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The final countdown (2)

*AU設定,大學生Alby x Newt。

 

Newt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在房間的床上。他不記得最後他到底是怎麼回到房間的,他甚至沒印象他有沒有走回房間的動作。他的頭因為宿醉而發燙,雙眼刺痛。他坐起身子,花了一點時間保持身體平衡。他的手往床頭櫃上摸索,抓起鬧鐘,瞇起眼睛,看見時間已經過了中午十二點。

新年的第一天,他就浪費了一半的日子躺在床上昏睡。Newt有點惱怒,但他不知道自己在生什麼氣。或許是宿醉消磨了他平時的耐心。他翻身下床,同時感覺自己的腦袋被甩向一邊、讓他痛得發出呻吟。

他扶著牆離開房間,半期待著他會面對空無一人的公寓,卻在走廊上被陣陣傳來的食物氣味嚇到。接著他不太靈光的聽力也讓他聽見碗盤在廚房碰撞的聲音。

Newt停住腳步。他對昨天晚上的事情有點模糊的記憶,儘管大部分的畫面和聲音都是一團模糊。他記得Alby在黑暗中發光的眼睛。經過昨晚和那個吻之後,他還沒決定好他要用怎樣的態度面對Alby。他也不知道Alby等一下看他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Newt現在是真的後悔了。那是喝醉之後的衝動,他的大腦根本失去思考能力。在那個氣氛下,Alby那時的眼神和表情,他告訴自己,他會失控是完全合理的。

而現在魔咒解除,今天是個平凡到不能更平凡的日子。對Alby來說,這又代表什麼?

他有點想要躲回房間裡,乾脆讓自己一整天都躺在床上裝死算了。他想把無法避免的麻煩推到明天再面對,但其實他知道沒有差別。Newt咬住嘴唇,然後往廚房走去。

「Newt?」在他來到走廊入口前,流理臺那裡的聲音就停了。他聽到Alby的腳步朝他這裡走過來。「你醒來了嗎?」

「對啊,早安。呃,午安。」

Newt扯出一個笑容,正好面對出現在餐桌旁的Alby。他小心翼翼地打量Alby的臉,卻錯愕地看見Alby一如往常的笑臉。

「喝點茶吧,宿醉的傢伙。」Alby指著餐桌說道。

「謝了。」Newt回答。

他拖著腳步走到他平常的座位上坐下。他的面前擺著一個杯子,Alby正從流理台上拿起茶包丟進去,裡面已經斟好了熱水。Newt默默地看著Alby的動作。Alby看起來有那裡不一樣,Newt微微皺眉,但他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幸好他宿醉,他的表情不會看起來太可疑。

「小心喝,很燙。」Alby說,然後又轉身回去面對火爐。

「謝了。」Newt回答。他小心翼翼地用嘴唇試了一下溫度,然後把杯子放回桌上。「你在幹嘛?」

「午餐啊,兄弟。」Alby背對著他回答道。

「抱歉。」

如果是他們都在家的日子,他們的默契是由Newt負責下廚,Alby負責洗碗。但今天Newt睡得完全忘了時間。

「你有什麼毛病啊?幹嘛道歉?」Alby回頭笑道。他再度轉回去,Newt聽見他用湯勺敲到鍋底的聲音,「我煮的東西沒有毒啦,放心。」

Newt沒回話。Alby拿下碗盤,把鍋子裡的東西盛出來。馬鈴薯燉牛肉的味道很香,Newt現在沒什麼胃口,但他還沒笨到當著Alby的面說出來。

「請用。」Alby把Newt的碗推到他面前,自己則在Newt對面坐下。

小餐桌的大小夠坐四個人,平時他們倆人共用的時間也很少。此時Newt卻覺得桌子擁擠得讓他喘不過氣。

「謝了。」Newt又說了一次。他有點擔心Alby會發現他一直道謝是因為無話可說。

但Alby似乎完全沒有意識。他臉上的笑容看起來真心到不能再真心了,好像昨天晚上他們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好像他們還是像原本那樣的好朋友一樣。他們各自吃著自己的午餐,巨大的沉默占據整張桌子。

「聽著,Newt,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些事情。」Alby說。

Newt眨眨眼睛,放下叉子和湯匙。該來的還是會來,他得試著接受,儘管他不知道他在期待什麼。「什麼?」他問。

但Alby的話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我覺得你太累了,兄弟,你需要多休息一點。」Alby說,「所以我決定了,以後我們的工作項目可以修正一下。例如,我煮飯,你洗碗;我刷廁所,你洗衣服。你覺得如何?」

「我不覺得我很累,我今天只是有點宿醉。」Newt反對道,「我覺得原本那樣就很好了。」

「不,兄弟,我已經決定了,好嗎?」Alby微笑地舉起一隻手,阻止他說話,「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聽懂嗎?」

Newt被搞糊塗了。他不知道Alby打算做什麼,但Alby看起來完全不介意昨天晚上的事情。就目前為止,Alby的樣子讓Newt放心了。就目前為止。

但Newt卻覺得自己的肚子裡有點不舒服的感覺,他知道不是因為吃壞肚子。他沉默地吃下自己的那份午餐,而且直到最後洗碗時,都盡可能地迴避Alby的視線。他希望自己表現得不算太明顯。

 

Alby做的事情就如同他說的一樣。儘管不刻意,但Newt還是發現Alby改變的地方。並不是以前Alby不會分擔共同的家事,不過Newt注意到現在Alby幾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攬起來自己完成了。

