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Truth or dare

*AU設定,全員歡樂向。

 

Teresa和Brenda主辦了今年的耶誕晚會。早在聖誕節前兩周,Teresa就多次提醒所有人記得把十二月二十四號保留給她們,Brenda也是一找到機會就交代每個人記得準備交換用的耶誕禮物。但是當大家問她們打算要做什麼的時候,兩個女孩只是神秘的微笑,然後交換了一個眼神。

當天晚上,Teresa家門口吵鬧得像是萬聖節被小朋友襲擊要糖一樣。十個大男孩年齡彷彿瞬間小了十歲,在Teresa開門讓他們進去之前,他們就已經在門口玩開了。當Brenda大叫著要他們進屋時,Minho正準備把他帶來的派往Alby的頭上砸。

「長大點,好嗎?」Brenda翻了個白眼,「我以為你們更成熟!」

Brenda穿著充滿聖誕節氣息的紅色洋裝和白色圍巾,頭上戴著馴鹿角的裝飾品。她就連眼妝都畫得特別像聖誕節,在眼角的地方紋上了銀色的雪花,閃閃發亮。

「那現在你知道了。」Minho挑釁似地回嘴。

「你們全都進去,」Brenda命令道,「要是在Teresa家搞破壞,我就把你們丟出來。」

「女孩子好兇喔。」Minho縮起脖子,然後在踏上台階時真的被Brenda踹了屁股。

Thomas把帶來的杯子蛋糕交給她,「聖誕快樂,謝謝你們的派對。」

「點子都是Teresa想的,」Brenda微笑,「待會再謝她。」

Thomas一直沒印象Brenda和Teresa的感情有這麼好。或許是因為他的注意力多半都被Minho給拉走,或是因為他不太理解女孩子之間的友情怎麼運作。

當大家湧進客廳時,Teresa正站在房間中央。沙發和桌子都被推到房間的角落,中央地毯上放著兩個箱子,靠近壁爐的地方則有一棵聖誕樹。天花板上黏著各種裝飾品,放在房間角落的音響不斷播送著流行歌曲。

Teresa穿著毛呢短褲和紅色的毛衣,裡頭穿著白色襯衫,她的頭上則戴著一頂小的聖誕帽。

「歡迎,」她對大家張開雙手微笑道。

十幾個人把各自的禮物放在聖誕樹下,拿著飲料,在Teresa的指示下圍成圓圈,以兩個紙箱作為中心點。Brenda把音響音量轉小,然後在Teresa身邊站定。

「所以,我們要幹什麼?」Alby問。

「這是個派對,所以,我們要玩遊戲。」Teresa說。

「什麼遊戲?」Frypan問。

「真心話大冒險。」Brenda回答。

Minho發出一聲誇張的哀號,「饒了我們吧。沒有更有創意一點的遊戲嗎?」

「先聽我們說完,」Teresa說,「我們的玩法是,這裡有兩個箱子,一個裡面裝著名字,另一個裡面裝著題目。大家按照順序,先抽名字,決定一起玩的夥伴,然後再抽題目。舉例來說──」

Teresa拿起其中一個箱子,抽出一張字條。「假設我今天抽到的名字是Brenda,我就要和Brenda交換禮物。」Brenda在聽到自己的名字時對大家一鞠躬,「然後我抽到的題目是,『大冒險:鼻子磨鼻子』。」Teresa把字條攤開來給大家看。然後她轉頭,和Brenda不費吹灰之力地完成了這個挑戰。

「懂了嗎?」Brenda說,「就是這樣。」

「好吧,所以,我們要開始了嗎?」Gally聳聳肩。他似乎對真心話大冒險一點也不擔心。

Thomas吞了一口口水,不過沒讓坐在他旁邊的Minho和Jeff發現。他知道Teresa和Brenda都是聰明的女孩,他不確定她們想出來的題目容不容易完成。或者好不好回答。

「喔,等一下,還有一件事情。」Brenda微微一笑,「因為我剛才和Teresa示範過了,所以我們等一下不抽籤。」

Zart和Ben發出明顯的抗議聲,被旁邊的Winston和Frypan撞了一下。

Teresa滿意地點點頭,「那麼,男孩們,我們開始吧。」她把音響的音量轉大一些,然後和Brenda在圓圈的中心坐下。

Teresa把箱子遞給正前方的Ben,先換來一聲哀號。不過Ben還是在大家的鼓譟下抽了第一張字條,他的搭檔是Jeff。Ben要Jeff抽題目。字條上寫的是大冒險,互換衣服。Ben和Jeff的身高本身就是一個惡作劇,高大的Ben穿上Jeff的毛衣後,連腰都遮不到,Jeff穿上Ben的刷毛衫則寬鬆的像是路上的遊民。於是發窘的兩人被其他的夥伴們照了幾張可笑的照片,下一位參加挑戰的是坐在Jeff旁邊的Thomas。

