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Thomas)

*AU設定,現代都市,Minho x Thomas。

 

Thomas站在薑餅屋旁邊的氣球攤位前,說著今天第一千五百二十三次的「聖誕快樂」。事實上,他不確定他到底說了幾次,他早就放棄去計算了。他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個小孩站在他面前,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他,然後興奮地接過他手中遞出去的氣球。

看著拿著氣球開心得又跑又跳的孩子,Thomas只覺得他的笑容無力得讓他覺得有點羞愧。孩子抓著氣球的繩子,轉身往薑餅屋的方向跑。他的媽媽急著去追他,爸爸則不好意思地對著Thomas微笑,「這孩子,」他拿出三元紙鈔交給Thomas,「謝謝,聖誕快樂。」

Thomas微笑地點點頭,回應他另一次聖誕快樂。然後他看著這名父親趕著去追上妻子和孩子,消失在薑餅屋的另一側。

這時他的面前暫時沒有排隊的孩子或父母,他稍微讓自己的肩膀垮下來,活動了一下關節,然後調整了一下聖誕帽下面的鬆緊帶。鬆緊帶在他的下顎留下一條痕跡,他伸手去摸,感受到一點刺痛。

「Thomas,」身後的搭檔Brenda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不要去上個廁所?我可以幫你站。」

「謝了。」Thomas回答,對他的夥伴微笑。

他們兩個人採取輪流的制度,這樣兩個人都不用憋尿。當Thomas站在前面的時候,他後面的Brenda就坐在高腳椅上,幫忙他從一整束的大汽球中拆出小孩想要的那一顆。

Brenda曾經說過她覺得他們也很像耶誕老人,他們要替孩子們在眾多的夢想之間挑出屬於他的那一個。Thomas覺得她說得真好,不過他不知道,如果他在替孩子們挑選夢想,那是誰替他挑選了他的?

至少,他的夢想不是站在這裡為逛街的民眾賣氣球。

Thomas拿下他的聖誕帽,放在高腳椅旁邊的櫃台上,然後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他洗完手之後站在廁所的大鏡子前面,看著自己在鏡子裡的臉。他身上穿著寬大的紅色聖誕老人裝,繫著卡通般的黑色塑膠腰帶,下半身則是同樣寬鬆的長褲和可笑的圓頭黑鞋子。他覺得自己看起來像是漫畫人物,搞笑漫畫裡的那種。

他已經二十四歲了,但他卻在這裡做著工讀生般的工作。他在《One Day》裡看過一段話:「你現在可能對你的人生感到迷惘,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你覺得失去方向卻又同時覺得自己無所畏懼,你覺得你的生活毫無目標。但那完全沒關係,真的完全沒關係。因為我們所有的人在二十四歲都應該要是這個樣子。」他完全認同這段話,但它並沒有給他任何幫助。事實上,他這輩子看過很多很多書,而此刻沒有任何一本書能幫助他。

他覺得他現在就像《One Day》裡的Emma。他們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卻都被現實困住。Emma被困在悶熱狹窄的墨西哥餐廳,他則被困在一個小鎮裡的購物中心。

他就連夢想都跟Emma很像。他熱愛看書,他喜歡文字,他想要創作。但是他也和Emma一樣,在他大學畢業之後什麼也沒寫出來。

Thomas試著寫過一些東西,他試著寫過一點劇本,幾篇短篇小說,也試著寫過長篇小說的開頭。可是沒有一篇文章他覺得滿意。他覺得他的作品就和那些流行的鄉村歌曲一樣,充滿「小鎮」、「卡車」和「夜晚」,既做作又空泛。他還是擺脫不掉學生味,他寫出來的東西總是不夠深刻,然後最後又變成那種小鎮裡的小小愛情故事。

他不想要寫那樣的東西。他喜歡的是像《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那種有著廣闊國際觀的作品,或是《The Goldfinch》那種對人性有深刻體悟的作品。對他來說,那樣的作品才有價值,才有值得人細細品味的東西。

可是他寫不出來。

每當Thomas試著從自己的作品裡找出意義時,他什麼也找不到。他只看到一個一個看起來漂亮優雅的詞彙,堆砌出一堆毫無價值的句子。

他想從他的人生裡找到一點可以深刻發展的元素,就像很多作家都喜歡拿自己的人生做原型。但是當他回頭打量自己的人生,卻發現自己的過去可以說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究竟做過什麼值得紀念的事情,或許是因為他太熟悉自己的人生,因此他在這裡經歷過的一切都太理所當然。

