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Happy Birthday


*AU設定,高中生Alby x Newt。

 

Newt對過生日這件事情沒有太大的執著,在英國時就這樣;來到美國之後,生日對他而言更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節日。美國在他心中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除了家人之外,他沒有其他共度生日的對象。

第一個生日他是自己在家裡度過的。他的父母大部分晚上都不會在家,他也不介意。他也沒有替自己買個小蛋糕慶祝,他只是買了一件大衣,當作送給他自己的生日禮物。他真的不在乎,因為他出生的日子本來就應該只屬於他自己。他來到世界上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因此他的生日自然也是如此。

Alby生日時,Newt接受他的邀請到他家裡替他慶生。Alby的生日就像他知道的那種典型的美國高中生派對,沒有大人在家,充滿啤酒和零食,吵鬧的音樂和來來去去的人。Newt人在現場,但他覺得自己彷彿隔著一層玻璃,好像他在電視螢幕外面看著一群和他不同世界的人狂歡。

Alby和他不一樣。Alby在人群裡就像魚在水中般自在。Newt羨慕他的社交能力,羨慕他能和不同的人溝通。Newt覺得自己像是緊閉的窗,而Alby則是一扇開關自如的門。Alby好像總是知道怎樣和人拿捏界線,這一點Newt似乎總是學不會。隔著玻璃,他能安靜地觀察,他不用接觸,所以也不會受傷。

像Alby這樣的人怎麼會願意和他做朋友?Newt永遠也想不透。他的禮貌和友善其實總是在拒人於千里之外,他知道其實大家都感覺得到。只有Alby,只有他好像從不在意Newt刻意表現的距離感。Alby在他身邊時永遠看起來都很自在。

他禮貌的應對Alby其他朋友的招呼,在其他人和他搭話時盡可能地友善回答。但他始終不覺得他屬於這裡。音樂讓他覺得頭暈,他也不喜歡啤酒的味道。他只是拿著杯子站在客廳的角落,眼神在人群中穿梭,搜尋那個邀請他來的男孩的身影。有時候,他會覺得Alby儘管在聊天,卻不斷地回頭張望,他不確定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因為Alby的視線最後總是會找到他,好像在確定他還沒從人群間蒸發不見。

對於這點關注,Newt心懷感激。

過了半夜兩點後,Alby的朋友大部分都醉倒了,有的在沙發上呼呼大睡,有的趴在餐桌旁,看起來很難受。其他還算清醒的人陸陸續續開車離開,最後只剩下Alby和那些不省人事的男生,以及一直待在角落的Newt。

Alby跨過睡在客廳地上的男孩,還刻意踢了對方一腳,碎念一句「酒鬼」,然後往Newt的方向前進。Newt對著這個畫面微笑。直到Alby站在他面前,他才抬起手中的杯子。

「敬你,Alby。」

「得了吧,喝了一個晚上,我都快爆炸了。」Alby揮揮手打發掉他的敬酒,然後伸手拿下Newt的杯子放在一旁的小桌上。「如何,喜歡這個派對嗎?」

「不錯啊。」Newt撒謊,「你很會辦派對,Alby。大家看起來很開心。」

Alby翻了一個白眼,鼻子哼了一聲。「是喔,多謝。」他轉頭上下打量了一下Newt,扯扯嘴角,「你倒是看起來很清醒啊。」

「我對喝酒沒什麼興趣。」Newt說。

Alby嘀咕了幾句,不過Newt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他把這當作Alby喝醉之後神智不清的囈語,這個念頭讓他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嘿,聽著,兄弟,」Alby一手勾住他的脖子,Newt聞到他身上濃濃的酒氣和起司餅乾的味道,「我頭有點暈,沒辦法送你回去,你介不介意自己開車回家?」他在口袋裡胡亂摸索一陣,掏出一串鑰匙塞給Newt,「你可以開我的車,但你要記得開回來還。我應該可以信任你不會把我的車賣掉或撞爛吧?」

「你醉了,Alby,」Newt真的爆笑出聲,「我是自己開車來的,你忘啦?我開我自己的車回家就好。」

「喔,該死。」Alby喃喃說道,然後打了一個呵欠,「對喔,我忘了。那就這樣吧。小心開車。我睏死了,我要去睡了。」

他放開Newt,打著呵欠往走廊走去。

「晚安。」Newt在他身後說。

Alby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如果你不想這麼晚回家,你可以在我家過夜。你可以睡我房間,地上還有空間可以再鋪一床棉被──」

