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With Cats

*AU設定,大學生Minho x Thomas

 

最近的Minho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Thomas猜不出原因,他們各自的大學生活已經夠忙碌,他實在不理解Minho為什麼突然非常熱烈地想要在公寓裡養貓。

他知道Minho有很多堅持是沒有理由的,就像他堅持要把他自己的房間漆成藍色,在Thomas告訴他房東會生氣時理直氣壯地反駁說反正退租的時候再漆回來就好;或者是他堅持一定要把頭髮抓成山的形狀,讓瀏海向上翻,看起來像頂頭盔;又或者他永遠都要把洗澡後用來擦乾身體的浴巾丟在浴室門口,每次都是Thomas撿起來掛回架子上。這些堅持Thomas都能接受,他盡可能的接受,畢竟每個人都有一點屬於自己的小癖好。但是養寵物這件事──尤其是貓或狗,而不是烏龜或金魚──則完全屬於另一種層次。

「你比我還忙,Minho,你哪有時間照顧?」Thomas在Minho一次又一次提起養貓的事情後終於忍不住質疑,「你只會害死牠。」

「貓不需要照顧,你只要準備好食物跟水,牠就能自己活得好好的。」Minho說,「而且就算你不給牠食物,牠也會自己出去想辦法養活自己。」

Minho式的邏輯。

「那你到底想要貓幹什麼……」Thomas翻了個白眼。養寵物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陪伴和娛樂嗎?如果這隻寵物連食物都得自己找,那根本就連「養」都稱不上,何來「寵物」?「而且,如果真的要挑一種動物來養,我寧可養狗。」

不過這說法只引來Minho一陣嘲弄的大笑。「狗?我已經有一隻狗啦。要那麼多狗幹嘛?」他期待地望著Thomas。

Thomas花了三秒鐘才想通Minho的意思,在他動腳踹他以前,Minho已經閃到一邊去了。

後來Minho幾天都沒有再提起貓的事情。Thomas有點擔心地等著。Minho絕不是那種會因為他講的兩句話就改變心意的人,他太清楚了。只是他不知道Minho這次又在做什麼打算。

 

一個星期後的某天,Thomas回到公寓,推開大門,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他下意識地抬起頭,這動作卻讓他的臉直接遭受攻擊。毛茸茸又溫熱的物體發出驚叫,落在他的鼻子上,讓他差點跌倒。他咒罵一聲,不過在他動手撥開之前,那東西就自己彈走了。

「搞什麼東西……」Thomas惱怒地甩上公寓門,看著一隻橘黃色的小生物一溜煙地往廚房衝去,他扯開喉嚨喊道,「Min──Ho──」

幾秒鐘之後,他才看見Minho慢條斯理地從房間裡踱出來,鼻子上難得地架著眼鏡。「有什麼事情非得在我用功到一半的時候說?」Minho歪起嘴巴,扯出一個不對稱的笑容,「需要我給你一個歡迎回家的吻嗎?」

「吻個頭!」Thomas突然很想把背包往Minho的臉上甩,「你從哪裡把那隻貓弄來的?」

「剛剛去動物收容中心帶回來的啊。」Minho轉轉眼珠,「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我說過我們不能養寵物!」Thomas喊道,「你帶牠去打預防針了嗎?你幫牠準備貓砂了嗎?你知道貓要先送去除蟲和洗澡嗎?」

Minho站在那裡,一時半刻沒說話。然後他擺擺手,轉身往房間走。「我現在知道了。」

如果Thomas平常就有說髒話的習慣,現在他大概會把生平聽過所有的髒話全部貢獻給Minho。Minho這次太超過了,他在心中決定,這次他不要讓Minho太好過。

Thomas很想也就這樣回去自己房間,但是當他一低頭,就看見木板地上有一灘幾乎快被縫隙吸乾的貓尿。他咬牙,在心裡默默詛咒Minho,希望他在田徑隊練習時摔個狗吃屎。他拖著腳步走進廚房,找到準備丟掉的破抹布,沾濕之後,拿著消毒酒精要來收拾殘局。接著,他在椅子的一角看見一雙明亮的眼睛直望著他。

橘黃色的小貓躲在木頭後方,什麼聲音也沒有。Thomas盯著他看了兩秒,然後嘆了一口氣。

他把貓尿擦乾淨後回到廚房,小貓還蹲在那裡。Thomas猶豫了一下,從冰箱裡翻出低脂鮮奶。

Minho幹的爛事不是小貓的錯,他告訴自己,他要懲罰Minho不代表他得讓小貓跟著Minho一起倒楣。他在小碟子裡倒了一點點鮮奶,加熱之後放在地上。小貓動也不動。

「來啊,」Thomas輕聲喊道,怕自己的聲音對那麼嬌小的動物來說會大得太驚人,「喝一點,喝一點點就好,好嗎?」

當小貓終於猶豫地離開椅子,用舌頭試探性的碰觸牛奶時,Thomas希望Minho沒有躲在暗處偷偷嘲笑他的表情。

 

隔天早上Thomas一句話也沒跟Minho說就出門了。但他沒有去上課,他把車開到市中心的寵物廣場,買了貓砂、貓飼料、貓抓板和兩個做成老鼠形狀的小玩具。

他知道他這麼做只會讓Minho更加得意而已,他無奈地想到,但是他也沒別的辦法。貓是無辜的。而且如果不讓小貓學會使用貓砂,要負責擦地消毒的終究還是他。

他翹了一整天的課。買了東西回家之後,Minho已經出門了(謝天謝地)。Thomas用新玩具把小貓騙出沙發底下,然後帶著他去了一趟寵物醫院,洗澡、打針、修指甲、植晶片。在回程的路上,Thomas開車開到一半才發現小貓窩在他大腿上,牠的重量太輕,所以他完全沒注意到。他有點驚奇,原來才花這樣半天的時間,小貓似乎已經對他有了最基礎的信賴。