每次想到這一點,他就覺得他沒有資格創作。他對人生的靈敏度不夠,他不夠有創造力,他沒辦法像很多作家一樣就地取材、信手拈來。

因此他現在才會在這裡,在購物中心裡做著毫無意義的工作,為了他一輩子也寫不出來的作品耗盡心力。他覺得他像是被困在一個迷宮裡,每一條路他都試著走過了,卻在最後才發現這個迷宮沒有出口。而最後的最後他又回到迷宮的中心,站在那裡──站在這裡──對著圍住他的高牆生氣,生氣自己沒有逃出去的方法和能力。

Thomas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他把這些沮喪和無力留給自己,並且繼續過他平凡的人生。

Thomas再度打開水龍頭,用冰涼的水洗臉。然後他對著鏡子裡的臉露出一個笑容,確定自己能繼續對小孩們微笑之後,他離開廁所。

他遠遠看見Brenda嬌小的身軀前又排了一條隊伍。他加快腳步回到工作崗位上。

「抱歉,我太慢了。」Thomas說。

「是啊,你這烏龜,」Brenda對他咧開嘴,「剛才有個人來這裡找你,一分鐘前剛離開。」

「誰?」Thomas皺了皺眉頭。他不記得有人跟他約好今天會來看他。

「我哪知道?我沒有拷問他,謝謝。」Brenda說。

「我可以繼續站了。」Thomas說。

Brenda一面伸手摸摸她面前孩子的頭,一面說,「你坐著吧。我坐得太久,屁股都痛了。讓我活動一下筋骨。」

「好吧。」

Thomas在高腳椅上坐下,依照孩子們的要求,拆下正確的氣球交給Brenda。他看著Brenda愉快地和每一個孩子說話,跟他們打招呼,或是給小孩們擁抱,好像她真的很愛這份工作一樣。他突然發現他從來沒問過Brenda這個問題。

「你很喜歡小孩嗎?」他問。

「當然,廢話。」Brenda奇怪的回頭看他一眼,彎腰摸摸小女孩的頭,然後把汽球交給她。小女孩一蹦一跳的離開,Brenda在下一個孩子開口前對Thomas說,「為什麼這麼問?」

「嗯,」Thomas聳聳肩,「我只是覺得,這份工作似乎有點壓抑。你不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嗎?我是說,我們在這個購物中心工作了兩年了,我們都是大學畢業生。我們應該有更多事情可以做。」

「也許你是吧。拿個黃色笑臉的給我,」Brenda說,然後在她把汽球交給孩子的時候,她又說,「但我很喜歡在這裡工作。」

「為什麼?」

「為什麼?」Brenda又看了他一眼,笑了起來。她指了指紅色聖誕老人的氣球,從Thomas手中接過,說道,「因為我喜歡接觸人群?因為我覺得孩子們從我手中接過汽球的笑容是全世界最可愛的笑容?喜歡我的工作需要理由嗎?」

Thomas決定讓話題停止。

他也試著用同樣的態度看待他在這裡的工作。每個不同的節慶,他們都會被安排不同的工作內容。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這個中庭,根據不同的時間協助購物中心安排不同的活動。

不過他還是常常感到無力。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他的人生好像就要永遠困在這個購物中心裡了。他看不到改變的可能。他沒辦法告訴他的父母他要辭掉這份工作、把所有的時間都拿來創作,因為那樣看起來對人生太不負責任。他已經不是學生了,他不能再依靠家裡的支援生活;這是他最初決定在這裡找工作的原因。但現在,這個原因似乎變成了結果。

Thomas把注意力轉移到Brenda剛才提到的人身上。誰會來這裡找他呢?

