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Winston)

*AU設定,現代都市,Winston & Jeff。

 

Winston拿著咖啡杯,坐在購物中心的用餐區。他把眼鏡摘下來,用指關節揉揉眼窩。他覺得有點累。

今天下午,他到他班級裡的一個孩子家裡拜訪。那個孩子在班上是特別不合群的一個,上課時間他總是拒絕和其他人合作,分組進行活動時他也總是站在最外圍。Winston總以為他是害羞,試著誘導他,其他孩子們也都展現了包容與友善的一面,但是那個孩子還是拒絕加入團體。

昨天Winston根據聖誕節這個日子準備了互動式的活動,要孩子們扮成聖誕老人與收禮物的孩子,Winston甚至自費替他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小禮物,讓孩子們在活動中體驗付出與回饋。但那個孩子無論如何就是不肯擔任聖誕老人的角色,也不肯把禮物送出去。

「這是我的,」他站在教室的角落,用身體護住那個小小的禮物盒,「這是你剛才給我的。」

Winston試著告訴他接下來也會有人送禮物給他,但是那個孩子怎麼樣都不接受。最後他蹲在地上,再也不肯抬頭,也不肯說話,於是Winston就只好由他去了。

對於一個三年級的小孩而言,他對「擁有」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讓Winston感到擔心。這樣的孩子通常原生家庭都有一些問題,Winston看過很多案例。所以他決定在聖誕夜這一天下午去他們家看一看。

Winston照著學校資料裡給的地址找到他的家。但是站在那裡,Winston卻有點猶豫要不要敲門。他眼前的房子是一間普通的兩層樓住宅,有一個小小的、雜草叢生的院子。通往台階的步道幾乎看不到鋪設的石板,上面蓋滿厚厚的沙土。大門上釘著木板,看起來幾乎像是廢棄的屋子。Winston看了看旁邊的窗戶,玻璃蓋滿灰塵,裡面被窗簾遮住,他看不到屋裡。

Winston緩緩走上台階,按下電鈴,不過他不確定電鈴有沒有用。就在這時,他右側的窗戶裡,窗簾被撥開一條細縫,Winston看見那個孩子隔著髒兮兮的玻璃看他。

幾分鐘之後,大門發出一陣吱嘎聲,Winston向後退了一步。在他看到任何人出來之前,一陣潮濕發霉的味道先從門裡飄出來。接著,一個面色陰暗、弓著身子的老婦人探出半張臉。

「我不接受推銷。」她狐疑地打量著Winston身上的卡其色毛呢西裝。她的聲音嘶啞,幾乎聽不出性別。

「呃,你好,我是──」他猶豫了一下,「請叫我Winston。我是Mark的老師。」

「你來幹什麼?」老婦人問。

Winston不知道該怎麼說。老婦人沒有要請他進去的意思,她的口氣也充滿防衛心。他該怎麼開口?說「你的孫子在學校有學習障礙,我懷疑他的家庭有點問題,所以我想來看看」?老天。

「我來看看Mark,還有他的家人。」他小心翼翼地說。

「他的父母今天不會回來。」老婦人粗魯地說。

「真不巧……那,他們大概什麼時候方便?或許我改個時間──」

「不知道。」老婦人說。

Winston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什麼?」

「我不知道他們死到哪去了,聽清楚了嗎?」老婦人粗聲說道。「沒人知道他們兩個會上哪去。」

Winston無話可說了。他往旁邊看了一眼,名叫Mark的小男孩此刻已經不在窗邊。

「麻煩,全都是麻煩,那小鬼也是個麻煩……」老婦人喃喃說著,退回門裡,「所有的麻煩都只找上我一個人……」然後門硬生生在Winston面前關上,發出讓人驚恐的清脆聲響。

Winston站在那裡愣了很久,久到好像連呼吸都忘了。

這是他教書的第一年,他第一次進入小學當班導師。這批孩子是他第一次接觸的學生。他把他生活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他們身上。這幾個月以來,他每天醒著的時間都在想著這群小孩。他對孩子們充滿熱誠,他想要盡可能地照顧他們。他沒有女朋友,也沒有年紀更小的弟妹需要照顧,因此他能把所有的力氣都貢獻給孩子們。

他願意和孩子們站在同一個平面上思考,他願意做他們的支持者。他試著把他在學生時代受過的來自老師們的恩惠回饋給這個社會。他不怕麻煩,也不怕承受壓力。但是他之前沒想過,有些事情不是他願意承擔和挑戰就能解決的。

他在準備考證照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像Mark這樣的家庭在教育的路上不是少數。現在很多的家庭都缺乏父母雙方的共同關注,很多小孩子在家裡受到的照顧甚至不及學校老師所提供的。但是這是他第一次正面接觸到這樣的家庭。

在紙本上看到的案例和樣本,遠不及他親眼見識到來得衝擊。Winston站在破舊的木門前,覺得呼吸沉重。Mark剛才在窗邊看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心痛,但他不能堅持要闖進去。他發現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或許他能通知社工團體,但他知道他們沒辦法提供任何實質的幫助,頂多要求老婦人整理居家環境。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教育的熱誠並不能解決任何事,他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個認知讓他很沮喪。儘管他告訴自己應該要接受現實,可是這也阻止不了從他心底湧起的無力感。

今天晚上是聖誕夜,但他懷疑那個孩子要怎麼過聖誕節。想到這一點,他就覺得胸口悶悶的很難受。

最後他一個人來到購物中心,在美食街找了一張桌子坐下,買了一杯咖啡。他的腦子裡不斷盤旋著Mark在窗戶旁的面孔,以及他的祖母暴躁而多疑的性格。但他不知道他能怎麼辦。

他一手捏著眼鏡的鏡腳,讓眼鏡在桌面上緩慢地旋轉。沒戴眼鏡讓他的視線一片模糊,注意力變低。因此當一顆畫著聖誕老人笑臉的氣球貼到他的臉上時,他嚇得差點打翻手裡的咖啡。

他趕緊把眼鏡戴上,然後看到氣球後面露出一個熟悉而友善的笑臉。

「聖誕快樂,Winston,你在幹嘛?」


评论
热度(5)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