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Have a bad day (2)

*AU設定,高中生Alby x Newt

 

Newt從停車場慢慢地踱回學校的走廊上。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他把圍巾拉高一點遮住下半張臉,沿著置物櫃往前走。反正,離他真正回家還有一段時間。陰涼的走道上還有不少學生,Newt前進時得小心閃過走路不長眼的新生,或是靠在置物櫃上旁若無人大膽親熱的小情侶。那些親暱的舉動總是會讓Newt微笑,他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的人在被他看見正在和自己的情人親熱時都會有點尷尬的退開,好像他會因此罰他們留校察看或什麼的。

嗯,他是學生議會的主席和學生代表,但他不是死心眼的老古板。如果他有情人,他或許也會做一樣的事情。每年學業平均成績都是A並不會讓他因此就變成學校的禮儀楷模,更何況,對他來說,情侶之間卿卿我我一點問題也沒有。只要別在走廊上寬衣解帶,他都不在乎。

Newt慢慢地走過穿堂,越過操場,往體育館的方向走去。有些女孩們和他往同樣的方向前進,當她們看到他的時候,女孩們便一陣大喊大叫地和他打招呼。

「哈囉,Newt,你也要去看球隊練習嗎?」其中一個金髮女生說。

「喔,對啊。」Newt拉拉圍巾,微笑道,「嗯,順便有些事情要跟隊長談一談。」

「你和Alby很熟嗎,Newt?」另一個黑人女孩試探地問道。

「算是吧。」

Newt心不在焉地回應。事實上,他和Alby很熟,熟到不能再熟了。

他和Minho和Alby在剛入學那一年就成為學校最熱門的三個學生。Alby和Minho各自在不同的體育領域大放異彩,火爆又衝動的個性讓他們總是各種話題的中心,不管是好的或是不好的那種;Alby進入美式足球隊之後便成為當年附近幾個高中之間口耳相傳的風雲人物,他發達的運動細胞和厚實身材簡直天生就是美式足球的料;Minho則是有一雙讓人錯愕的腿,他在田徑隊完全不把其他高年級生放在眼裡。他們兩個也是學校的問題學生,翹課和打架永遠都少不了他們,但現在的高中女生似乎就喜歡這種傢伙。

Newt和他們完全不一樣。他的個性溫和,成績優異,為人謙和彬彬有禮。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會和學校老師最頭痛的兩個大麻煩處得這麼好,如果你問他,他其實自己也不清楚。或許就是因為他的溫和正好完美地幫Alby和Minho找到一個平衡點,他們倆才沒有在菜鳥年就被踢出學校。

Minho的小聰明總是能順利地讓他通過大考,而Alby根本懶得念書。當他第一次期中考幾乎每一科都只拿到F的時候,Newt差點拿球砸他的頭;從那時候開始,Newt就成為他的專屬家教。

他們花在一起的時間很多,甚至太多了。對Newt來說,他們之間遠遠超過「很熟」的程度而已。至於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Newt試著不去釐清。

最近的天氣越來越冷,美式足球的球賽則逐漸變得白熱化。Alby近幾周來每天放學之後都把時間耗在體育館,和他的球員們做各種練習。Newt已經提醒他很多次,各個科目的期中考都已經陸續開始,但Alby從沒真的聽進去,而Newt已經將近一個星期沒和Alby說到話了。

「Newt?你聽見了嗎?」其中一個女孩叫他,把Newt一下子打回現實。Newt眨眨眼睛,發現體育館的大門正在眼前。

「抱歉,你說什麼?」

「Ashley問說,你能不能幫她轉告Alby,說她一直都很欣賞他。」

幾個女孩嘻笑成一團,名叫Ashley的黑人女孩作勢拍打她的朋友,臉頰上的暗紅依稀可見。

「噢,當然,」Newt喃喃回答道,「我會記得的。」

女孩們吵鬧地離開了。在球隊練習的時間,閒雜人等是不允許進入球場的樓層的,她們只能上去看台,遠遠對著她們心儀的對象尖叫或招手。但是Newt不是閒雜人等,他是學生議會主席,而且他跟Alby的關係對他來說等同擁有特權。

他推開體育館的雙扇門。混雜著汗水味的熱氣撲面而來,Newt慶幸自己用圍巾保護了他的鼻子。叫囂聲從各處傳來,Newt不由自主地瞇起眼睛,好像這樣就可以減弱噪音。他在滿場移動的運動員中搜尋,不出一分鐘就找到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Alby抓緊手中的球,另一手用力揮舞比劃,大聲命令和他對位的球員執行動作。接著Alby往前衝刺,對位的球員朝他撲過去,雙手往他的腰探過去。Alby急轉彎,不過他的夥伴速度快了半秒鐘,Newt皺起鼻子,看見Alby被擒抱個正著,斜著往下倒,肩膀重重著地。Alby只穿著半套裝備,沒有戴上頭盔;Newt皺眉,暗自慶幸Alby撞到的不是頭。儘管如此,他還是快步穿過其他組練習的球員,往Alby的方向移動。

當他到達時,Alby已經坐起來了,手中的球一上一下地拋接,和他的隊友在討論著什麼。他的隊友看見Newt接近,伸手指指他。Alby轉頭,眼神接觸到Newt時,咧開嘴露出大大的笑容。