這時Brenda伸手推了推他的膝蓋。

「喂,就是那個傢伙。」Brenda用下巴比向某個方向。

Thomas順著她的視線往前看。但他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他覺得他認識的人。他伸長脖子張望。

「買氣球沒有年齡限制吧,Thomas?」

Thomas聽到聲音的時候愣了愣。他太熟悉這個聲音了,但他腦中還沒有浮現對方的臉,他就先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人。

「Minho?」

眼前的男人身穿西裝。Thomas眨了眨眼睛。他突然覺得喉嚨一陣緊縮。他剛才腦中出現很多名字,但沒有一個是他。他沒想到他會回來。

「對啊,沒錯,是我。」Minho把手臂張開,露出微笑,「可惜我手掌上沒有釘痕證明我死而復生。搞什麼,Thomas,你比看到耶穌本人還驚訝?」

Brenda對這個放肆的評論翻了個白眼,不過她只是對著Thomas說了一句,「如果你需要跟這傢伙說話,你們可以去旁邊。別讓他留在這裡擋路,還有人要排隊。」

Thomas很想拒絕。但看著Minho的笑臉,他什麼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

事實上,不只拒絕,他一句話都想不到。

他沒預料到自己在看到Minho的時候會這麼激動。他的心跳跳得很用力,但他不確定是因為太高興見到他或是因為羞愧。Minho穿的西裝一看就知道是訂製的,完美貼合他的肩膀和腰線,讓他看起來更高、肩膀更寬。而Thomas身上穿的是愚蠢的聖誕老人戲服。他可以在任何場景下跟Minho見面,但偏偏就是今天這種。多看Minho一秒鐘,就更加深他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對比。

Minho現在是他再也追不上的目標。他馬上就知道到了。就像Emma和Dexter之間的差異。Emma是餐廳裡可憐的服務生,毫無未來可言;Dexter是電視台的主持紅人。他們在不同的世界裡。

這麼多年來,Minho藏在他心底最深處的角落裡。他從來沒把關於他的記憶挖出來,Minho和其他很多事情一樣,是Thomas決定要遺忘的東西。

在高中畢業、Minho為了他的未來遠遠離開他們的小鎮時,Thomas就決定他要把Minho這個人,連同自己對他的感覺一併埋起來。史丹佛大學,Thomas也很想去,但是他沒有申請到那份獎學金。獎學金最後被Minho得到,然後他就這樣離開了。Thomas被留在這裡,最後他念了社區大學。Minho和他的人生在高中畢業後就注定分歧,然後迎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而現在,Minho回來了。看著眼前的Minho,Thomas突然間想通了一些事。

或許他這麼想要逃離這裡,就是因為Minho把他留下了。困住他的不只是他無力伸展的創作念頭和狹小的生活圈。真正困住他的其實是Minho:當初那個一走了之的Minho。好像那全都是他一個人一廂情願的幻想。他是在賭氣,對自己生氣,也對Minho生氣。

他沒有聯繫過Minho,因為Minho也沒有主動聯繫過他。他們在高中時是形影不離的兄弟。他們一起在田徑隊裡跑步,一起選修大學先修課程,一起準備SAT,一起準備申請史丹佛大學的獎學金。他們一起計畫過上大學這件事,想著他們要怎麼樣面對未來。而Thomas後來更發覺自己對Minho的感覺不只那樣。

正因為如此,他才更沒辦法踏出第一步。他不想被Minho知道自己的心意,更不想知道Minho知道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Minho的嘴有多壞,他領教過太多次了。

獨獨這件事,他沒辦法承受Minho的嘲弄。

所以他寧可假裝那個感覺不存在,只是偶爾在社群網站上對Minho的照片按下喜歡,代替他沒辦法說出口的那些喜歡。

此時Minho就站在他面前。不是幻影。不是賣火柴的小女孩在火光中看到的美好幻覺。但他很掙扎。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現在的Minho。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對Minho的心情是什麼。生氣Minho第一次拋下他、就那樣走掉,或是自慚形穢,或是──

Thomas咬緊牙關,強迫自己把喉頭溫熱的感覺吞回去。

「麻煩你了,Brenda。」他低聲對Brenda說。

Brenda只是聳了聳肩,沒多說什麼。

Thomas從高腳椅上跳下來,脫下聖誕老人的紅色外衣和褲子,露出他原本的襯衫和牛仔褲。他把腳踩回愚蠢的大鞋子裡,抬起眼睛直直望著Minho的臉。

Minho對他伸出一隻手。

「我們找個地方坐下,聊聊如何?」


评论
热度(24)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