Newt在第二天想到檢查冰箱裡的牛奶存量,打開冰箱卻發現裡面已經擺了一盒新的低脂牛奶。他問了Alby,而Alby只是擺了擺手,告訴他今天他順道經過賣場的時候就買回來了。不僅如此,他還順便買了蘋果和絞肉,正好好地躺在正確的地方。

當Newt想到廁所裡的紙巾應該快用完時,他打開櫃子,也看見兩袋未拆封的捲筒衛生紙靠在角落。當Newt晚上回家準備晚一點要洗衣服時,他則在還沒把外套脫掉前就聽到Alby喊他,叫他把要洗的衣服拿出來。

平常Alby下課後多半會和朋友在附近閒晃,或是在球場打球,但Newt發現Alby連續幾天都比他早回到家。Newt問他原因,Alby只是把微微腫起的腳踝舉起來給他看。

Alby做了很多事情,他說到做到,而且沒有對跨年那天晚上的事提起任何一個字。Newt很感激這一點,真的,但他知道他心裡有另外一部份的自己,更黑暗、孩子氣、自傲的自己,怒氣正在累積。這情緒讓他覺得羞愧;對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如此小心眼讓他覺得羞愧至極。Newt繼續迴避Alby的視線,而且他不想再顧忌明不明顯了。

Alby不該做到這樣。就算他失戀、就算跨年那天他狼狽又憔悴,Alby也不應該這麼做。

Newt寧可Alby像他一開始預想的那樣,為了那個吻感到尷尬,想辦法避開他,或甚至對他不理不睬。這些都好過Alby現在的舉動。Alby在同情他,因為他被甩了,因為他現在很可憐。但Newt寧可被唾棄和嫌惡,他也不要同情。

他能忍受的有限。Alby對他的照顧和讓步多得讓Newt開始恨自己,而且儘管他不想承認,他也生他的氣。而讓他更自我厭惡的是,即使他不想被同情,在過了兩個星期之後,他還是無法振作起來。

不是因為他還愛那女孩。只是他覺得他的心累得沒辦法再感受到柔軟了。他沒想過影響會這麼大,他真的不知道。但長達數年的感情突然被背叛,這造成的衝擊遠超過他的想像。他不知道他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振作。一個月?半年?一年?

Alby的同情讓他更清楚地看見他受傷的原因。他不夠好。所以那女孩才會選擇另一個人。他就是不夠好。而他的缺乏和不足則變成Alby現在可憐他的原因。不是別人的錯,Newt知道,都是因為他自己。他不夠格。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一直都得不到他想要的。因為他根本不夠格。

Newt的怒氣爆發的時間點並不特別。他們只是像平常一樣吃完晚餐,Alby把剩下來的食物放回冰箱,而Newt看著Alby背對他忙碌的身影,他突然覺得很想打他。Alby沒有做任何事情激怒他,他知道,但他就是生氣了。

「你知道,你不需要做到這樣。」Newt說。

他靠在椅背上,雙眼直直盯著Alby的肩膀,好像試著用眼神在他身上燒出兩個洞。

「嗯?」Alby的聲音一如往常。

「你不需要這樣,你知道嗎?」Newt深吸一口氣,「我說過,我沒事。我不是什麼心碎的小女孩,我不會自殺,你不需要這樣每天待在家裡,好像我會死掉還是怎樣。」

Alby的動作停了下來,不過他沒說話。Newt突然產生一種報復的快感,罪惡感也是,但他強迫自己忽視罪惡感。

「兄弟,我真的沒事,好嗎?我不是三歲小孩,我可以照顧我自己。你不需要可憐我,好嗎?我不需要你的可憐,我失戀過,而且不只一次,我很清楚那是什麼感覺。我不需要你同情我──」

Alby一個轉身,雙手用力拍在桌子上。Newt沒有預料到他的反應會這麼大,他愣住,話只講到一半。

「這不是同情!」Alby大聲說,「這不是同情,好嗎?我只是試著用正確的方式對你好!我覺得你值得被好好對待,你值得比那個賤女人能給你的一切更好的東西!」

Newt瞪著眼睛看他。Alby深呼吸了幾次,他緊繃的下巴終於放鬆一些。他閉起眼睛,雙手握成拳頭之後又鬆開。他再度睜開眼睛。

「你想做什麼都可以,Newt。但是我也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Alby平靜地說。「就是這樣。我會繼續做我能為你做的事情,為了你;而你自己決定你要不要接受。這樣你可以接受嗎?」

Newt看著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有怎樣的情緒。震驚佔據他心中大部分的空間,剩下的地方他不確定有什麼。他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才聳了聳肩。

「好吧。」他說。

Alby吞了一口口水。他轉向冰箱,然後再度轉回來面對Newt,好像這樣就代表他已經釋懷。他嘆了一口氣,沿著桌子邊原來到Newt身邊。Newt看他一眼。Alby猶豫了一下,然後伸手跨過椅子,圈住Newt的肩膀。

Newt渾身僵硬。他的腹部劇烈翻騰,自我厭惡的情緒沖刷過他的全身。他咬牙,雙手推向Alby的身體。

「不。」他低聲說道。

然後他從Alby手臂中收抽開身,頭也不回地往自己的房間走。身後的Alby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Newt覺得眼眶發燙。

 


评论
热度(8)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