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The Gloves

*AU設定,大學生Minho x Thomas。

 

聖誕節應該是一整年裡最愉快的節慶,但今年的聖誕節對Thomas來說一點也不開心。一個人離鄉背井在美國的另一端念書已經夠辛苦了,他今年還沒辦法回家過節。他不知道自己的腦袋到底怎麼了,他明明有在行事曆上寫下買機票的時間,但是他卻錯過了。當他看著比他預計的還要多出五百美金的機票金額時,他差點在電腦前哭出來。他打電話回家,他的父母無奈地唸了他兩句之後,告訴他不然今年他就別回家了。

放假前幾天,整棟宿舍裡瀰漫著過節的歡樂氣氛。Thomas連走廊都不想走出去。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回家?」他的室友Minho問,「聖誕假期期間,一個人待在宿舍會很可憐喔。」

「不然你要幫我出機票錢嗎?」Thomas翻他一個白眼。

Minho在得知他買不到機票的第一時間就嘲笑了他一頓,所以Thomas一點也不想跟他討論這件事情。不過看著Minho把行李箱裝好推到門口,他的眼神卻無法離開室友。其實Minho說的對,如果假期裡只有他一個人在宿舍,他大概會無聊到發瘋。尤其如果他的室友是像Minho這種人,落差會明顯到他無法忽視。

「當然不要,你神經病啊。」Minho扯開一個笑容,那種Thomas太熟悉、好像他已經準備好一個惡作劇般的笑容。「所以呢,我已經替你安排好了,這個假期你跟我一起回去吧。反正我不像你得飛半個美國才到得了家,從這裡開車回我家只要四個小時。」

Thomas愣了愣。他的第一個反應是認真研究Minho的表情,想確認他是不是在拿他尋開心。

「你是認真的嗎?」

「他媽的,再說一次這種話我就把你一個人留在這了。」Minho回答道,「我爸媽都已經把你的禮物準備好了,我是沒差,但要是不來的話,你對不起的人是他們。」

這句話Thomas決定只相信一半。

於是他收拾了幾件厚的毛衣和外套,然後在假期開始的那一天,他坐上Minho的車子,和他一起跨過半個加州回家。

和Minho當室友這兩年來,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Minho家的房子,而不是透過照片或錄影。Minho的家位於其中一個韓國社區,他們沿途經過的廣場店家招牌上寫的都是他一個也看不懂的韓文字。Minho隨口講了幾個給他聽,但有些聽起來簡直莫名其妙,他不禁懷疑Minho到底是在翻譯還是胡謅。Minho的家是一間兩層樓的普通民宅,有個小小的車庫和前院。車庫的屋簷下已經掛起一排的聖誕節裝飾品以及閃閃發亮的燈,當他們在車庫前停下車子時,Minho的父母已經站在台階上等他們了。

「你就是Thomas啊。」Minho的母親講起英文有很重的口音,不過Thomas發現自己還聽得懂。「Min跟我們提過你很多次。當他說你要一起回來過聖誕節的時候,我們都很開心。」

Minho從後車廂裡把行李拖到地上,一邊用韓文對著母親大喊了幾句,不過她只是笑了笑,沒多說什麼。Thomas過去把自己的行李箱拉起來,故意學Minho的媽媽喊了他一聲「Min」。

「你少噁心了。」Minho揍了他肩膀一拳 ,然後突然又露出竊笑,「不過要是你願意天天這樣叫我也是挺好的,嗯?寶貝,你覺得如何?」

Thomas假裝沒聽到,拉著行李箱快步走進屋裡。Minho的笑聲在他身後持續了好一陣子。

Minho的母親帶他走上樓梯,指著轉角的第一個房間,說那是Minho的房間,這個星期就讓他們睡這裡。Thomas推開房門,看見房間的角落擺著鋪好的床位,和Minho的床尾接在一起。他把行李箱放在床位旁邊,環顧房間。

牆壁上貼著好多NBA球員的海報,桌上擺著模型,靠近門的那面牆上裝著電視,下面擺著亂七八糟的DVD和遊戲片。然後Thomas發現這個房間裡沒有書櫃,書桌的架子上也一本書都沒有。他笑了起來。果然是Minho。除了大考之外,他幾乎沒看過Minho拿書。

「怎麼樣?我的房間很香吧?」Minho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Thomas正想開口回應,卻突然想到Minho指的絕對不是芬香蠟燭式的那種「很香」。果然在Thomas決定不要回話的時候,Minho又接著說了下去:「充滿著我的味道喔。」

然後他不管Thomas有什麼反應,直接越過他,把自己摔進床裡。Thomas愣愣地看著他把臉埋在棉被裡,動作像個小孩。

「怎麼,沒看過旅人返鄉嗎?」Minho轉頭看他,「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 起趴上來,我不介意你趴我的床。」

