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Have a bad day (4)

*AU設定,高中生Alby x Newt

 

Alby在剛進高中的那一年並不打算交朋友。

他的七年級和八年級是他不願意再度回想的記憶;所謂的「朋友」幾乎毀了他才剛開始不久的人生,他好幾次轉學,好幾次又被趕出學校。這還是小事,在他捲入的麻煩中,他差點害死自己。他和他的朋友們太年輕,太幼稚,以為自己能靠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子到處亂闖。七年級,他們某天晚上在其中一個人家裡喝得爛醉,然後開著他父母的車子出門,撞進一個購物廣場的甜甜圈店裡,車子起火,而他和另外兩個朋友醉得差點沒辦法從車子裡爬出來。

轉學後,他很快地又和學校裡最麻煩的傢伙扯上關係。他開車撞爛人家商店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成為一個值得炫耀的好題材,學校裡最兇悍的八年級生也自動跑來和他搭話。每個人都知道他就是那個有種喝得醉醺醺又開車亂飆的Alby,而在他那個年紀,這好像才是唯一值得在乎的事情。他接連著發生幾件程度不及酒駕但同樣麻煩的事情,又轉了兩次學,然後他的八年級才在父母發出最後通牒要把他送去天主教寄宿學校之後還算順利的結束。

他討厭朋友,但他又太需要朋友。他知道他總是遇上錯誤的交友對象,但是他又離不開他們。尤其當所有人都把他當作某種程度上的英雄時,他沒辦法選擇。他只能和那些人做朋友,然後在心底發誓,他恨他們。他不知道這件事情要怎麼樣才能達成平衡,他從來就學不會交朋友這件事。

因此他在高中裡幾乎不和其他人說話。Alby知道自己的表情可以讓很多人在看他第一眼之後就不敢靠近,因此他決定保持這個形象。說到底,這也不只是個面具而已。他不認識這些新生,這裡也沒有半個人知道他。沒人知道他的豐功偉業,所以也沒有人會因此評斷他。

這是一個重新出發的好開始。至少他可以當作八年級以前的他不存在。

直到開學第一個月的某一天英文課時,老師點到他的名字,他卻回答不出答案。他太專心盯著自己的手機看,連他們在看讀本的哪一頁都不知道。他站在那裡,全部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開始猶豫他是不是該轉身走出教室。但他就會再度變成那個全校討論的對象,至少是全校新生討論的對象。然後他就會回復到過去那種模式。而他拒絕變成那樣。

他站在那裡,眼神直盯著老師,無話可說。這時,他身後的同學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然後低而清晰地說了一句:「標準答案是『狄更斯』。」

Alby回頭,看見一個一頭金髮、皮膚白皙的男孩對他微笑,眨了一下眼睛。

他敢發誓──反正他在上的是英文課,講的是文學──那是他這輩子肉眼所見最接近天使的一張臉。

這節下課是午餐時間,好心出手救了他一把的白人同學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抓了背包就走。他走到Alby的桌子旁邊,對他伸出手。

「我叫做Newt。」他說。他的英文有來自倫敦的口音,Alby現在可以從他的臉的輪廓認出來,這個男孩有英國血統。「你叫什麼?」

Alby盯著那隻手,幾秒後才伸出自己的手。「Alby。」

「才剛開學,你就已經沒有耐心上課了?」Newt笑著說,「這樣可不太好。」

「是啊。」Alby回答。

Newt和他對看著,兩人突然無話可說。然後Newt用大拇指比向教室外面,問道,「不如,一起吃午餐吧?」

「你去跟你的朋友們一起吧。」Alby說。

「嗯,這個嘛。」Newt聳聳肩,說道,「我一直都沒有跟誰一起吃午餐啊。」

Alby愣了愣。他以為像這種友善的人理當擁有很多朋友。這種人和他不一樣,值得很多人和他做朋友。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啦。」Newt又笑了,「我只是沒有打算交太多朋友。」

Alby彷彿聽見他講出自己心裡的想法。腦中有另一個念頭在成形:那為什麼要找我?

不過他沒有問出口。他只是胡亂應了一聲,拿起自己的東西,和Newt一起走出教室。

 

後來他才知道,或者他覺得他終於知道,那是因為Newt和他很像。只是Newt比他早發現這件事情,比他更友善一點,比他更溫柔一些,比他更願意去接觸別人。後來他真的不只一次回憶起這一天,然後在心底感謝上帝,幸好這個人選擇的是他。

Newt的溫柔和成熟是他最明顯的特質,他的表情永遠都是明亮的、柔軟的,他的嘴角永遠都有一絲微笑。至少Alby一開始是這麼認為。

在透過Newt的介紹與交涉之下,Alby認識了學校裡大部分的新生,而且可喜可賀的是,是好的那種認識。Alby甚至因為Newt在學生議會裡實習的緣故而認識了許多學生之中非常重要的人物,然後他決定加入學校的美式足球隊。

