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Newt)

*AU設定,現代都市,Alby x Newt。

 

Newt站在火車站外,看著小小的廣場。現在時間是下午四點,但在這個季節的加州,天空已經逐漸染成藍紫色。和車站入口相反的方向,橘色的太陽有一半已經落在山的後面。

車站大廳的人很少,廣場上也是。這裡本來就只是一個小鎮,在Google地圖上得放得很大才看得到鎮名的那種小鎮,幾乎每個人都認識對方的那種小鎮;這裡不是觀光重鎮,因此在這樣的季節裡,不會有觀光客在這裡。廣場上的噴泉沒有打開,乾涸的池底看得見泡水泡得變色的磁磚。不過Newt知道這個噴泉再過一小時就會開始進行它的義務,而且池底的彩色燈光會打開,讓噴泉看起來五顏六色。

今天是聖誕夜,這個時間,大部分的人都在家裡準備享用聖誕大餐,或是正在準備參加晚上的聖誕節派對。但Newt不是。

這個廣場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它是小鎮最重要的建築物之一,這裡就只有一個車站,不管要去洛杉磯、舊金山、或是聖地牙哥,如果打算進行鐵道旅行,你就只有一個選擇。旅人得從這裡搭車到下一個更大的車站,再從那裡換車到其他大城市去。Newt以前很喜歡這個車站,總覺得它是通往更廣闊的世界的入口。但現在他站在這裡,那種熟悉的感覺卻不像真的。就像是他確定他看過這裡,但不是親眼所見,而是在夢境中。

他提著的旅行袋很輕,他幾乎沒有帶什麼東西回來。他不打算久留,他說不定明天就會離開這裡。

這是他離開六年後第一次回到鎮上。高中畢業後他就遠遠的離開了這裡,在那之後的數年間,他沒有打過電話給這裡的任何人,沒有和高中的朋友聯絡,也沒有和家人聯絡。再度站在這個車站,讓他更明顯地感覺到自己不屬於此地。

他把脖子上的圍巾拉緊,扣起大衣最上面的釦子。他沒租車,也沒叫計程車。他這次選擇搭火車回來,就是為了走路。有些東西他想看,有些事情他想想清楚。走路是最適合思考的時間。

Newt拆開一包新的淡菸。他點燃一枝,然後邁開腳步往前走。

火車站兩旁的街道上,商店都還開著。Newt沿著右邊的人行道轉彎。他在第二間商店前停下腳步。這間二手商店的招牌變得更舊了,Newt在心中默默的註記,他還記得他最後一次經過這裡時,招牌上的白色看起來還像白色。這次它看起來更接近米黃。

他想起十年級那年學校的多元文化舞會。他和幾個要好的同學打算反串變裝,他們要扮成不同國家傳統民族的新娘和新郎,好把「多元文化」的意義發揮到極致。他的角色是印度的新娘,因此他們一起來到這裡尋找適合的服裝。這個回憶讓Newt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他想起他們在店裡試穿各種奇妙的服裝、發瘋般大笑,最後他沒買到印度沙麗,倒是買了兩件印地安風格的大披風。他記得那隻勾在他肩膀上的手臂,他記得他們笑得瞇成兩條細線的雙眼,以及在走出店門後那個人在路燈下彷彿會發亮的深色皮膚。

Newt讓這段記憶停在這裡。他從店門的玻璃窗往裡看了一眼,看見店主在櫃檯後面低著頭忙碌。他沒走進去,他還不打算跟這裡的人敘舊。

Newt繼續往前走。

沿著街道往前走,他知道他還會經過好幾間服裝店與首飾店。不過他看見不屬於他記憶中的東西。其中一間首飾店收掉了,變成近年來很流行的韓式飲料店。Newt沒有喝過波霸奶茶,不過他猶豫了一下,在店門口踩熄香菸,然後進去點了一杯。

