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Jeff)

*AU設定,現代都市,Winston & Jeff。

 

Jeff老遠就看到Winston坐在那裡,平常一定帶著的眼鏡拿下來放在旁邊,一手拿著咖啡杯,但是看起來心不在焉,一口也沒喝。Jeff有點好奇,Winston平常可不像是會浪費時間發呆的人。至少他認識的Winston總是積極又認真,對於學校裡的各項事情都有滿滿的熱誠。

他第一次見到這個新老師是剛開學的時候。小學的保健室總是會有很多小孩來來去去,可能在追逐的時候不小心跌倒擦傷膝蓋、或是剪紙的時候不小心割到手指。Jeff很習慣應付哭哭啼啼的孩子,他會告訴他們小傷口沒什麼大不了的,然後隨便捏造一個會帶走疼痛的小精靈的故事,在孩子們被故事轉移注意力時,他就能順利完成包紮。不過那次Winston帶著孩子衝進保健室時,Jeff是真的被他嚇了一跳。

他一眼就看出那個孩子是急性氣喘發作,而一旁的Winston看起來像是要跟著一起發作了一樣,因此他立刻拿出支氣管擴張劑,消毒過後讓孩子先吸了兩口。然後他指著在一旁焦急地不斷踱步的Winston,叫他打電話叫救護車。Winston立刻轉身照辦。接著他們兩個搭上救護車,送這孩子到醫院去。Winston聯絡了她的父母,然後他和Jeff就留在兒童門診的等待區裡等待家長到來。

Winston擔心的樣子讓Jeff覺得很有趣,於是他試著開啟話題轉移他的注意力。在對話中,他得知Winston是新來的老師,這是他第一年教書。Jeff告訴他,小孩氣喘發作這種事情其實很常見,他不需要驚慌成那樣;只要他能把孩子帶到保健室來,Jeff就能盡快解決。Winston被他講得似乎很不好意思,露出來的笑容很靦腆。

後來孩子的父母趕到醫院,不斷和他們兩個道謝。Jeff和Winston一起回到學校。

從那次之後,他們就成了朋友──或至少是認識的同事。他們在學校裡見到面的時候會打招呼,也在午休時間一起吃過幾次午餐。Jeff很欣賞Winston對孩子們的用心,儘管他們交情還不深,但Jeff感覺得出來,Winston打從心底就是一個好人。

於是當Jeff一個人在購物中心裡閒逛,享受屬於自己的聖誕夜前的寧靜,卻看見Winston似乎在煩惱時,他想他應該要鼓勵他一下。畢竟今晚可是聖誕夜,不是個適合煩惱的日子。他從廣場上賣氣球的女孩那裡買了一顆聖誕老人的氣球,然後往Winston的方向走去。

Winston沒戴眼鏡,所以似乎完全沒有看見他。直到Jeff都已經走到他的桌邊了,他還是連頭也沒抬起來。所以Jeff惡作劇地把氣球塞到他的臉旁邊。Winston的反應比他預期的還大,差點就把咖啡打翻了。

「聖誕快樂,Winston,你在幹嘛?」

Winston的臉從氣球前探出來,瞪大的雙眼在看到Jeff時才恢復平常的樣子。他把眼鏡帶回去了,表情比剛才看起來緩和了一點。

Winston把咖啡杯放下,戳了戳氣球。

「這是幹嘛?」

「聖誕禮物。」Jeff笑起來,把氣球的繩子遞給他。然後他注意到Winston身上穿著頗為正式的西裝。「你等一下要去哪裡啊?約會?還是相親?」

「我?」Winston愣了愣,然後才發現Jeff的眼神在看著他的衣服。他嘆了一口氣。「你要坐下來嗎?這說來話長。」

Jeff的穿著就像一般他們那個年紀的年輕人一樣,他覺得坐在Winston對面讓他看起來像是準備要被老師訓話的調皮學生。不過他還是在椅子上坐下,對著Winston攤手。

「開始吧,教授。」Jeff說。

Winston笑著搖了搖頭,把這個小玩笑打發掉。然後他從最開頭講起,說到他如何注意到那個名叫Mark的小男孩,然後他如何決定今天下午去拜訪,以及他最後如何沮喪的離開。