運動這件事情成為Alby的重心。他自己都很意外他依賴這項運動的程度。好像他心裡缺少的都能在球隊裡找到,而這一切都是來自於那個友善的白人男孩。

他們隨著時間越走越近,直到後來,每個人都知道Newt和Alby是綁在一起的一個包袱。如果你要找Alby,他不是在球隊裡就是和Newt在一起。

學校裡另一個重要的運動隊伍是田徑。Alby透過Newt認識了另一個新生,是個亞洲人,名叫Minho。Minho的個性照理說應該是最容易激怒Alby的那種,但不知道是因為和Newt相處久了而被他的性格影響,或是Alby發現Minho其實就是他內心某部分的具象化,他居然能和他處得來。

Alby的人生進入一種他從來沒有想過的美好的階段。而每次他回想起來的時候,他都不會忘記這一切的開端是因為Newt對他伸出的手。


也是到後來,他不記得確切的時間了,或許是十年級的第一個學期,他才逐漸發現他認識的Newt並不是全部的他。

他並不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但他的確感覺得出來Newt有時候不太一樣。最明顯的就是,Newt從來不提高中以前的自己。他認識的Newt是從新生那一年開始,好像Newt這個人從這一年才開始存在。Alby只知道他們家從英國搬來美國,卻從來不知道原因。Newt沒講,他也不知道從何問起。

有時候Newt的眼神會看起來有話想說,但Alby無法猜到他想說的是什麼。就像是那次球隊練習時Newt帶圍巾來找他,然後突然就轉身離去。Newt有時候會這樣,而這種時候,即使沒有表現出來,Alby都會感到一陣不安。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懂Newt,他不知道Newt是不是會因此就離他而去。

但Newt從沒離開過。

有時候即使Alby發覺Newt應該是生氣了,Newt也從來沒有對他大聲說過話。Newt似乎很習慣收斂情緒,Alby後來才逐漸知道,這不代表Newt不會憤怒、不會難過。

一直到後來,Alby才終於有機會瞥見Newt溫和的外表下,露出一點點過去的痕跡。

 

在他和對手學校發生衝突,然後被打得頭破血流後,那兩天他都沒有去學校。在Newt的幫助下,學校對他的處分只有留校察看一個星期,因為Newt極力替他保證他不是引起衝突的導火線。

他額頭上的傷去醫院縫了十五針,在家裡休息了兩天。第二天的傍晚,Newt終於出現在他家門前。Alby開門讓他進來。

「我還以為你不來探望我了。」Alby咧開嘴笑著說。

「我的確是不打算來看你。」Newt扯扯嘴角。

Alby和他走回房間,Newt在Alby的書桌椅上坐下,Alby則坐在床上。然後Alby就看出來了。Newt臉上又出現那種表情。只是這次不太一樣,還有一種別的東西他看不出來是什麼。

Newt只是盯著腳邊的地毯看,嘴巴抿成一條線。兩人之間的沉默維持了很久,直到Alby再也受不了。

「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Alby說,「不要坐在那發呆。說點什麼──你生氣了嗎?」

Newt緩緩地搖頭,「我沒有生氣。」Newt的聲音很低,好像他硬從喉嚨擠出來的。

「那你為什麼用那種表情看我?」

Newt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深吸一口氣。他的鼻頭一直都有點紅,現在看起來卻紅的像是他在哭。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Newt問。

「什麼?」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Newt從椅子上面跳下來,衝到Alby面前,讓他愣住。Newt一把抓住Alby的衣領,逼近他的臉,指著他的額頭。「你會弄死你自己,你知道嗎?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兄弟,你反應過度了。」Alby說。

「我沒有,好嗎,我沒有。」Newt說道,「你不知道那對我來說是什麼樣子。你永遠都不知道你以為沒關係的事情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Alby沉默下來。這是第一次,Newt說出來的話裡暗示著他的過去。他知道Newt向來內斂,但這次他幾乎失控了。這件事情對Newt很重要,他很確定,雖然他仍然不知道原因。

「抱歉。」Alby低聲說。

Newt緩緩地放開他,退後一步,然後再度深呼吸。他眨了眨眼睛,說道,「我沒有生氣。真的。我只是很害怕。我不知道這種打架會演變到什麼程度。我很怕你──」Newt沒把那個字說出來,但Alby知道他的意思。

「我不會的。」Alby緩緩的說。

「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情。」Newt說,「不要再打架了好嗎?不要再打那種會進醫院的架。」他的聲音再度恢復平靜,儘管他的鼻頭還是紅的。

Alby只是點點頭。Newt對他露出一個不太燦爛的微笑,然後坐回椅子上。

不知道為什麼,Alby突然覺得Newt本來就纖瘦的身材比平常看起來還要瘦。過去的Newt從保護色底下露出來,卻讓Newt變得脆弱。Alby突然有股罪惡感。以及一種衝動,很想把Newt的肩膀用力抱住,好告訴他他真的答應他不會再做同樣的事情。

Newt把他從自我封閉的邊緣拉回來,他也想要回饋他一些什麼。只是他不確定Newt會需要他。他還需要時間。他會等,儘管他不是那麼有耐心,但Newt值得他等。直到Newt願意讓他知道過去的他是什麼樣子。

而不管如何,他都會接受,並且喜歡。因為那是Newt,是他曾經認定像天使一樣的人。


评论
热度(10)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