這天晚上Minho回家時,Thomas把買東西和看醫生的收據往他身上一丟,什麼話也沒說地走回自己房間裡。小貓在Thomas關門之前跟著溜了進去。

接下來的幾天,Thomas逐漸開始習慣有個小小的身影在他腳邊打轉。一開始他還會不小心踢到牠,然後就被牠細小的爪子象徵性地報復。有時候小貓會在牠的書桌角落睡著,然後被Thomas起身走動時製造的聲音嚇醒。Thomas總是會反射性地對牠道歉,然後才想起來小貓根本聽不懂。小貓會在他的床上打滾,有幾個晚上Thomas準備睡覺時,掀開棉被才發現小貓窩在他枕頭和棉被的下面,睡得四肢都攤開來。

他原本試著想把小貓趕下床,但後來他發現牠一點也不聽話。Thomas逐漸了解到,當這個小生物決定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牠絕對要做到。

牠會霸佔Thomas的電腦鍵盤,不管Thomas怎麼噓都趕不走。如果他硬是把牠抱起來放在地上,牠就會跳回來,直到Thomas拿玩具和牠玩。牠也養成在Thomas的枕頭旁邊睡覺的習慣,這點讓Thomas困擾至極。每天早上起床,他的枕頭上總是沾滿細小柔軟的貓毛。

而且只要Thomas坐著,牠就一定要窩在Thomas的大腿上。Thomas真的不懂原因,但他很快就放棄了。他連身為人的Minho都沒辦法理解,更何況是貓?

Thomas發現他無法對小貓生氣。每當小貓睜著眼睛直直看著他的時候,他就覺得眼前這個小毛球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可愛的生物。對,他得承認,他開始覺得這隻貓可愛了。但他可不會讓Minho知道。

一個星期過去,Thomas嚴格執行不和Minho進行任何對話的政策。Minho在這幾天當中不斷試著要引他說話,但Thomas拒絕讓步。要不回應Minho的垃圾話實在太難了,不過Thomas不打算這麼快就原諒他。

或者說,他不想讓Minho知道他這麼快就原諒他。

 

又幾個日子過去,Thomas現在已經非常習慣當他看電影時大腿上窩著一團溫熱的毛球。小貓的體型明顯地比剛到的那一天大了幾級,Thomas無法再忽視他的存在,不過他也不怎麼介意。

Thomas抱著冰淇淋,在沒開燈的客廳看著電影台重播的電影。小貓縮成一團趴在他的右腿上。Thomas聽見Minho房間的門打開的聲音,Minho的腳步往客廳移動過來。Thomas頭也不回,不過他知道Minho在他旁邊的位置上坐下。

「欸,Thomas。」Minho說。

Thomas假裝沒聽到。

「喂,Thomas,我在跟你說話耶。」Minho又說。Thomas繼續看他的電影。

Minho推了他的肩膀一把。「媽的,Thomas!」Thomas的身子一晃,小貓就從睡夢中驚醒。牠站起來轉了一圈,再度趴下。

「幹嘛?」Thomas說。

「謝謝。」

這句話太意料之外,Thomas面無表情的偽裝再也演不下去了。他錯愕地轉頭,看著Minho難得沒有嘲笑的臉。在黑暗的客廳中,電視是唯一的光源,Minho的臉被電視跳動的畫面照得呈現奇怪的顏色。

「你剛剛說什麼?」Thomas挑眉。

「我說,謝謝。」Minho又說了一次。

「哇喔,真是難得。」Thomas說,「你是Minho嗎?還是異形來過把你掉包了?」

「去你的,我這麼認真跟你說話,現在是怎樣?」Minho癟嘴。

Thomas知道自己沒有Minho那種胡說八道的功力,再一來一往個幾次,他就沒話好說了。尤其Minho難得誠懇,他可不想白白破壞這時刻。

「好吧,所以,你想說什麼?」Thomas問。

「沒什麼,就是謝謝。」Minho聳肩,然後伸手指指那隻貓,「我知道牠為什麼那麼喜歡你。」

貓抬起頭來,盯著Minho的手指,突然張嘴咬下去。Minho咒罵一聲甩開牠,剛才和平的氣氛瞬間消失殆盡。

「媽的,可惡。」他對著貓咧開嘴,「你最好搞清楚是誰帶你回來的,忘恩負義的東西。」

「你嚇到牠了。」Thomas盡可能冷靜地說。他還不想讓Minho發現他在努力憋笑。

「嚇死算了。這混帳,霸佔了屬於我的東西我都還沒有跟你算咧!」Minho伸手去推牠,小貓從Thomas的腿上彈起來,跳到地上,回頭嫌惡地看了Minho一眼,然後往Thomas的房間跑去。

Thomas終於笑了出來。「真是了不起,跟一隻貓吵架。」他說,「你好歹也是主人啊。」

「如果那隻貓可以趴在你腿上,那我也可以吧?」Minho扯起一邊的嘴角。

Thomas瞪牠。「你有病啊?」

「你剛才自己說的,我是主人耶。」

Thomas決定不回答。他聽著Minho在他身邊竊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知道電影演到哪裡去了。同時,他也發現,那隻貓簡直就和Minho一模一樣。他自顧自地笑起來。

「你幹嘛?發瘋啊?」Minho在一旁問道。

Thomas搖搖頭沒回答。Minho嘀咕一句,然後從側面用力一推,讓毫無心理準備的Thomas倒在沙發上。

雖然他沒說出來,但不知道為何,Thomas突然覺得,家裡有兩隻貓好像也不嫌多。


评论(9)
热度(16)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