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Alby)

*AU設定,現代都市,Alby x Newt。

 

Alby站在購物中心對面的街道上。他只是打算回家,但對面美麗的聖誕樹和樹下人們的表情讓他忍不住停下腳步。

這是Newt離開後的第六個聖誕節。他沒打算計算時間,但他就是知道。Alby向來討厭那種自怨自艾的感覺,那感覺太消極、太幼稚,他該自我厭惡的時間點好久好久之前就已經過了。但在這件事上,獨獨這件事,他沒辦法停止責怪自己。

他不懂他們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的。不,其實他都懂。因為那是他的錯。Alby總覺得他們之間的信任和愛情應該大過所有的一切,但一直到他讓Newt離開的時候,他才發現他錯了;再大的信任都不夠支撐住一段感情,他們的人生不是電影、他們的感情不是在生死關頭下激發出來的革命情感,他們只是一個小小城鎮當中一對平凡的戀人。

他那時候不懂,當Newt開始對他們的狀態感到不滿足而試著要求更多時,Alby困惑了、退縮了。他不知道他還能怎麼辦,他也懷疑Newt暗示的那些東西他給不起。

因此他們吵架,為了其實無傷大雅的小事爭執。Alby的脾氣太硬,而Newt的脾氣太軟,他們的吵架大多時候都是無疾而終,Newt總是在最後先讓步。儘管有時候——大部分的時候——Alby知道那都是因為自己的情緒暴躁不穩定的關係,但Newt總會先道歉。

最後這種失衡的關係只能用一種方式結束,就跟他們命中注定的開頭一樣,失敗是必然的結果。

Alby以為時間能讓他忘記,或至少讓他平復,但當他想起任何一次嚴重衝突後Newt發紅的鼻頭和眼眶,Alby就想打碎什麼東西——高中時代的他就會真的這麼做,但他現在已經夠老了。

他後來漸漸明白,罪惡感與後悔的情緒再也不會離他而去,即使他能把它藏在笑容之後。在高中畢業、Newt選擇遠遠離開這裡之後,Alby知道他心裡有一部份跟著他們的感情一起死去了。

當他決定繼續向前走時,他發現右側街道有個人和他一樣站在那裡。Alby在心底暗笑,這麼小的鎮上,居然還有人能跟他一樣在聖誕夜的當天看起來如此陰鬱。然後他整個人僵住了。

儘管對面的人面孔被煙霧籠罩,但Alby不會認錯那個側臉。鼻子的形狀和下巴的形狀,Alby做夢都能在自己腦海中描繪出來。

他以為自己瘋了,或是快死了,所以他才會在這個又冷又陰暗的時間看見那張不可能出現的臉。但他知道他不是。

Alby站在那裡,無法動彈。然後對面那個人突然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轉了過來。

Alby沒辦法阻止自己橫越馬路。他心中一部份屬於高中時代的衝動在那裡刺激著他,因此他看也沒看就往馬路的另一邊跑去。他差點被橫向的車輛撞上,但他不在乎。他只希望自己能跑得快一點、再快一點,好像要趁一根火柴快要燃燒殆盡之前留住最後那一點火光——如果他不夠快,Newt的幻影就會再度消失。

他幾乎一頭撞上Newt,但及時停了下來。

「嘿。」

他想打自己一拳。在六年的空白過後,他最後能說出來的卻只有一聲嘿。但或許,在他們這樣的狀況之下,一聲招呼已經是他所能期望最美好的東西了。

眼前的人久久沒說話。Alby沈默地等待著。

「嘿,」對方終於說,「好久不見。」

Newt的聲音跟他記得的一樣,有一點點的口音,即使在美國待的時間這麼長了,他的英國腔還是聽得見。但Alby知道哪裡不一樣。Newt的聲音裡少了他記憶中那種輕鬆悠閒的尾音,好像被現實與生活磨得失去光澤了。

