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The final countdown

*AU設定,大學生Alby x Newt。

 

十二月三十一日能發生最悲慘的事情是什麼?

Newt沒想過事情會這麼戲劇化。下午,他才剛去市區的精品巧克力店挑完巧克力,準備參加今晚女朋友以及他們的共同朋友舉辦的跨年派對,他就在回程的車上收到女朋友傳來的圖片簡訊。他點開訊息時,臉上的微笑瞬間凍結。那是他這輩子最難堪的時刻,他臉上的微笑突然變成最惡毒的嘲弄,即使車上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照片裡和他女友親密接吻的男人並不是他。

Newt知道他沒辦法這樣開車回家。所以他在路邊把車停下,過了五分鐘之後,他回撥電話給她。在電話裡,他靜靜地聽她哭著道歉,不過他不讓她解釋更多。最後,他告訴她,那今天晚上的派對他就不出席了。不等她回應,他就切斷通話。他在車裡又坐了五分鐘,才再度發動引擎。

他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他身上,或是他總是遇不到對的人。他前後總共交過三個女朋友,全都是對方劈腿收場。高中時期孩子氣的戀愛對他來說還容易忘懷,但大學時代最後這個女朋友,他從來沒這麼認真過。他們在一起兩年半,Newt甚至還想過結婚的事情。但事實證明,他想太多了。

難堪的不只是自己被背叛這件事。更難堪的是他預設的結婚。顯然這女孩比他想的更不在意他。他們的感情並不對等,至少在最後的這段時間不對等。Newt覺得自己臉頰發燙。

他稍微繞了遠路,到附近的超市買了兩打的海尼根。他平常對酒精沒有特別的愛好,但今天,就只有今天,跨年夜加上失戀,還有比這更適合喝醉的日子嗎?超市的店員以為他要開派對,但Newt連假裝的微笑都擠不出來。他只覺得很累。他只想回家、喝一晚上的酒、然後在床上昏睡一整天。

當他回到和室友合租的公寓時,大門的兩道鎖都是鎖上的。他的室友Alby不在家。Newt出門時他還在,所以他不知道他上哪去了。這樣也好,他想,他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太丟臉了。他可不想讓Alby看見他不小心掉出來的眼淚。

他把巧克力和兩打啤酒丟在桌上,脫下大衣和圍巾之後,他讓自己深深陷進沙發裡。他打開電視,刻意不開燈,讓整個客廳的牆壁被電視螢幕照得不斷閃爍。

Newt坐下時不禁露出微笑。這樣的畫面太典型、太老派──失戀的典型。他不知道他最難過的是什麼部分,是盲目付出的感情,或是被傷害的自尊心。但是現在兩者對他來說幾乎可以畫上等號。

電視上在轉播跨年晚會的現場。還沒到晚餐時間,各大城市的跨年演唱會都已經開始了。即使身在加州,Newt還是把電視轉到紐約那裡的跨年晚會現場。他期待的是每年都會從時代廣場上方掉下來的大蘋果,以及每次倒數完時時代俇場上成雙成對接吻擁抱的情侶們。今年他更要看到;他有點惡意的想,今年他要把每一對情侶們臉上幸福的表情全部記住。因為今年沒他的份。

此時轉播畫面上表演的團體是一個他沒聽過、水準也差強人意的少年搖滾樂團。過大的鼓聲和少年奮力大吼的嗓音平常會讓他感到焦躁,但對這時的他來說,聽起來竟然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痛快感。

他打開其中一罐海尼根,喝了很大很大一口;他差點嗆到,但他仍然逼迫自己嚥了下去。他連啤酒的味道都不習慣,他被刺激得眼眶發紅,但他又喝了第二口。然後是第三、第四口,直到啤酒在他嘴裡變得滑順,他的喉嚨和臉頰都意外地發燙。

他很快地喝掉第一瓶,然後又開了第二瓶。他扯開包裝好的巧克力盒包裝紙,把垃圾隨手往地上扔。他平常才不會做這種事情,但今天他覺得自己有特權,今天是他可以隨意放縱糜爛的日子。二十四瓶啤酒,這是他這輩子幹過最瘋狂的事。

當大門被推開時,Newt已經不知道自己喝掉幾瓶了,他也不知道現在到底幾點。他的頭有點暈,所以他看見走進門的Alby正在搖晃。Alby明顯地被他嚇了一跳,在門口的地毯上愣了幾秒。

