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With Dogs


*AU設定,大學生Alby x Newt

 

Newt記得他小時候家裡養過一隻黑色的大狗。他其實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因為他沒看過照片或是其他證據,只是有時候作夢時他會發現一些片段,像是他抓著一隻比他的手掌還要大的狗爪、厚實而溫暖的龐大身軀緊貼著他的臉。

他問過他的父母他們能不能養一隻狗,不過他們告訴他,工作太忙而對寵物疏於照顧的話,那是主人的錯。於是Newt記住這件事,直到他上大學、搬到學校附近的公寓住之前,他都沒有再提過養狗的事情。

當他第一次在房東的介紹下見到即將和他分租房子的室友時,他不禁皺起眉頭,心裡有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他覺得眼前這個黑人的模樣好像在哪裡看過,好像他們曾經認識。直到後來,當他在某些晚上,替看電視看到睡著的Alby蓋上毛毯、順手拍拍他的頭時,他才發現,Alby剃得幾乎一點也不剩的頭髮觸感和他記憶中的黑狗重疊。

他沒和Alby提過這件事,總覺得沒有恰當的時機,而且他也不覺得有人會因為自己跟狗的形象連結在一起會感到高興。

他和Alby會談到寵物這件事情,也是因為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那天Alby早上慢跑回來吃早餐時,他提到他在公園看到好多帶著寵物運動的人。

「看起來還蠻愜意的。」Alby一邊喝牛奶一邊說道,「很像電影畫面。」

「那你呢?你想養寵物嗎?」

Newt把吐司從烤箱裡拿出來,抹上果醬之後放在Alby面前。Alby對高溫毫無知覺,直接伸手拿起來。Newt一開始被他這樣的舉動嚇到幾次,後來他發現Alby的手掌和手指上布滿厚厚的繭,這樣的溫度對他不成問題。Alby大口咬下,粉紅色的草莓果醬滴在盤子裡。


「我?算了吧。」Alby哼笑一聲,「我連早餐都要別人準備,你覺得我養得了寵物嗎?」

這個評論讓Newt不禁微笑起來。他在Alby對面坐下,喝起自己的咖啡。

「我倒是覺得黑色的拉不拉多很適合你。」他脫口而出。

「養狗麻煩死了,除蟲、打針、洗澡,光用想的就累。照顧自己都已經夠忙了,哪有時間養別的動物。」他看了看Newt的表情,「怎麼?你想在公寓裡養狗?」

Newt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要在這裡養狗的確不太方便。公寓太小了,尤其如果像拉不拉多這種大狗,牠們需要的運動量可不是在街上走十分鐘就夠的。Newt沒有幼稚到會像小學生一樣胡鬧,他知道現實生活的考量。

「拜託,在我有小孩之前,我還想要多幾年沒有拖油瓶的日子啊。」Alby扯扯嘴角,「養寵物的話,時間會被卡得很死耶。」

「我知道。」Newt微笑。「養寵物就跟養小孩一樣。」

「就是啊。喂,我警告你喔,不准偷帶狗回來。」

Newt轉轉眼珠。「你覺得我是這種人嗎?」

Alby大笑,把空盤子上的果醬用手指沾起來吃掉,然後一口喝光牛奶,「不是。而且,我以為你會比較喜歡貓。」

「哪裡來的推論啊?」

「不知道。」Alby盯著Newt看了幾秒,一聳肩,抓著椅背上的外套站起來。「我出門了。」

 

Alby對於養寵物的立場表達得非常明確了,所以Newt就不再提起養狗的事情。Alby的說法是有原因的,他能理解。或許等他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和自己的房子的時候,他再來考慮養狗的事情。不過等到那時候,他大概也忙到沒有心思多養寵物了。

或許小時候的記憶就讓它停留在那裡就好。

幾天後的早餐時間,Alby一樣剛從公園慢跑回來,他把運動外套丟在椅背上,身上只穿一件背心。Newt在火爐邊煎培根,抽風機在他頭頂上方嗡嗡作響。當他轉身把裝著培根和蛋的盤子端到桌上時,Alby正若有所思地看著客廳的某處。

「早餐來了,Alby請回答。」Newt把盤子推過桌面,滑到Alby面前停下。

Alby轉回來看著他。

「我們的客廳怎麼了嗎?」Newt問。

「我在考慮把角落那個五斗櫃推到後面的陽台放。」Alby說。

「你終於打算買跑步機了嗎?」

Newt知道Alby看上一台跑步機很久了,但價格和空間都讓Alby遲遲沒有下手。

聽到他這麼說,Alby愣了愣。「什麼跑步機?」Newt挑眉看著他,然後Alby笑起來,搖搖頭。「跑步到外面去跑就好了,買那種東西不划算啦。誰在跟你講跑步機了。」

「但你說那個櫃子──」

「要養狗的話,總得有地方讓牠睡覺。不是有那種可以圍起來的圍籬嗎?如果把那個櫃子的位置空出來,圍籬就可以架在那裡。」

Newt突然覺得他聽不懂這個對話。

「養狗?可是我們──我以為你不喜歡狗。」

「我從來沒這麼說好嗎?」Alby撇撇嘴,「我是說照顧狗麻煩。」

「那你怎麼改變心意了?」

「因為如果你真的想要寵物,那就是你自己照顧,我有什麼理由不准?」

Alby的說法讓Newt微笑起來。這是Alby式的讓步,他知道。

「謝了,Alby。」

「謝什麼?我又沒說要幫你養。」Alby嘴角微微揚起,低頭面對自己的餐盤。

 