Alby伸手指指自己的脖子,「那條圍巾,」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你還留著啊?」

Newt點點頭。「我沒理由丟掉它,是不是?」

Alby笑了,心中感覺像在做夢。否則他為什麼能這麼輕易就因為Newt說的話發笑?如果這是夢,他情願醒來之後就死去。

「你剛回來嗎?」他揚起下巴示意,「你還沒回家放下行李?」

「還沒。」Newt回答,「但無所謂。我沒跟他們說我會回來。沒人知道我回來了。」

「那我很幸運。」Alby說。

接下來是一陣沈默。他們站在那裡,讓冷空氣漸漸凍住他們的手腳。

「嗯,你想走走嗎?」Alby最後說,「或是你想回家,我理解。」

「走一走,不錯。」Newt回答。

於是他們一起跨過馬路,走向對面的購物中心。

當他們走得夠近時,Alby聽見靠近入口處街頭藝人的彈唱聲。歌手清脆的嗓音唱著「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和近年最熱門的Mariah Carey的版本很不一樣,但Alby更喜歡這個男孩唱的版本。

他們走進購物中心裡。兩個人都沒說話,但Alby覺得他們都在等另一個人先開口。就和當時在高中一樣。他們在同一個班級裡,但他們還沒說過話。那時後這個金髮的高個子男孩帶著笑容來打破沈默,所以這次Alby決定先這麼做。

「所以,你過得怎麼樣?」Alby問。「唸完大學了,在工作嗎?」

他們走過門面氣派的精品服飾店,但他們都不打算走進去。他們走得很慢,Alby不知道那是誰的決定。不過這樣也好。Alby雙手插在口袋,看著Newt的側臉,仔細地打量他。他的心臟隱隱作痛,再度看見Newt讓他連呼吸都顯得太不真實。

「對,我現在在實習。」Newt告訴Alby一個時尚雜誌社的名字,他現在在那裡擔任實習記者。「你呢?」

「我唸的是社區大學,如果你想知道的話,」Alby的嘴角揚起,「運動管理系。現在我在這裡的中學當體育老師。」

他們現在真的在不同的世界。Alby有點悲傷的想到。他一直都知道他跟Newt是生活在不同層次的人。Newt對他來說一直都像個謎,他無法猜透無法捉摸的謎。你很難從Newt的表情看見他心裡在想什麼,這一點Alby從來做不到;Alby的表情就和他整個人一樣容易理解。Alby第一次看見Newt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是當他們在圖書館後面的草地上把話說開時,Newt從脖子一路紅到耳朵後面,而且露出他這輩子看過最美麗的微笑。他跟Newt的生活方式差很多、對事物的理解也差很多,他一直覺得只要有愛就夠了,但事實證明不只如此。

而現在走在他身邊的Newt,比他印象中的任何時刻都還要遙遠。

時尚雜誌社的實習記者,和一個小鎮上的體育老師,Alby忍不住嘲笑自己,這樣的落差即使他想忽視都沒辦法。Newt已經不屬於這個小鎮,也不屬於他。

「老師?真難想像。」Newt說,「你以前自己是什麼德行的學生,你現在居然會願意當老師?」

Alby哼笑。「你倒是一點也不令人意外。看看你,長大衣配上真皮的旅行袋?還有呢?你胸前的口袋裡有放真皮的筆記本和鋼筆嗎?」

Newt把那兩樣東西拿出來,「你太懂我了。」兩個人對望一眼,大笑出聲。但Newt的笑容很快又收了回去。

他們沿著店家往前走,經過購物中心正中央的聖誕造景。大型的薑餅屋和用塑膠製作的大雪人旁有許多小孩搶著拍照,父母的招呼聲和孩子們的笑聲充滿整個大廳。雪人的旁邊有個賣氣球的小攤販,一個年紀看來和他們差不多的大男孩正遞給面前的孩子一顆大氣球,那個男孩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孩子拿了氣球就跑,他的父母在後頭一面喊他一面急著付帳。