他向來不相信自己的運氣,就算在聖誕節這個理應平安喜樂的日子裡也一樣。當他抽出Minho的名字時,他居然覺得一點也不意外。

「我的榮幸,公主,」Minho說,然後伸手抽出題目。「『真心話:你這輩子最狂野的幻想是什麼?』」

Brenda放聲大笑,讓Thomas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女孩子都是可怕的生物,他忘了誰曾經說過這句話,但他覺得再貼切不過了。Minho打了個手勢叫Thomas先講。他搓了搓自己的額頭,想了很久,然後不太確定地說,「呃,我曾經幻想過如果我能搶中央銀行,然後買下加勒比海上的小島──」

「太無聊了吧,這是你最狂野的幻想?」Minho嘲弄道。其他人發出配合的噓聲。

「不然換你說,如何?」Thomas翻他一個白眼。不過下一秒他就後悔了。他怎麼會忘了對方可是Minho,臉皮比馬汀大夫鞋底還要厚的Minho?他已經可以想像他要說些什麼鬼話了。

「那就你說吧,Minho,」Alby說,「說些不無聊的東西。」

「喔,你知道,」Minho竊笑地盯著Thomas,「我曾經幻想過,如果Thomas是脫衣舞男,就跟《舞棍俱樂部》裡的Channing Tatum一樣,然後我就是那間俱樂部最有錢最穩定的顧客──」

聽著Minho鉅細靡遺的描述,Thomas很想給他兩拳打昏他,但是所有的人都笑到直不起腰。每個人都知道Thomas跳舞只有一種舞步,他要當脫衣舞男的確是非常非常狂野的幻想。

這個真心話挑戰在Minho的發言中完美落幕,整個派對的氣氛突然間變得非常熱絡,比Thomas一開始想像的還要熱絡。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自己被當成祭品的感覺。

坐在Minho旁邊的Zart是下一位挑戰者。他抽到的搭檔是Winston。當他們抽出題目時,Thomas再次感受到女孩子們的壞心眼。題目是用屁股寫對方的名字,Zart在讀出題目時發出一聲慘叫。Winston的名字裡有w和s,而且還有七個字母,Zart彆扭的動作被在場的每個人都錄了下來。

下一個人參與遊戲的人是Newt。當Teresa把箱子遞給他的時候,他微笑地拒絕了。「我應該可以直接指定吧?」他說,「Alby,當我的搭檔。」他拍拍Alby的肩膀。

「憑什麼?」Alby瞪他一眼,不過他兩手一攤露出笑容。

「好吧,既然雙方達成共識,」Teresa把題目的箱子推過去,「面對你們的命運吧!」

Alby隨手抓出一張紙條攤開,「對嘴演唱Call me maybe,和跳舞……搞什麼!」他把字條往Brenda和Teresa身上扔過去,「你們是故意的吧?惡劣的女人。」

Brenda露出惡作劇得逞的微笑,「願賭服輸。」

Alby轉頭看了Newt一眼,後者一聳肩。「你要唱歌跳舞,還是我對你唱歌跳舞?」Newt問,「還是一起?」

「我懷疑你跟她們兩個聯手陷害我。」Alby的下嘴唇拉得好長,惹來大家一陣爆笑。

Brenda把音響的歌曲換成紙條上的指定曲,然後Newt和Alby就在大家的尖叫和手機錄影中唱跳完整首少女情歌。

最後一組是Gally和Frypan。只剩下兩個人,所以也不需要抽籤了,Teresa把箱子推給Frypan。「挑個題目,」Teresa說,「我希望是真心話,今天晚上玩太多大冒險了。」

Frypan咧著嘴把手伸進箱子裡。Gally在一旁不耐煩地瞪大眼睛。Frypan把紙條抽出來,故作神秘的微微一笑,然後在手掌裡攤開。不過下一秒,他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僵硬。