「靠,你在幹嘛?」

Alby的眼神在地上和桌上的酒瓶之間來回跳了幾次,然後落在Newt身上。Newt好笑地發現Alby的黑色皮膚完全融合在黑暗中,只剩下一雙眼睛在電視的光線下閃閃發亮。Alby的身形比平常還寬,Newt的眼睛聚焦之後,他才看見Alby身上穿的羽絨衣。

「嗨,兄弟。」Newt微笑,搖搖手中酒瓶。

「這是怎樣?」Alby走過來,一邊動手拉開羽絨外套的拉鍊,「你說你晚上有派對,我以為──」Alby比他想像的聰明。當他看見Newt的臉時,他立刻打住。

「是的,沒錯。」Newt說,「我甩掉她了。或者說,我被甩了。」

「喔。」

Alby沒再多問。他把羽絨外套扔在椅背上,然後走到沙發邊,在Newt身旁坐下。

「你怎麼這時候回來?」Newt問,「你晚上沒有別的計畫?」

「沒。」Alby說,「討厭那種場合。一堆喝得醉醺醺的酒鬼、吵鬧得要命的場合,算了吧。」

「可惜今天你家裡也有個醉醺醺的酒鬼。」Newt咧嘴一笑。

Alby開玩笑地推他一把。「還好只有你一個,而且你很安靜。」

Newt又喝了一口酒,沒說話。Alby自己拿了一瓶海尼根,橇開蓋子灌了一口。然後他指著桌上的巧克力問道,「這個好吃嗎?」

「我吃不出來。」Newt聳聳肩回答,「你如果不介意這是我要送給前女友的東西,你可以自己拿來吃。」

於是Alby毫不客氣地吃了兩顆。Newt側頭看著Alby的臉,然後自己又塞了一顆巧克力到嘴裡。他剛才說謊。他向來喜歡吃濃度百分之八十的巧克力,但今天吃在嘴裡,他完全感受不到巧克力的甜味。他只嚐到滿嘴的苦。不過啤酒和巧克力一起下肚的感覺意外地美好,他又多喝了幾口。

Alby和他沉默地看著電視。跨年晚會舞台上的歌手換成了Cher,一個來自英國選秀節目的偶像歌手。擅長帶動氣氛的她讓整個場子熱鬧翻騰,Newt看著畫面微笑。

「好吧,讓我說句實話。」Alby突然開口。

「什麼?」

「我很高興你終於甩了那個賤貨。」Alby說。他的用詞讓Newt瞪大眼睛,一陣荒謬的感覺從他肚子裡湧上來,他爆笑出聲。

「我說真的,兄弟,」Alby說,「那女的有夠討人厭。我早就期待你跟她分手了。嗯,我沒什麼資格說,但是幹得好。」

「你怎麼從來沒說過?」Newt問。

「嘿,她是你女朋友,我怎麼想重要嗎?」Alby的鼻子用力哼氣,像是不屑的笑聲。

「可惜你不夠早告訴我,你這混帳。」Newt回答。

然後他們再度陷入沉默。Newt和Alby又各自喝掉一瓶海尼根,Newt覺得頭腦發脹。電視上的晚會現場突然間變得很不真實,他的周遭太安靜了,歡慶的時代廣場像是另外一個世界,或是在沙漠上看到的海市蜃樓。Alby喝酒吞嚥的聲音比他以為的更清晰,他自己的心跳聽在耳裡也彷彿大聲了好幾倍。

他突然覺得他應該要說點什麼,他受不了這種沉默。他吞下嘴裡的酒,開口說話。

「她傳了照片給我。」他說。他花了兩秒鐘才意識到那是他自己的聲音,沙啞而乾燥,像某種討人厭的鳥叫聲。Alby沒說話,所以他頓了頓,繼續說下去。「我猜她是傳錯了。在照片裡跟她接吻的人不是我。」

「賤人。」Alby簡短地說。

「對啊。」Newt回答。

下午那種疲憊的感覺再度襲來。悲哀的重量沉甸甸地壓在心頭,Newt的身子緩緩往下滑,幾乎整個人縮進沙發椅墊裡。他的頭被酒精燒得發熱。

他轉頭看了一眼Alby。Alby兩眼直盯著電視。Newt的視線落在Alby的肩膀上。

「嘿,如果我跟你借用一下肩膀,你介不介意?」他突然問道。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念頭,但他隨即就打發掉困惑的感覺。反正他今天已經夠可悲了,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借個肩膀休息一下還不算太糟。