Alby和Newt簡單地聊著。從他們各自的工作講到這一周的天氣,但他們住的位置相差太多,連天氣也差了很多。六年的空白只用這短短幾十分鐘的閒聊不可能補得起來,Alby不知道自己究竟比較想告訴Newt自己的事情、或是更想聽Newt講他的事。

他想做的其實是默默的看著他,好再一次確定這個Newt不是幻覺。他更想做的是抓住Newt的手。Newt的手臂距離Alby只有幾公分,但是他不敢這樣做;如果在他高中的時候,他就會伸手。但他不能不去想接下來會有多難堪。

他不知道現在Newt對他有什麼想法,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一點機會。

Alby知道自己這六年來都還是對Newt抱持著一樣的感覺。而Newt呢?看他脖子上圍的那條圍巾,那代表什麼?

六年來,能改變的東西太多了。Alby知道自己早就變了。以前那個魯莽、強勢、壞脾氣的小子已經不在了。那現在這個有著Newt外型的男人,又剩下多少東西是他熟悉的?

他們從購物中心另一端的入口走出來。冷風刮過他們的臉,Newt停下腳步。Alby停下來,看著他。

「我剛才,」Newt說,「去了一趟公園。」

「是嗎?」

Alby把夾克的帽子戴起來。他的脖子一陣發麻。他知道,不論由誰先開始,他們最後終究會講起那件事情。只是Alby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

「所以,公園怎麼樣?」Alby問。

「還是老樣子。」Newt回答。

「我很久沒去了。」Alby微笑,「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再去過了。」

Newt點點頭,撇開視線,望向對面的街道。Alby猶豫了一下。如果他不抓住機會,Newt會再度溜走,他感覺得出來。如果不是現在,就沒有機會了。

「可以再跟我去那裡走走嗎?」Alby問,「不會太久。」

Newt抬頭看了看被雲朵遮住而呈現深灰色的天空。Alby沉默地等待著。然後Newt緩緩的答應了。

於是他們往公園的方向前進。在進入公園的小徑之前,兩個人都沒再說一句話。他們沿著小路走到公園中央的湖邊。Alby站在欄杆邊緣,把手撐在欄杆上。Newt站在離他不遠的後方。

「真的好久了,天啊。」Alby看著湖的另外一邊。「我們第一次一起來這裡是幾年前的事情?」

「八年。」Newt說。

「媽的……」Alby吐出一口氣,用手肘靠著欄杆,雙手並在一起來回摩擦,替自己暖手。

他有太多話想說,但是他向來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他的脾氣影響太大,常常一性急就詞不達意。太多次的吵架都是因為這樣。Newt說過,他這種脾氣一點忙也幫不上、只會製造更多傷害。他不確定現在的他擺脫這毛病了沒。而且真要開口,他又該從哪裡開始?

Newt站在他後方,一句話也沒說。

Alby咬牙。如果真的需要有個人起頭,那他就起頭。

「對不起。」在這句話脫口而出時,Alby愣住。

在他腦中所有可以選擇的對話裡,他下意識地選了這個。他立刻知道,那是他這幾年來最想對Newt說的話。他造成的傷害太大了,導致他除了道歉之外什麼都說不出口。或許他們之間剩下的也只有愧疚和罪惡感。

「你不用道歉,」Newt在他身後說。「是我拋下一切走掉的。是我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裡。」

Alby轉過去面對他。Newt把行李袋放在腳邊,雙手都插在大衣口袋裡。圍巾遮住Newt的下半張臉。

「我們從來沒談過這件事,」Alby低聲說,「為什麼?」

「我不知道,」Newt回答,「或許是因為我很害怕?因為是我提的分手,而我沒有那個臉再來和你談。」Newt一聳肩。「我很懦弱,我知道。我害怕了,我擔心我沒辦法堅持下去,所以選擇逃走。」