深色的佐料咬起來很有彈性。Newt小心翼翼地嚥下每一口,記住它的味道,在自己的腦海裡為他的故鄉小鎮加入新的回憶。

他跨過第一個路口,來到另一個街區。他右轉,來到鎮上唯一的郵局。Newt記得他最後一次來這裡是為了收取裝滿屬於他的物品的箱子。這個回憶讓他的心臟用力的收縮了一下。他在郵局前停下腳步,把喝完的飲料塑膠杯丟進垃圾桶,點燃另一根香菸。這時間郵局已經下班了,大門緊閉,沒有燈光。Newt瞇起眼睛,透過煙霧看著郵局前的台階。

這個鎮很小,但他們在分手的時候,他還是要求對方把他的東西寄回來。那時候他沒辦法跟他見面,他沒辦法看到他親手把東西交給自己。而他錯過了當天早上來家裡按電鈴的郵差,所以他到郵局來臨櫃領取他的包裹。他還記得那個箱子的重量,不比他現在手中提的行李眾多少。他放在他房裡的東西不多,幾件襯衫、一條牛仔褲、一副耳機和一雙拖鞋。但當他回家打開箱子時,他卻發現裡面多了一件不屬於他的東西。

再度站在這個郵局前,他覺得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來重新體會那個感覺。這樣他才不會忘記自己造成的傷害有多深。Newt的眼睛被煙霧燻得刺痛起來。他壓壓眼角,轉身離開。

郵局旁邊是個公園,是這個小鎮上最大的公園,就在小鎮的正中央,因此有個非常響亮的名字,叫做中央公園。但是它比起紐約的中央公園,就像是一個大商場裡的一間小廁所。

他記得從郵局這側的入口走進去,小徑會彎彎曲曲地向前延伸,通到公園中央的一個人造湖泊。那個湖不是鎮上最精緻的地方,但在Newt的記憶裡,他沒有看過比那裡更美的公園。當那天晚上,他第一次和他接吻時,他真的覺得四周的樹和湖水都在唱歌。那是他記憶中最美麗的地方,那個吻是他記憶中最甜美的一個,他親吻的對象是他記憶中最美好的人。儘管並不是每一個開頭美好的故事都會有相同美好的結尾。

Newt走進公園裡。那條小徑就跟他記得的一樣。他沿著熟悉的路走到湖邊,然後在那裡抽掉幾根菸。他覺得透過煙霧看到的湖面好像是他幻想出來的一樣。他轉向他們第一次接吻的地方,穿過煙霧,他幾乎還能看見當時他們站在那裡的樣子。他想起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小女孩在火柴燃起的火光中看見她夢中最美好的景色,而Newt確信,如果今天換成是他,他點燃的第一根火柴裡看見的,絕對就是這個。

但是這不是童話故事,他也不是小孩了。他捻熄香菸,把菸頭留在湖邊垃圾桶的菸灰缸裡。

Newt從公園的另一邊離開。這是小鎮的另外一側,靠近他唸的高中。手中的行李開始變得有點沉重,他把袋子換到另一手。

高中。那是他人生開始快速轉動的一段日子,好像他在那之前的人生都不算真正活著。那裡是他所有美好回憶和痛苦回憶的起點,一切都是從認識了那個人之後開始。

他記得他們如何越走越近,在每一堂課之間的休息時間在走廊上閒聊、在放學後一起去球場,那個人打球,Newt只是在場邊看。他們認識同樣一群朋友,他們會去同樣的地方打發下課後的空閒時間。他也記得他們終於發現他們如何互相吸引,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先承認。直到某一天那個人在走廊上叫住他,他們翹掉一堂世界歷史課,在圖書館後面的草地上把話說開。Newt還記得當時他的心跳有多快,他的手掌嚴重出汗,他擔心自己的感情會變成笑話、或是更糟。而當他們發現他的感覺是互通的時候,他知道自己的內心在興奮的尖叫。但當時他只是露出微笑,然後他們兩個交換了心知肚明的眼神。

他記得那時候他愛上他的一切。他現在仍然愛的一切。他笑起來會咧得很大的嘴巴,他寬厚的肩膀,他結實的肌肉,以及那顆真摯又熱誠的心。那個人從來不打算維持形象、也沒興趣為了維持社交關係而故作圓滑。他生氣的時候就像一頭牛一樣固執又暴躁,但是Newt總是知道怎麼樣讓他冷靜下來。他們身邊所有知情的朋友都說他們乾脆畢業之後就去公證結婚算了。這個回憶讓Newt笑著搖了搖頭。如果他們一直都像那樣,或許他們真的會結婚。但在他們走到那一步之前,他們就分開了。

如果這麼多年後再見到他,他好奇,他們和那時候差了多少?他們的距離變得多遠?