「嘿,Newt,兄弟!」他招呼道,「怎麼,還沒回家?」

「對啊。」

Newt對他伸出手,讓Alby抓住,把他從地上拉起來。

「所以,為什麼這個時間來體育館?」Alby看也不看地隨手把球拋給隊友,然後一手摸過自己的平頭,抹去大滴的汗水。他的呼吸還很用力。「難道你打算接受我的提議來當經理了嗎?」

「喔,經理有Minho就夠了吧,我再加入就有點多餘了。」

「少胡說,你才不是多餘的。」Alby挑眉,「拜託,兄弟,為什麼一直拒絕我?」

「嗯,我只是覺得美式足球不是我的範圍──」Newt環顧四周,然後聳聳肩,「而且我覺得我跟你膩在一起的時間有點太多了,我需要一點個人空間。」Newt的臉上閃過一個微笑。

Alby用力推了他一把,「屁話。你猜怎麼樣?我太需要你在我旁邊跟前跟後了。」

「喔?」Newt挑眉。

Alby看起來還想要說什麼,不過一個聳肩地略過了。他轉頭看看其他球員,然後再度看向Newt。「所以,你怎麼來這裡?」

「明天有西班牙文考試,」Newt說,「是的,我沒猜錯,你忘記了。所以我是來提醒你的。」

「噢,靠。」Alby磨了磨牙齒,閉上眼睛後又睜開,「去他的考試,我根本沒時間唸書──」

「嗯,你知道,我就是要──」

「你知道嗎,Newt,我決定要放棄這個考試了。西班牙文被當掉就算了,而且我還有期末考可以補救。再說,我還有你,對吧?」

這句話從Alby嘴裡說出來的方式太理所當然,Newt忍不住開始思考這句話對他來說到底有沒有意義。他暗自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

「我覺得你今晚多少還是念點書比較好。」Newt平靜地說。

這時Alby明顯地變的心不在焉了。他在原地躁動地踱了幾步,回頭和幾個隊友交換了幾句話,然後他和Newt說,「我們還要再練一下才會離開,然後我們要去找個地方喝點東西,Zack找我們去他家續攤。」他想了一下,對Newt說道,「嘿,你要不要一起來?Zack絕對不會介意──」

「啊,不了。」Newt有點太快地回應道,「明天我也有考試。我不想宿醉,你知道,以防萬一。」

Alby癟癟嘴。「好吧。」

「好吧。」Newt說,「我的任務只是要告訴你這個而已。那,我要回去了。」Newt在轉身之前指指體育館門口,然後突然想起什麼的停下腳步,「剛剛有個叫Ashley的女孩要我告訴你,她很欣賞你。她應該在看台上的某處,你可以注意一下。」

「管他的。」Alby翻翻白眼,「我早就說過我不會跟她們約會,搞不懂她們在想什麼。」

「是喔,當然。」Newt說。

然後,他把脖子上的圍巾拆下來,遞給Alby。

「外面現在真的很冷,」Newt說,「如果你很晚回家,記得把你的光頭包起來。不考試可以,但感冒不行。」

「喂,那你呢?」

「反正我的車就在停車場,沒多少路,無所謂。」Newt擺擺手,轉身就走,沒再多看Alby一眼,「好好玩吧。明天的考試,祝你好運。」

他一直在祝別人好運,但他自己也需要一點好運。Newt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有點生氣,也不知道他生氣的對象是自己還是Alby。他快步走向體育館門口,推開門的瞬間,冰冷的空氣讓他覺得頭髮都豎了起來。而他就是個傻瓜,即使不滿,他還是把圍巾留給了他。或許就是因為這樣,Alby才向來都把他當作理所當然。他想,其實他是活該。

他豎起大衣的領子,把手插在口袋裡,加快腳步穿過操場。一直到有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時,他才確定剛才隱約聽見叫喚他名字的聲音不是幻覺。

「靠,我叫你這麼多聲都沒聽見啊?」Newt回頭,看見Alby氣喘吁吁地站在他身後,身上還穿著裝備,滿頭大汗,手裡捏著Newt的圍巾。

「怎麼了?」

「我想Zack家我還是不去了。」Alby很快地說,「但是我們還是會去喝點東西,那是球隊的慣例。」

Newt不想自作多情,但他幾乎可以確定他在Alby的聲音裡聽見一點歉意。他挑眉,「所以?」

「所以──」Alby說,「我在想那之後我能不能去你家,你知道,讓你幫我準備一下西班牙文。大概晚餐之後,我不確定時間。」

「喔,當然,如果你想的話。」Newt在心底微笑,表情維持平靜。「你流太多汗了,Alby,你最好快點回去體育館。」

Alby把圍巾遞到他面前,「把圍巾帶走吧,我不會那麼晚回來。你現在戴上。」

Newt看著Alby的手,圍巾在半空中搖晃。他伸手接過,然後他真的露出了微笑。在Alby反應過來之前,他把圍巾繞上Alby的脖子,扳住他的肩膀把他往回推。

「快回去,別讓你的粉絲和隊友等太久。」

「搞什麼,Newt──」Alby抗議地回頭喊道。

Newt對他揮了揮手。

「就這麼說定了。晚上見。」他露齒而笑,然後快步離開,把Alby留在操場上。

天氣依然寒冷,但是Newt突然覺得沒有圍巾對他而言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评论
热度(12)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