Thomas突然覺得比前幾天更想家了。

Minho翻身坐起來,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點。「我說真的,Thomas。」他說,「既然我邀你回家過節,你就把這裡當自己家,聽懂嗎?別搞得自己很尷尬,我不會咬你──大概吧。」

前半段聽起來很感人的句子,最後突然又變成了玩笑。Thomas忍不住又翻了白眼。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Thomas意外地發現他看到了好多平常沒想過的Minho。他看見Minho吃飯時跟母親鬧彆扭似地拒絕吃青椒,或是把脫下來的髒衣服隨便丟在洗衣籃裡,好像他知道只要有母親在,他就可以永遠當一個長不大的小孩。

他也陪Minho去附近的韓國超市買了好多他看不懂包裝的食物。他沒想到Minho原來這麼會買東西,哪一種蘋果折扣比較多、哪一種肉要買幾磅、哪一種調味料便宜又好用,Minho在超市裡熟練地推著推車,抓起東西丟進去、或嫌惡的塞回架子上,Thomas不禁在他身後微笑。他幾乎可以想像Minho以後帶著孩子在超市裡購物的樣子,不過他想像不出來Minho的妻子該是什麼樣子。

不過不管她是誰,Thomas近乎忌妒的想到,她的日子絕對都會過得很開心。

 

聖誕節夜當天晚上,Thomas在大餐過後幫Minho一起洗掉堆積如山的碗盤。Minho的母親煮出來的聖誕大餐不像Thomas熟悉的美式料理,不過他意外的發現自己喜歡這種亞洲口味的聖誕節。

「洗完碗之後,」Minho用手肘撞他一下,「我們就可以去拆禮物了。」他的口氣就像小孩一樣,興奮得讓Thomas好想摸他的頭。

Minho家的客廳擺了一棵幾乎頂到天花板的聖誕樹,樹下塞了幾個禮物盒子。第一個拆禮物的是Minho的父親,是他妻子替他挑選的一套西裝。第二個拆禮物的是母親,裡面是一組平常絕對狠不下心去買的保養品。Minho的禮物是一組PS4,還附上最新一代的刺客教條遊戲資料片,讓他興奮地在客廳又蹦又跳,還衝過去用力給了他的父母一人一個擁抱,他的身材和力道讓Thomas懷疑他會不會把兩人撞倒。

聖誕樹下還剩下最後一個禮物盒。Minho推了他一下,說,「去啊,白癡,那是你的。」

Thomas拿起盒子。重量很輕,搖起來也沒有聲音。

「這是什麼啊?」他回頭看了看Minho的父母。

「Min要我們幫你準備的。」他母親說道,「禮物是他的點子。」

「少囉嗦,你快點拆開啊。」Minho催促道,「最好在我改變心意以前收下。」

Thomas小心地拆掉包裝紙,裡面是一個在商場買來的紙盒。Thomas打開蓋子,看見裡面躺著一雙手套。深褐色的毛線看起來很溫暖,他把手套從盒子裡拿出來,發現其中一隻手套的背面繡著一個被劃掉的G。

「這是什麼?」Thomas問,「某種密碼嗎?」

「Min說你看到就會知道了。」Minho的母親轉頭看向兒子,「但Thomas看起來不知道你想表達什麼啊。」

Minho鄙視地翻了一個白眼。「那是他笨,腦子大概放在宿舍沒打包帶來。」Minho起身,抱著自己的遊戲機和資料片,「你最好把手套好好收著,Thomas。」

Minho的母親用韓文對他講了幾句話,Minho也用韓文回答,然後轉身往樓上走。Minho的母親對著Thomas抱歉地微笑。「陰陽怪氣的,這孩子。謝謝你對他的照顧,Thomas。當孩子不在身邊的時候,做父母的總是會擔心。但他最好的朋友是你,這讓我覺得放心多了。」

「這是我的榮幸。」Thomas禮貌地回答道。最好的朋友,他覺得內心湧起一股溫暖的感覺,Minho原來是這麼介紹他的。

他把包裝紙拿去丟掉,然後上樓回到Minho的房間裡。Minho正在安裝他的PS4,完全沒有抬頭看他。

「喂,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Thomas在床上坐下,看著Minho忙碌的背影。

Minho蹲在地上,手中抓著好幾條電線。「用你的腦袋自己想啦。」

「你直接告訴我不是比較快嗎?」

Minho大聲嘆了一口氣,把手上的電線丟到地上,直起身子面對Thomas。然後他走過來,一路走到床邊,直到Thomas開始覺得Minho要動手揍他了。Minho的身子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陰影。

「你再問一次,白癡,你如果再問一次,」Minho說道,「我真的會咬你,我發誓。」

「幹嘛啊你?」Thomas抗議道。

但Minho的樣子也看起來不像是生氣,只是和平常不太一樣。Thomas皺起眉頭,看Minho又轉回去研究他的遊戲機。他把手套從盒子裡拿出來,套在手上,盯著那個中間有兩道斜線的G。

突然,他好像覺得有點懂了。


评论(5)
热度(28)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