Newt沿著高中的外牆往前走,抽掉兩根菸之後,來到他曾經走過上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路口。他知道從那裡左轉就可以到那個人的家。他在路口站定,遠遠看著街道。

走到這裡來太危險了。他瞇起眼睛想著。這個鎮太小,他太容易遇到舊識。而他現在不想見到他,他沒預備好他要說些什麼。但他無法逼迫自己跳過這條街不走。他按下路口號誌的按鈕,然後在綠燈亮起之前再度好好地打量一次那條曾經很美好、後來卻變得緊繃而令人喘不過氣的小街道。

Newt繼續往前走。

他經過鎮上的圖書館,以及兩個小小的商店廣場。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他經過的住家都已經開了燈,他不用往裡面看就知道,所有人家都在準備用餐,所有在外地生活的年輕人都會回來這裡,在生養他們的小小城鎮裡面慶祝一整年之中最應該要團圓的節日。

Newt腦海中回憶在他經過的場景裡變得鮮活,好像黑白的膠捲電影漸漸染上彩色。所有的對話、爭吵、哭泣、大笑全都像是從他抽的菸裡飄出來般,在他耳邊盤旋。

他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狀況,但他沒預料到他現在的心情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

Newt繼續往前走。

他經過一片停車場,然後他看見對面的購物中心門口立起的巨大聖誕樹。不在家裡慶祝耶誕夜的人們大概都在這裡了,比起他剛剛經過車輛稀少的街道,這裡熱鬧得像是另一個城市。聖誕樹前有許多等著拍照的民眾,家人、朋友、夫妻、情侶,所有他能想到的組合都有。Newt站在聖誕樹對面的人行道上。

他從菸盒裡又拿出一根香菸,然後他驚訝的發現自己把整盒菸都抽完了。他把菸盒捏扁,連同手掌一起塞回大衣的口袋裡。

人群在購物中心入口旁邊聚集,Newt伸長脖子看過去,知道那應該是街頭駐唱的歌手。他站的位置聽不到歌聲,但他偷偷猜測在聖誕夜這天,歌手會唱的歌大約也就那幾個選擇。

Newt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但他手中的香菸知道。菸越燒越短,他終於收回視線,轉身尋找哪裡有垃圾桶。

就在他轉身時,他透過瀰漫在眼前的煙霧,看見他左手邊對面的街道上站著一個人。

Newt的心臟停止跳動了一秒鐘。

儘管路燈的光線不夠亮,儘管Newt的視線被香菸的煙霧擋住,儘管他們隔著一條街,他還是在第一個瞬間就知道那是他。

皮膚黝黑的身影在對面定定地朝向他的方向。他也面對著對方沒有動彈。他手中的香菸熱度開始讓他的手指覺得發燙。

接著對面的人影跨開腳步往前跑來,差點就被車道上的車子撞上。轎車按了一聲長長的喇叭,而那個人只是用只夠四周路人聽到的聲音罵了一聲髒話,然後繼續向前跑。

Newt想逃。但他的腳像是被釘在地上,他走不了。香菸的火終於燙到他的手,他低喊了一聲,把菸丟在地上。那個人踏上他這邊的人行道,幾乎要直接撞到他,不過勉強在距離他一步遠的地方站住。

Newt吞了一口口水。

他拉了拉脖子上的圍巾,看著眼前這個人,這個把其實不屬於他的圍巾一併寄給他的人。

「嘿。」對方深呼吸一口氣說。

Newt點點頭。「嘿。」他終於說,「好久不見。」


评论
热度(8)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