Jeff默默地聽他說完,同理地點點頭。Winston嘆了口氣,然後推起眼鏡,揉揉眼眶,又把手指塞進他那頭捲髮裡胡亂推了一陣。

「嗯,不管如何,你盡了你最大的力量了啊。」Jeff說,「你還能做什麼?」

「我不知道,總覺得我就是該幫點什麼忙──」Winston往後靠在椅背上。「可是我也沒辦法。那個老太太不讓我進門。她連門都不肯稍微打開一點。」

Jeff看著Winston煩躁的樣子,眨了眨眼睛。剛才Winston說的話倒是給了他一個點子。

「聽著,Winston,我不是專業的教師,所以我不知道這辦法可不可行。」他像是想到什麼祕密般傾身向前。

Winston好奇地湊近他。「什麼?」

「如果那老女人不讓你進門,那,你把小孩子帶出來如何?」

這個提議讓Winston瞪大眼睛,Jeff看見他眼神裡閃過一絲興奮,但是一秒鐘之後又恢復原狀。

「你不知道那個老太太是什麼樣子,看起來就像巫婆一樣。」Winston舉起雙手。「我可不想硬跟她搶小孩。而且,我身為老師,也不能在小孩面前對他的家人不尊重。」

「誰叫你一個人去跟她搶小孩啦?」Jeff露出笑容,推開椅子站起身,「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Winston錯愕地愣了兩秒。然後他抓著氣球站起來,急急忙忙跟在Jeff身後往前走。

Jeff被Winston載著前往那個名叫Mark的小男孩的家。聖誕老人氣球飄在後座的座位上方。他們在荒涼的院子前停下來。Winston深吸一口氣。

「走啦,別擔心。」Jeff說,「那個老女人不能把你怎樣啦。再怎麼說,你可是個年輕的成年男人。」

Winston看了他一眼,「說得倒簡單。」

「快點,下車。」Jeff解開安全帶,自己推開車門跳了下去。不一會,他就聽到Winston關上另一側車門的聲音。

Jeff站在台階旁等Winston帶頭。他們一起站在門前,Winston猶豫了一下之後,下定決心般按下電鈴。

Jeff環顧四周。這裡比Winston剛才形容的還要恐怖好幾倍。如果不是Winston指明,Jeff根本不會相信這裡有住人。現在都已經超過晚上六點了,但是從窗簾縫隙裡還是看不到燈光,大門口也沒有任何照明。在這種地方怎麼照顧小孩啊?Jeff不禁皺起眉頭。

在他回過神來之前,大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一個小縫,一個沙啞的聲音從門縫裡傳來,「你又來幹什麼?」

「我無法讓Mark一個人待在家裡。」Winston吞了一口口水。雖然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強硬,但從Jeff站的地方,他可以看得出來Winston緊張得渾身僵硬。他不由得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一步踏上前。

「今天是聖誕節,所以我們學校辦了一個活動。」Jeff說。他有點驚訝自己怎麼能這麼自然地胡說八道,不過他決定繼續講下去。「班導師要隨機選擇班級裡的一個孩子,進行『耶誕送暖』的課外活動。這位老師選中的孩子是Mark,所以請你配合。」

老婦人的目光落在Jeff身上,好像現在才看到他的存在。她從上到下打量了Jeff一圈,好像不相信他也是學校裡的教師。技術上來說,他的確不是。但管他的。

「否則,校長很有可能會親自上門拜訪。」Jeff補充道。

「Jeff。」Winston在一旁低喊。

Jeff忽略他,繼續說,「請問,我們可以完成學校的任務嗎?」

老婦人的視線和Jeff的在半空中對峙了幾秒鐘,不過Jeff只是一臉坦然地抬起下巴。最後,老婦人退回門裡。

「在這裡等著。」她粗聲粗氣地說道。

Jeff帶著勝利的微笑轉頭,對上Winston不以為然的臉。

「你這樣會害我惹麻煩啦。」Winston抱怨道。

「才不會,」Jeff說,「你真的覺得她會去學校查證嗎?」

Winston看著Jeff,接著突然爆笑出聲。「天啊,『耶誕送暖』,你這個天才……老實說吧,你用這招拐過幾個小孩啊?」

「別問了,」Jeff警告道,「你不會想知道答案的。」

然後他跟著笑了出來。

他們的笑聲在木門被推開的時候硬生生打住。Mark小小的身子被推了出來,一臉呆滯地看著站在門前的兩人。木門在他身後碰的一聲關上,Jeff和Winston對看了一眼。

「我一定要跟他的家長談話。」Winston低聲說道,「這問題太嚴重了。」

「這個你之後再來煩惱吧。」Jeff說。

眼前的孩子比他想像的還瘦小。Winston說他三年級,但他的身高明顯地不夠那個年齡的平均身高。Jeff蹲下身來,對Mark伸出手。

「哈囉,Mark,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打賭你在學校裡看過我,對吧?」

「Med-jack。」Mark囁嚅地回答。

Med-jack是學校口齒不清的孩子們口耳相傳之下出現的名詞,不過Jeff一點都不介意。他滿意地點點頭,輕輕抓住Mark垂在身邊的小手。那隻手很冰,看來Mark的外套一點用也沒有。

