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Got drunk

*AU設定,大學生Minho x Thomas。

 

Minho回家的時候,Thomas正好從浴室走出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晚回家了。今天晚上田徑隊的訓練結束之後,大夥們到附近的二十四小時家庭餐廳找東西吃,結果不知怎麼回事最後他們點了一堆啤酒,而且還有兩個人喝掛了。Minho算是比較清醒的一個,所以他開車送其中一個隊友回家,還差點被留在那裡走不了。最後Minho想盡辦法甩開喝得意識不清的隊友,趁自己還有點體力時趕緊開車離開。

客廳的燈沒有開,只有浴室透出的光線。當Thomas看見站在黑暗中的Minho時,他嚇得在原地彈了一下。Minho瞇起眼睛往光線的來源走去,看到Thomas站在浴室外的腳踏墊上,潮濕的頭髮在頭頂上亂成一團,雙眼睜得好大,腰上只圍著一條浴巾。這畫面讓Minho突然笑了出來,不過他自己也不知道哪裡好笑。

「怎麼這麼晚才洗澡?」Minho問。他的聲音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含糊。

「剛剛忙著寫報告,沒注意到時間──」Thomas的脖子向後縮了縮,皺起眉頭,「你喝醉了嗎,Minho?」

「我?你神經病啊,哪有?」Minho又竊笑起來。Thomas明顯不讚許的眼神現在看起來實在太好笑了。

「天啊,你醉了。你真的喝醉了。你剛才自己開車回來的嗎?」Thomas搖搖頭,從Minho身邊鑽過去。

他身上沐浴乳和洗髮精的味道竄進Minho的鼻孔裡,讓Minho忍不住跟著他移動的方向轉身。Thomas把客廳的燈打開,刺眼的光線讓Minho又瞇起眼。Thomas站在燈光下,雙臂交疊在胸前。

「你真的該慶幸你活著到家,」他撇撇嘴,「你身上的酒味重到我站在這裡都聞得到。」

「真的嗎?」Minho低頭聞了聞自己的衣服,又吃吃笑起來,「這才不是我的味道,我朋友才喝掛了,那是他身上的酒味沾到我身上來的。」

Thomas瞪著他看。「你是認真的嗎?」

「是啊,你自己過來聞。」Minho對他張開雙臂,「我身上的味道明明就還是我自己!」

「我才不要,你現在臭到爆炸了好嗎?又是汗臭又是酒味的。離我遠一點。」

「你讓我太傷心了,Thomas,我還以為你更喜歡我的。」Minho傻笑著說。

「你有病。你在發酒瘋。」Thomas翻了個白眼,然後走過來抓住Minho的肩膀,把他往浴室的方向推過去。「你快點洗澡,然後去睡覺,好嗎?」

「等我洗完澡,你就會答應靠近我了嗎?」

「快去洗澡!」

Thomas暴躁的回應讓Minho又大笑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就是很想笑。不管Thomas說什麼,對他來說都像笑話。他覺得大腦的反應有點遲鈍,Thomas的臉看起來有點模糊,而且浴室的門突然看起來變成S型。

就在他準備踏上浴室的磁磚地時,他的肩膀突然被Thomas拉住。

「我實在沒辦法讓你自己進浴室,」Thomas喪氣地說,「我覺得你大概會被蓮蓬頭沖出來的水嗆死。」

「那你要怎麼辦?」Minho燦爛地笑道,「你要幫我洗嗎?那我的──」

「閉嘴!」Thomas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要掐死他。「把你的外套和上衣脫掉!」

Minho哈哈大笑,照著Thomas的指示做。儘管Thomas只叫他脫去上半身的衣物,Minho仍然下意識地動手解開腰帶,脫下長褲。就在他準備要把內褲也甩掉時,Thomas又推了他一把。

「把內褲留著。」Thomas面無表情地說。

「弄濕了怎麼辦?」Minho挑釁似地回答,「穿著褲子哪洗得乾淨啊?」

「你再囉嗦一句,我就用蓮蓬頭噴你的臉。」Thomas說。

Minho笑著舉起雙手做投降狀,然後被Thomas推進淋浴間裡。他轉頭看著從牆上拿下蓮蓬頭的Thomas,突然覺得Thomas脖子後面的骨頭形狀比平常更明顯。他好奇凸出來的骨頭摸起來是硬的還是軟的,於是他伸手碰了碰。Thomas渾身一顫,跳了起來。

「你幹什麼啊!」他抗議道。

Minho無辜地眨了眨眼睛。Thomas的身上還有濕氣,肩膀和頭髮上的水珠也還沒乾透。Minho驚訝地發現,自己怎麼從來沒注意到Thomas的鼻子形狀這麼的好看。他盯著Thomas的鼻尖看,直到Thomas皺起眉頭,臉色脹紅地轉開,他才發現自己正不知不覺地往前傾。

「你聞起來好香。」Minho微笑地說道。他的嘴巴有點不聽使喚,他也不確定自己的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甚至不太聽得懂自己說的話。

嗯,好吧,他對自己承認,他是有點喝醉了。

「轉過去。」Thomas忽視那句話,指揮道。

Minho搖搖晃晃地轉身,接著感覺到熱水從他的頭頂灑下。洗髮精冰涼的感覺碰觸到他的頭皮,Thomas的手指穿過他的頭髮。

「搞得我像保母一樣,」Thomas在他身後抱怨,「你要是再喝醉,我絕對不會幫你第二次,我發誓。」

「然後你還是會幫我。」Minho口齒不清地回答道,「我太了解你了,親愛的。」

Thomas只是用力扯了他的頭髮一下,沒有說話。

當Thomas把他頭上的泡沫沖掉時,Minho迷迷糊糊地想到,他應該要更常喝醉的。


评论
热度(19)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