「不了,」Newt說,「我不想太打擾你。我回家比較好。」

Alby站在那裡看著他,Newt很好奇他還想要說什麼。幾秒鐘之後,Alby聳聳肩,繼續往前走,「那就再見啦。出去的時候記得幫我把門鎖上。」

於是Newt就回家了,離開時,他幫忙關上了客廳的燈,然後小心地把三道門鎖都帶上。那天開車時,Newt把車窗搖下來,任憑冷風吹在他臉上。

 

他在美國的第二個生日前一個星期,英文課下課時,Alby在教室門口拉住他的肩膀。

「你生日有計畫了沒?」Alby問道。

「嗯。我沒特別慶祝生日的。」Newt說,「為什麼這麼問?」

「很好,那就代表你那天沒有理由拒絕我。」Alby咧嘴一笑,「我媽給了我一份餐廳的折價卷,期限就到下星期周末。我想說我們可以把它用掉。」

「喔,好呀。」Newt說。「謝了。」

Alby挑起一邊的眉毛。「你不問我是哪間餐廳嗎?」

「我想我還是別破壞這份驚喜。」Newt微笑,「我留到當天再知道就好了。」

「你真是個怪胎。」Alby說,然後一聳肩,「那就這麼說定了。別打我槍喔。」

「我不會的。」

Alby點點頭,然後趕著去參加他放學後的體能訓練。Newt在教室門口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轉角。他不想知道餐廳的名稱,他也不想先看看菜單,因為其實他不相信Alby下星期還會記得這件事情。就連他自己都不覺得那個日子有什麼重要,而他覺得Alby只是想要藉此表達一下他對那晚他幫他鎖門的感激之情。

像Alby的朋友之多──儘管大部分的人他都是透過Newt才認識,那些人卻好像都和Alby比較親近──他要記住的生日日期大概也不少。光是Alby還記得他生日是什麼時候,他就覺得夠了。

當Alby在他生日前一天,交代他下午五點半在自己家門口等他來接時,Newt是真的嚇到了。而他的反應讓Alby動手推了他一把,差點讓他摔出教室。

「媽的,我看起來像是那種胡說八道的人嗎?」Alby說,「我可不是Minho。」

「不可否認,你們有時候滿像的。」Newt回答。

「好吧,你閉嘴。」Alby最後說道,「總之,你明天五點半在家門口等我。」

「你可以告訴我地址,我自己開車過去就好。」

「到底是誰說不要破壞他的驚喜感的?」

對此,Newt暫時沒話可說。他只是微笑,因為Alby的記得。

隔天下午,他在約定的時間出現在家門口。Alby還沒到,於是他在自家車庫前慢慢地踱步。不知道多久過去,他被身後的喇叭聲嚇得跳了起來。

「抱歉,遲到了。」Alby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推開,對他招手,「上車吧,我預定的時間是六點,希望到的時候還沒被取消。」

「那間餐廳這麼熱門?」

「去了就知道。」

Newt順從地坐上車。當Alby把車停進餐廳的停車場時,Newt突然發現自己沒事先問好餐廳的名稱是錯誤的決定。

「Alby,我們穿的衣服好像不對。」Newt說。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這個市區裡有名的高級餐廳。他知道他們學校很多高調的情侶會在這裡慶祝他們的週年紀念日,這裡也是很多家庭慶祝家人生日或結婚紀念日的第一選擇。光是坐在停車場裡,Newt就可以看見許多穿著西裝與小禮服的男女在餐廳裡用餐。

他只穿著最普通的T-shirt和牛仔褲。Alby的穿著也和平常上學沒什麼不一 樣。

「有什麼關係?這裡又不是歌劇院,沒人逼你非穿正式服裝不可。就算你穿拖鞋他們也不會把你趕出去。」

「要是我提早知道的話,我可以準備西裝──」

「既然你說你不想提早知道餐廳,我想你大概也不想搞得那麼麻煩。」Alby邊說邊把車子熄火,拔掉鑰匙,「吃頓晚餐,穿不穿正式服裝有什麼差?我希望你吃得開心自在就好。下車吧。」他推開車門。Newt在他之後下車,兩人往餐廳門口走去。

