Thomas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瞪大眼睛。「你們家不是開韓式料理的吧?」

「為何不是?你懷疑我爸媽的食譜?」

「我不是那個意思──」

「開、玩、笑、的。」Minho打斷他,「老天,菜鳥,你需要有人好好訓練一下你的幽默感,我需要訓練你的幽默感。我不能每次開玩笑都要特別提醒你,那就一點都不好玩了。」

Thomas決定一句話都不要再說。而且,他覺得Minho的幽默感才需要重新鍛鍊一下。

又幾分鐘過去,Minho扯扯嘴角,再度打破沉默。「你不喜歡韓國料理嗎?」

「不會不喜歡啊。」Thomas刻意用雙重否定回答道。

「如果下次你想的話,你可以來我家的餐廳,我有些獨門料理沒寫在菜單上。」Minho笑起來。

「你會做菜?」

Minho的表情看起來像是他又準備了一個渾蛋的回應,不過在考慮之後他還是將那個回應吞回肚子裡去了。

「會。當然,從小我是在廚房看著我爸媽做菜長大的。他們真的很厲害。」

Thomas打量著Minho。他不懷疑Minho父母的手藝,因為不夠好的營養絕對沒辦法把一個亞洲人養成像Minho現在這樣: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肌肉,線條分明的手臂,以及幾乎不像一般亞洲人的身高。Thomas發現自己在盯著對方的手臂瞧,趕緊轉開視線,不過Minho似乎已經看見了。

「怎麼,覺得我的身材很有吸引力嗎?」Minho說,「我不介意讓你摸摸我的肌肉,真的。」

這下Thomas真的翻白眼了。然後他不知道為什麼的突然笑了起來。

「喂,突然間的搞什麼──」Minho皺起眉頭,「怎麼回事,菜鳥,你被附身了還是怎樣?」

「沒什麼。」Thomas微笑。

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他突然間覺得他和Minho之間的距離縮短得不可思議。在田徑隊裡時,他從來沒想過他會這麼自然的對Minho翻白眼。這個動作太熟稔,而以前Minho對他來說太生疏。現在怎麼了?沒有談什麼認真的話,他卻覺得他和Minho熟悉的程度超越過去兩個月的總和。

這很奇怪,但Thomas覺得很好。

「你的幽默感很奇怪,你知道嗎?」Minho嫌惡地說。

「我知道,你也是。」Thomas回答。

「哇喔,說的好,菜鳥。你進步得還真快。」

「謝了。」

接下來的車程彷彿只有幾秒鐘,Thomas看見車子轉上熟悉的街道,然後在他家門口停下。

「真的很謝謝你,Minho,你幫了我一個大忙。」Thomas彎腰撈起滑板,把棒球外套抓起來掛在一邊肩上,另一手拎著自己的夾克,「我會把外套洗乾淨再還給你。」

「就這麼說定了。」

車外雨已經停了,但氣溫還是很低。Thomas推開車門,跳下車,在甩上門之前被Minho叫住。

「然後……明天早上我八點在這等你。」Minho說。

Thomas愣住。「什──為什麼?」

「你的車不是拋錨了嗎,傻子,那你上學要怎麼辦,走路去?還是用跑的?」

「啊……是啊,沒錯,但是,」Thomas頓了一下,「明天是星期六。我周末會打電話請人幫我把車拖去修──」

「噢,媽的。」Minho用力拍自己的額頭,然後向前倒在方向盤上。「我簡直白癡透了。當我沒說,再見。」

「等等,等一下,」Thomas趕緊說,「但我想應該沒那麼快修好,我是說,可能要星期二或星期三才拿得回來,所以……」他想了想,試探性地開口,「如果方便的話,星期一我可能需要搭你的便車。」

聽見他這麼說,Minho抬起頭來,扯扯嘴角,「是啊,好。總之,八點。我一分鐘都不會多等喔。」

「謝了。」

「現在你少在這裡廢話了,真的這麼想要冷死嗎?還是你想要冷死我?關門,然後滾進屋子裡。」Minho命令道。

Thomas微笑著關上車門,然後走上自己家門口的台階。開門之前,他回頭看到Minho的卡車還停在那裡。


评论(3)
热度(27)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