「什麼東西,Fry?」Winston追問道,「把紙條給我們看。」

Frypan緩緩地把紙條轉過來,面對大家晃了一圈。紙條上只有一個字:Kiss。

「女孩子都覺得這個很好玩嗎?」Frypan真誠地問道。

「啊,」Minho喝了一口可樂,滿意地吐出一口氣,「多經典的大冒險。」

「開什麼玩笑?」Gally的臉色難看得像是有恐怖電影裡的怪物在追他,「你們真的覺得這很好玩?」

「喔,Gally,別這麼嚴肅,」Alby大喊,「今天是聖誕節耶!」

「對啊,Gally,」Frypan說,「既然都抽到題目了,我也沒辦法。」

「你是腦子壞了還是怎樣?」Gally暴躁地對他喊道。

但是沒人把Gally的抗議當一回事。今天是聖誕節,而且每個人都玩瘋了。明明沒有酒精類飲品,但大家感覺起來就像喝醉了一樣。歡樂的氣氛一樣可以讓人醉醺醺的,儘管剛剛自己糗到不行,Thomas仍然覺得這樣的感覺非常美好。

Winston開始拍自己的大腿,反覆高喊「Kiss」,換來Gally像是要掐死他一樣的怒視,但所有的人都加入鼓譟,很快整個房間裡就被一陣一陣的喊叫聲塞滿。Frypan站起來,對著Gally攤開手。

「反正只是大冒險嘛,兄弟,別這麼小家子氣。」Frypan說。

「誰是你兄弟啊?」Gally罵道,不過還是從地上跳起來。

Frypan朝他走近一步。Gally突然伸手擋住他,轉頭威脅似地看了所有人一眼,「不准錄影,不准拍照,聽到沒有?要是誰把照片流傳出去,我就扭斷他的脖子。」

聽到這句,Minho反而抓起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機,「你休想威脅我,Gally。」他竊笑著把鏡頭對準兩人。Gally的表情看起來像是真的要動手跟Minho打架了,但是他還沒有失控到在聖誕夜當天殺掉自己的朋友。他只是作勢揮了揮拳頭,然後用力嘆了一口氣,轉回來面對Frypan。

Frypan把眼睛閉上。Gally的臉色變得比剛才更難看。眼看Frypan毫不介意地傾身向前,Gally看起來恨不得一拳揍在他臉上。大家的歡呼聲幾乎快要變成尖叫了,有人用力拍手,還有人高喊「法式舌吻」。

於是Gally深吸一口氣。在所有人的喊叫聲中,他的嘴唇重重撞上Frypan的。在Thomas看來,那已經不是接吻,而是摔角中的頭槌了。所有的人歡聲雷動,手機相機拍照的聲音不絕於耳。

下一秒,Gally突然發出一聲挫敗的吼叫。在大家從興奮中恢復過來之前,Gally用力推開用手背抹過嘴巴的Frypan,頭也沒回地往Teresa的家門衝去。

「嘿,Gally,你要去哪?」Frypan試著伸手拉他,「交換禮物還沒──」

「去他的禮物!」Gally吼道,甩掉Frypan的手,然後衝出家門。

「Gally!」

Frypan錯愕地跳起來,跟在他身後跑,追出大門。

其他的人愣在那裡,互相交換了幾個眼神。Ben和Jeff挑著眉毛,Winston的嘴巴還呆呆地開著,Zart則盯著還開著一半的大門。Newt和Alby對看一眼,然後轉向女孩們。

「你們有預料到這結果嗎?」Newt挑眉問道。

「沒有。」Teresa承認。

「但比我想像中的有趣。」Brenda咧開嘴說。

「女生都有病。」Alby最後下了結論。

Minho則轉頭看了Thomas一眼。「你跟我想的一樣嗎?」

Thomas看見Minho眼神中惡作劇的因子不安分地跳動。他嘆了一口氣,決定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我不想破壞氣氛,也不想讓大家反胃,但是……」Minho的聲音難得聽起來如此真誠而無辜,但Thomas知道這不是真的。他翻了個白眼,然後聽到Minho裝傻般的問道:「剛剛Gally那樣,是在害羞嗎?」

Winston和Zart對看一眼,然後Winston率先爆出一陣瘋狂的大笑。「Gally?害羞?這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扯的笑話!」他笑得倒在地上。儘管不知道為什麼好笑,Thomas發現自己也無法克制上揚的嘴角。

每個人的笑聲加在一起完美地蓋過了音樂的聲音,從半開的家門飄散出去。毫無疑問,今年的聖誕夜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特別──雖然不一定是最美好──的回憶。

 


评论(5)
热度(20)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