那個周末,Newt去動物中心帶了一隻黑色的小拉不拉多回來,回程的路上順便去買了寵物用品。

小黑狗非常好動,New才剛打開公寓門,小黑狗就朝坐在沙發上的Alby衝過去。Alby毫無防備地嚇了一跳,咒罵一聲,把腳縮到沙發椅墊上。

「別讓這小鬼跑到沙發上。」Alby警告道,「也不准跑到床上去。」

「這要慢慢教嘛。」

Newt走過去,把對著Alby興奮地搖尾巴的小傢伙一把撈起來。Alby在沙發上默默地看著Newt在空出來的地方架起圍籬,鋪好睡墊和狗碗。小黑狗還等不及Newt把飼料倒好就搶著要吃,結果把Newt手中的飼料袋撞翻了,狗餅乾灑了一地。但Newt只是把小狗拎到圍籬裡面,然後快速地把飼料裝回去。等他回頭的時候,Alby已經不在客廳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Newt每天都到最後一刻才出門、一下課就立刻回家。小黑狗非常熱情,每次Newt還沒打開門就能聽見牠在圍籬裡打轉的聲音。他希望自己有更多時間留在家裡陪這個小生物,但他總不能為了牠翹掉所有的課。他花了三天讓小狗學會在正確的地方上廁所,學習速度之快讓Newt大為驚嘆。

但是不知道牠是感覺不出來Alby對牠刻意保持的距離或是太遲鈍,只要Alby回家,小黑狗永遠興奮地像是遇到同伴一樣,Newt得用力抱著牠好幾分鐘,才能阻止牠第一時間撲上去舔Alby的腳。

Alby不喜歡小狗靠近他,Newt不知道原因,不過他想Alby也不會承認那是因為他怕狗:Newt的確發現當小狗在Alby附近打轉時,Alby會不自覺地渾身僵硬。這讓Newt覺得對Alby感到很抱歉。為了滿足他自己一點童年時的願望,他好像給Alby製造了困擾。不過既然Alby什麼也沒說,Newt也不好開口。

 

小狗來到他們家一個月後的某天早晨,Newt起床時發現小狗不見了。圍籬裡面看不到牠睡覺的身影,Newt趴在地上,卻也無法在沙發底下找到牠。Alby出門運動去了,所以他不會帶手機,Newt坐在客廳裡,當公寓的門鎖發出碰撞聲時,他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衝向門口。他把門用力打開,看到Alby皺著眉頭困惑的表情。

「Alby,你有看到牠嗎?我到處都找不到牠──」

話還沒說完,一股奇妙的觸感就從大腿傳來。Newt低頭一看,驚訝地發現小黑狗興奮地站著,前爪扶著他的腳。

「你也未免太誇張了吧。」Alby評論道,一邊帶上門,把手中的遛狗繩隨手扔進客廳。「你找不到我的時候會這麼緊張嗎?」

「你又不會回不了家。」Newt放心地吐出一口氣,蹲下身抱起體型已經大了一級的黑狗,「你怎麼把牠帶出去了?」然後他低頭對著小狗說,「Alby有沒有欺負你啊?」

Alby嘖了一聲。「我早上出門的時候,牠看起來無聊到快發瘋了。看起來怪可憐的。」他把外套脫下來,往沙發上一丟,「結果,靠,帶出去之後牠根本就是個過動兒。牠看到每隻狗都會叫,真的是每一隻,而且拼命想要衝過去,害我沒辦法跑直線。媽的,以後我再也不要帶牠一起去運動了。」

不過從那天開始,Newt發現Alby每天早上都把牠帶出去了。

儘管Alby沒說,但他看起來比較沒那麼介意讓牠靠近。甚至有天晚上,當Newt又被Alby的電視聲吵醒時,他發現小黑狗趴在沙發上,頭靠著Alby的大腿,而Alby則往後靠在椅背上,嘴巴半開地打著瞌睡。Newt忍不住笑出來。

小黑狗聽到Newt的聲音,興奮地從沙發上跳下來。Alby被他的動作驚醒,睡眼惺忪地看見Newt站在他面前。

「你不是說過不要讓他上沙發的嗎?」Newt在他身邊坐下前拍拍Alby的頭頂,小黑狗興高采烈地舔著他的膝蓋和手掌。

「一定是趁我睡著的時候爬上來的,小混蛋。」Alby心不在焉地說。

「你看起來滿喜歡牠的。」

「就是一隻狗,沒什麼喜不喜歡。」Alby說,「你怎麼還不睡?」

「被你的電視聲吵醒了。」Newt好笑地說道。

Alby沉默地想了兩秒,然後打了一個呵欠,活動一下肩膀。「抱歉。你趕快去睡吧。」他起身關掉電視,臨走前順手摸摸小黑狗的頭,動作自然得像是他一直都會這麼做。

Newt在漆黑的客廳中聽著Alby離開的腳步,然後聽見他關上自己的房門。小黑狗的爪子敲著地板,跑到Alby的房間門口,幾秒之後又跑了回來。Newt在黑暗中對自己微笑。

Alby的確和他記得的那隻大狗一樣。Newt心想,而且這是稱讚。儘管他還是不打算告訴Alby。


评论(2)
热度(8)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