「我們不需要變成這樣。」Alby說。

「我能怎麼辦?」Newt的肩膀輕微顫抖起來,Alby瞇起眼睛,往前跨了一步,抬起頭面對他。Newt深呼吸一口氣,「那時我們都太幼稚了──我不知道,Alby。好嗎?我不知道。我們還能是怎樣?」

Alby讓這個問題懸在空中。他當然知道他們還能怎麼樣。但他不知道Newt怎麼想,他不知道他們有多少該解決而還沒真的解決的問題:個性的問題、工作的問題。Alby搖搖頭。一次擔心一件事就夠。他以前最討厭問題、最討厭不斷問問題的人,但他現在卻最常捫心自問。

太多不確定了。

「你為什麼還留著那條圍巾?」Alby問。

Newt沒說話。Alby往前又移動一點,他們兩個的臉幾乎碰在一起。

「我不知道。」Newt的視線越過Alby的肩膀,然後垂到地面上,他用力搖頭。「我不知道。」

「Newt──Newt,」Alby抓住Newt的手臂。「你告訴我,你現在對我還有感覺嗎?」

「我想我該走了。」Newt試圖抽開手,但Alby緊緊抓著他。Newt閉上眼睛,「不要這樣,好嗎?放開我。」

「那你回答我的問題,現在。」Alby說。他知道自己又開始了,他固執的脾氣又上來了,但這次他絕不會再放手讓Newt什麼都沒說的離開。

Newt的眼神又移開。他用手指搓了搓鼻子,看向Alby後方的湖。他的嘴巴動了動又停了下來,然後又動了起來。

「有。好嗎?這樣你滿意了嗎?」Newt雙眼直直地看著Alby,表情看起來很絕望。「我還是對你有感覺。這六年之間我沒辦法對別人心動,因為他們都不是你,沒有人像你。所以我一直都留著你的圍巾。你想聽的就是這個嗎?」

Alby在有辦法用理智克制自己之前,他就已經先有了動作。就像他年紀還小的時候一樣,他衝動又莽撞,在任何事之前都還沒想好後果。他抓住Newt的大衣領子,湊上Newt的嘴唇。

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他感覺到Newt的也是,說明他的感覺仍然還在。如果兩個人都還有感覺,為什麼他們不能繼續在一起?

Alby的嘴唇緩緩移開,但還是抓緊他的衣服。Newt的肩膀晃動起來,Alby透過湖邊昏暗的路燈看見淚水緩緩滑下Newt的臉頰。

「為什麼?」Newt咬住嘴唇,搖著頭。

「以前是我的錯,」Alby說,「我知道我那時候太幼稚,好嗎?我不會說我不知道那時候在想什麼──但我那時候沒想清楚。」

Newt沒回答。

「今天是聖誕夜,拜託。」Alby說,「至少今天,讓我們看起來還有機會。」

Newt發出一聲低笑。鼻音很重,但Alby不會聽錯。他露出微笑。

「對啊,今天是聖誕夜。」Newt終於說道,「今晚應該要平靜安詳。」

「我錯過一次了,Newt,我不會再錯第二次。」Alby說。

Newt點點頭。

「這是代表答應的意思嗎?」

Newt沒說話。但儘管他的臉上淚水還沒乾,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把手探進大衣口袋,拿出一個捏扁的菸盒,然後無奈地對自己搖搖頭,又把菸盒塞了回去。

「是的,我現在會抽菸了。」Newt看了他一眼,「扣一分。」

Alby搖搖頭。「我不在乎這種鳥事。」

他伸出手,伸進Newt的大衣口袋裡,握住他的手掌。Newt細長的手指試探性地回握。

他們站在湖邊,深色的湖水平靜無波。

今晚是聖誕夜,所有的煩惱都該被拋到一邊。今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是一個受到祝福的日子。


评论(1)
热度(9)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