Alby看了他一眼,「好啊。剛好今天免費。」他似笑非笑地說。

Newt「哈」的笑了一聲,然後往旁邊一倒,把頭靠上Alby的肩膀。他真的覺得很累,但不是想要睡著的那種累。他感覺到Alby的身體動了動,Alby的手從他脖子後方伸過去,友善地搭在他肩膀上。Newt微微一笑。Alby的手臂很結實,比他的午睡枕靠起來舒服多了。

「我為她做了很多事。」Newt喃喃地說,「她半夜打給我喊餓,我不介意煮消夜、然後開半小時的車帶去給她吃,只因為她的宿舍只有難用的電磁爐。」

「你也會半夜煮消夜給我吃。」Alby低聲笑著說。

「我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陪她,什麼都不做,就因為她在沙發上睡午覺。我會幫她蓋毯子。她的宿舍很冷,我老是怕她會感冒。」

「那不代表什麼。」Alby說,「你在我睡死的時候也會幫我蓋毯子。」

「你有什麼問題啊?」Newt笑起來,「別老是把你自己跟我的前女友相提並論。」

「不。」Alby說。幾秒鐘的沉默過去之後,Alby緩緩地接下去說,「你只是習慣照顧別人。那不代表什麼。」

「是啊,或許吧。」Newt說。

Alby傾身把巧克力盒拿來,然後挑釁似地抓了兩顆塞進嘴裡。Newt突然覺得他回到小學時代,想他和他的同學比賽吃冰淇淋的事情。於是他故意拿了三顆,結果巧克力黏在他嘴裡,老半天吞不下去。Alby在一旁大笑。

他們維持那樣的姿勢不知道多久。當Newt再度把視線聚焦在電視上時,他模模糊糊地看見台上站著Bon Jovi的主唱。主持人正在說話,Newt聽不太清楚他說了什麼,不過當Jon Bon Jovi開口說話時,他的聲音卻清晰地傳入他的耳朵裡。

「我不知道在場的觀眾有多少人看過那部電影,《101次新年快樂》。」他說完這句,台下的觀眾便一陣歡呼。他微笑地對著台下揮手,然後又對著鏡頭揮了揮手。「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嗯,那是好幾年前的電影,所以我沒有廣告的嫌疑,好嗎?」台下的人群又一陣歡呼。

Jon笑著等待大家安靜下來,然後他對著麥克風露出他招牌的微笑。「我只是想說,從那部電影之後,我又再度站在這裡,在同一個時間點,同一個舞台。我仍然為了我愛的人站在舞台上。而我希望你們每個人,你們台下的每一個人,都是為了你愛的人、還有愛你的人而站立。」

他頓了頓。「我不打算發表那種催淚的演說,好嗎,我是來唱歌的。但是我要告訴你們,非常慎重的告訴你們──在這個一年之中最特別的夜晚,不論你現在和誰在一起,家人、朋友、戀人,或是妻子或丈夫,他們都是你生命中最特別的人。或許你們已經忘記了這件事,但你們絕對都知道,所以你們才會選擇和他們共享這一夜。抓住他們的手,好好珍惜他們。這是我今年對你們每一個人的期待。好嗎?」

台下的掌聲大得幾乎蓋過台上的背景音樂。Newt聽見Alby哼了一聲,「自大狂。」

「但他說得很真實。」Newt說,「我完完全全同意他的說法。」

他突然覺得慶幸,他女友傳錯的照片讓他不需要和背叛他而且完全把他蒙在鼓裡的人共度這個特別的夜晚。他不需要和那群他並不熟悉,也並不特別喜歡的朋友一起開派對。此時他身邊只有他最要好的朋友。或許這是他能期待最美好的事情了,在那麼難堪的分手之後。

電視裡的樂團演奏起他們最經典的歌曲之一:I’ll Be There For You。這首歌並不是晚會最高潮的歌曲,但是卻是最適合剛才那一番話的歌曲。Newt淡淡地微笑,跟著電視裡的旋律哼唱。第一段副歌出現的時候,Newt突然哽住了,再也唱不下去。

Alby搭在他肩上的手笨拙的拍了拍。「既然你已經借了我的肩膀,」他低聲說,「我建議你好好利用。」

Newt發出一聲笑,但他卻覺得聽起來像哭聲。他又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感覺到水珠從他發燙的臉頰上滾下來。他靜靜地掉淚,沒出聲,肩膀也幾乎沒有晃動。他就只是讓淚水自己掉落,好像那不是從他身體裡流出來的一樣。