「所以,你吃過晚餐了嗎?」Jeff問。

Mark搖了搖頭。

「那Winston和我,我們帶你一起去吃耶誕大餐,你覺得怎麼樣?」Jeff站起來,牽著Mark的手。

「去哪吃?」Winston困惑地問。

「誰知道?」Jeff說,「你家或我家吧。你原本預計吃什麼當晚餐?」

Winston皺起眉頭。「呃,我──」

「我昨天晚上準備好了一些今天加熱就可以吃的東西。我的冰箱裡還有一些能拿來煮的材料──大概吧。」Jeff說,「不然就在我家吃好了。」

「既然如此,」Winston在口袋裡撈了一陣,然後掏出車鑰匙丟向他,「請開車。」

Jeff爬進駕駛座,Winston則和小孩坐在後面。Winston把氣球的繩子遞給Mark。小男孩安靜地坐在那裡,沒出聲音。Jeff從後視鏡裡看著後座的兩人,盡可能讓車子開得快一點。

Jeff住的地方是靠近鎮上高中的公寓,距離小學有段距離。這裡的公寓都不大,專門租給單身人士。Jeff距離公寓一條街的三小時免費停車區把車子停下來,讓Winston帶著Mark先下車。然後他把車鑰匙還給Winston,帶著他們前往自己的家。

「歡迎光臨,」Jeff在推開家門之前警告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們──我家真的很小喔。」

Jeff的公寓只有一個房間和一個衛浴設備,靠近最裡面一側的牆邊則是廚房。餐桌靠著沙發椅背,距離沙發幾公尺的地方則擺著電視,地上還有幾組電動遊戲。

「你也玩刺客教條啊?」Winston指著其中一個遊戲片盒子說道。

「噓,兒童不宜。」

Jeff領著他們到餐桌旁。

「好吧,」他宣布道,「我不是很會做菜,但是我買的都是非常好處理的食物。」

「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忙。」Winston說。

於是Jeff和Winston安排小Mark坐在餐桌邊的椅子上,兩個男人則從冰箱裡拿出冷藏的料理。Jeff買的是餐廳事先販售的熟食套裝,加熱就能食用。但是只有一人份顯然不夠兩個男人和一個小孩吃,所以他們又拿出馬鈴薯、胡蘿蔔、番茄、包心菜,以及冷凍的肉片。Winston說這些材料可以煮蔬菜湯,再加入通心粉就能吃了,於是Jeff就讓他動手。

結果,事實證明,儘管Winston自告奮勇的幫忙,但他也不會做菜。

明明是聽起來再簡單不過的料理,Jeff不知道他們到底為什麼會把廚房變成戰場。Winston完全掌握不到切番茄的訣竅,他切的第一個番茄整個炸開了,紅色的果肉噴到他的襯衫上;第二顆從刀子下滑開,掉在地上,又被Jeff不小心踩扁。Jeff反射性地咒罵一聲,隨即想到Mark就坐在後面,因此立刻打住。

才不出半小時,Jeff的廚房就變得面目全非。Winston的毛呢褲子宣告報銷,Jeff的T-shirt也慘不忍睹。他們把最後一點食材扔進大湯鍋裡,然後Jeff叫Winston一起把地板弄乾淨。

磁磚地面可以直接用水清洗,於是Jeff把地上的食物殘渣丟進垃圾桶之後,從水槽裡接了細的水管出來。他扭開水龍頭,然後聽見Winston一陣慘叫。原來他沒注意到水管的方向,水都噴在Winston的衣服上。Winston抗議地大叫,朝他衝過來要搶水管。

做菜的戰爭繼續延伸,變成水仗。

Jeff一面躲避Winston的攻擊,一面注意到坐在椅子上愣愣地看著他們的Mark。他大笑,對著小男孩伸出手。

「你要一起過來玩嗎?」他說,「這是你難得可以攻擊老師的機會喔。」

「Jeff,不要──你敢!」Winston警告道。

Jeff把水管交給Mark。

小男孩的臉上綻開笑容。然後他在Jeff的指示下對Winston展開攻擊。

最後的最後,Jeff的公寓變成水災的災難現場。兩個大人和一個小孩都全身溼透,坐在溼答答的地上笑得像瘋子。

「我發誓,Jeff,我會要你付出代價。」Winston在換氣時說道。

「隨時奉陪。」Jeff回答。

Winston用披在Mark頭上的毛巾揉揉他的頭。「你覺得怎麼樣,Mark,聖誕節好玩嗎?」

Mark點點頭。然後他來回看了看他們兩人,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Winston昨天遞給他的小禮物包裹。他把包裹放在Winston和Jeff的中間。「聖誕快樂。」他小小聲地說。

Winston摸摸他的頭頂。Jeff把禮物拿起來。

「好啦,去把頭髮弄乾。」他跟Winston說,「吹風機在浴室裡,洗手台下面的櫃子。然後我們就可以準備吃飯了。」

Winston帶著Mark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不過就在他們消失在他的視線裡之前,Jeff扯開嗓門,大喊一聲,「Winston──」

「什麼?」Winston回頭看他。

Jeff伸手指指放在火爐上的湯鍋。「剛才你是不是忘了開火?」


评论
热度(9)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