門口的服務生的確沒多看他們一眼,也沒對他們的穿著多做評論。他只是維持著每一個服務生都應該有的專業微笑,帶他們到預定位置坐下。服務生把菜單交給他們,然後暫時離開。

「一個星期前訂位還是太慢了,我差點訂不到位子。」Alby攤開菜單,往後靠在椅背上。

「你不需要特地找餐廳啊,真的。」Newt說,「我沒特別在意生日這件事。說真的,今天晚餐就算是吃In & Out都沒關係。」

「難得生日,吃漢堡也太無聊。」Alby翻了一白眼。

Newt微笑。「反正我平常也很少吃漢堡。」

「嘿,我們都特別訂餐聽了,你再提一次漢堡我就跟你翻臉。」Alby說。

Newt笑著低頭研究自己的菜單。兩人決定好菜色後,Alby按鈴讓服務來點餐。接著,另一個女服務生做了一件讓兩人愣住的事情。女服務生在他們中間放下一顆小蠟燭,以及一瓶紅酒。女服務生替他們打開瓶蓋,然後把酒瓶放在加了水的小玻璃盆裡。

「這是幹嘛?」Alby問。「我們沒點酒──」

「餐廳特別招待。」女孩對他們微笑,「用餐愉快。」

「那蠟燭是幹嘛用的──」Alby突然頓住,然後瞪大眼睛,「喂!開什麼玩笑,這是慶生晚餐,不是約會!我們不是──」

Newt看著Alby的樣子。他不知道Alby是不是真的這麼介意這件事,但在他的大腦反應過來之前,他的身體已經自己伸手,越過桌面拉住Alby的手臂。「沒關係,謝謝你們。」Newt打斷他,回給女服務生一個笑容。

女服務生禮貌地點點頭,轉身離開。

Alby蹙起眉頭,看著她的背影,然後惱怒地看了一口氣。「抱歉,這不是我計畫的。不知道在搞什麼……我不是刻意要讓你難堪。別介意。」

「完全不介意。」Newt保證道。

「該死。」Alby喃喃說道,「要是你覺得不自在,我們可以換個地方吃。」

「不會。」Newt說,「我覺得很棒。畢竟我這輩子還沒吃過燭光晚餐。看看,還有紅酒耶,要是我們是情侶,這氣氛就太棒了。」

「哈,是喔。」Alby轉轉眼珠,不過他露出微笑。「既然他們都招待了,不喝掉好像有點可惜。」

「讓我來吧。」

Newt為他們兩人倒好酒。Alby舉起杯子,Newt跟著他的動作。

「我很少在餐廳幫人慶生。我的朋友都習慣在家裡開派對。你知道,就像我家那樣,又吵又擠,人多得要命的派對。」Alby說。

「還好你沒決定幫我辦派對。」Newt開玩笑地回應道。

Alby皺起眉頭。「因為我知道你討厭那種場合啊。我說過你生日的時候會幫你找餐廳慶生。」

「你有嗎?」這下換Newt皺眉了。他真的不記得。還是他下意識地沒把Alby說的話放在心上,因為他都不覺得Alby是認真的?

「有啊,靠。」Alby不耐煩地說,「你在我家慶生的那天,我跟你說的。你回家之前,我說,你生日的時候我來弄個不喝酒不開趴的慶生晚餐。」

Newt用力回想。然後他恍然大悟地想到,這就是他沒聽清楚的那句話。他心裡湧起一股罪惡感,但他無法克制地笑了起來。

「嗯,看來你失敗了一半。」Newt晃晃手中的酒杯。

「多謝雞婆的服務生。」Alby說。

「謝謝你,Alby。」Newt說,「真的,我很感激。」

事實上,他覺得他心裡的感覺比感激多太多了,只是他沒辦法一一指明。只有一件事他可以確定:這是他來美國之後第一次感覺到有人真正地重視他。他不禁感謝上帝,還好當時他決定試著靠近這個黑人男孩。儘管當時他還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再接受這樣的一個人出現,但此刻,他突然有點衝動地覺得他不會後悔。

在他短短的人生中發生過太多事,而這一件是他最感激上帝的事之一。

「沒什麼,你值得這頓晚餐。」Alby說,「現在,到底是要不要喝啊?我手一直舉著很痠耶。」

「喔,當然。」Newt咧咧嘴。

「那就敬你,Newt,」Alby把杯子伸向他,「祝你生日快樂。」

「謝了。祝我生日快樂。」

他們酒杯對碰了一下,然後在Alby仰頭一口氣喝光自己杯子裡的酒時,Newt露出他來到美國之後最燦爛的笑容。


评论(1)
热度(12)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