歌曲結束時,他的脖子已經濕了一次又乾了,乾掉的淚水讓他覺得皮膚緊繃。Jon大聲宣布接下來的歌曲是倒數前的最後一首。鼓聲一下,Newt就知道那是Bon Jovi最棒的歌之一,最適合在倒數前讓氣氛來到最高點的It’s My Life。

電視裡的熱鬧氣氛和他們客廳裡的安靜與黑暗正好呈現出完美的對比。Newt在這樣的對照之下,自我意識比任何時候更強。他已經沒辦法正常思考,他知道自己醉了。一旁的Alby還是沉默,Newt不知道他喝掉那麼多瓶啤酒之後醉了沒。

歌曲比他想像的更快結束。主持人上台,對著台下觀眾大聲喊了幾句話,換來他們一陣瘋狂的尖叫聲。Jon站在台上,Bon Jovi將會在今年陪伴紐約時代廣場的民眾們一起倒數。

攝影機鏡頭切換到另一支,正對著那顆閃閃發亮的大蘋果。

倒數開始。

最後的幾個數字,Newt幾乎已經聽不懂他們到底在喊什麼了,他能聽見的只有頻率超高的尖叫聲。他閉上眼睛,跟著亂數。

然後他睜開眼睛,正好看見蘋果往下掉的瞬間。煙火在背景的天空炸開,廣場上的群眾陷入瘋狂,每個人都轉向身邊的同伴,同性、異性、家人、戀人或朋友,送上擁抱或親吻。

Newt轉頭看了Alby一眼,卻發現Alby正看著自己。他們的臉近得出乎意料,儘管燈光黑暗、而且Newt已經嚴重地醉了,他還是清楚地看見Alby嘴唇上乾裂的痕跡。

Alby顯然注意到他的視線,而他也感覺到Alby的眼神也掃過他的嘴唇。

有那麼短短的一個瞬間,或許不到一秒,他突然覺得這就是他想要做的事。他的頭微微傾向Alby,他不太知道那是自然反應,或自己其實是故意的。他已經醉了,他沒辦法好好分辨清楚。Alby枕在他脖子後方的手臂緊繃起來。

Newt不禁微笑。Alby被他嚇到了。顯然Alby還沒有那麼醉。

不過下一秒,Alby突然坐起身子,轉過來面向他。他的手臂仍然在Newt的頭後面。Alby的眼睛在黑暗裡閃爍。

「你確定嗎?」Alby問道。「如果你沒心情,我們可以不要配合他們的氣氛。」Alby露出一絲不明顯的微笑。

Newt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他從來沒有這麼明顯的意識到它的存在。

他確定嗎?

他只花了不到一秒鐘就做了決定。

他抓住Alby的臉,嘴唇粗魯地撞上Alby的。Alby悶哼一聲,雙眼錯愕地睜大。Newt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用力。他產生一種報復似的快感,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懲罰誰。他明白他自己已經醉得一塌糊塗了,但他不得不承認,Alby嘴裡居然還有一絲巧克力的甜味。

這是他今天晚上第一次覺得巧克力是甜的。在他來得及阻止自己之前,他就咬了Alby的下嘴唇。他聽見Alby咒罵一聲,向後抽開。像是魔咒被解除般,他們兩個之間的距離突然變得比實際感覺起來更遙遠。

Alby用手背擦過嘴唇;Newt吞了一口唾沫。他覺得剛才他就像發瘋了一樣。電視裡的主持人大聲祝福大家新年快樂,群眾又是一陣歡呼,Newt內心卻意外地平靜。

他已經準備好要道歉了。然而下一秒,他的呼吸突然被堵住。Alby的手扣住他的後腦勺,他們的嘴唇再度貼合。Newt第一次體會到類似溺水的感覺,就像書上寫的那樣。他沒辦法呼吸。但他不打算推開Alby。

今天他理應放縱自己一次,這是他的特權。他能做任何事。二十四瓶啤酒並不是最瘋狂的事情,他混亂的想到,這才是。但此時他一點也不在乎。這似乎是療傷最棒的方式,他想不出其他更好的了。

電視螢幕裡的煙火告一段落,轉播畫面逐漸變暗。


评论
热度(13)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