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 (Minho)

*AU設定,現代都市,Minho x Thomas。

 

Minho站在購物中心的走廊上,遠遠看著中央廣場上的薑餅屋。更準確的說,他看著那個站在薑餅屋旁,正在把汽球交給一名小孩的男人。不,他還是不習慣把對方當成一個男人。對他來說,他看見的Thomas,就和六年前他離開的時候一樣。一點也沒變。或者說,他希望他沒變。

Minho今天一早就回到鎮上來了。他先回家去了一趟,和他的父母一起吃午餐。他早就計畫好這個聖誕節他要回來這裡度過,他也早就計畫好要和Thomas見面。可是當他從父母口中得知Thomas現在在購物中心上班、然後他真的站在那裡的時候,一向對自己很有自信的Minho還是猶豫了。

他在心裡預演過很多次。他們要怎麼見面,他第一句話要說什麼,Thomas看到他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但是當他親眼看著Thomas的時候,他計畫好的一切都突然消失了。他在距離Thomas很遠的地方站住腳步。他心底有另一個自己的聲音在嘲弄他。心裡的另一個自己正用他慣有的嘲笑表情,看著他。他以為自己是誰呢?他有什麼資格在自以為瀟灑的消失了六年之後又突然出現時Thomas還會正眼看他呢?

當時是他轉身離開的。他覺得他做了對的事情。那是他的人生,他知道他要為自己負責。但在他離開的這些年,他慢慢發現,他該重視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而已。

Minho都還記得自己高中的時候是什麼鬼樣子。成天趾高氣昂、講些自以為幽默的話,總以為自己的聰明和能幹能讓他遠遠把其他人甩在身後。Thomas和他完全不一樣。Thomas和他同等聰明、同樣有拚勁,他們一樣對未來充滿熱情,想要掙脫這個小鎮的約束,但Thomas從來不像他那樣嘲笑他人還毫無自覺。他到後來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Thomas能忍受他的脾氣這麼久。

Thomas對待他人的熱誠和真心是Minho想學也學不來的,因此他儘管他當時沒承認過,但他的確被Thomas吸引了。他想知道Thomas的底線在哪裡,他想知道究竟是Thomas天生就耐心過人,或是他的忍耐只有對他一個人。

但他從來沒真的得到答案過。Minho記得他那時候非常自負的告訴自己,他不需要知道答案。高中的最後一年,他們為了大學的入學考試和獎學金的申請忙得焦頭爛額,而他跟Thomas變成角逐史丹佛獎學金的最後兩個人選。當結果公布的時候,Minho到現在都還能看見那時Thomas深色卻透明的眼睛,那雙眼睛裡有太多東西想說,最後Thomas只是抱著他說了一聲「恭喜」。

然後Minho就真的帶著獎學金離開了。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同時也帶走了Thomas的未來。

他那時候真的有在乎過嗎?如果沒有的話,那為什麼現在站在這裡的他會那麼後悔?但他如果在乎,當初到底他為什麼能做這樣的決定?

Minho希望自己還能像高中時代那樣,對什麼事情都充滿自信、相信自己能得到所有他想要得到的。但當他在外面待了這麼久、離開家鄉這麼久,他已經學會他沒辦法戰勝一切。他沒辦法靠那張鋒利的嘴和他的小聰明在職場上生存。

他唸的是經濟,現在他則在證券公司上班,而在他進公司的第一年,他就被他的上司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他的伶牙俐齒在那樣的圈子中只會替他招來沒有必要的麻煩;他後來見識到了,在他的公司裡,比他嘴巴更會說話的人太多了。每一個分析師和交易經紀人一個比一個還會講話,他終於知道《華爾街之狼》裡面那些騙子的手法都是真的。他的主管告訴他,用小聰明在這一行裡討生活,他最後只會被自己的小聰明玩死。

於是Minho強迫自己改變。他收掉了他習慣的笑容,收掉他習慣展現的優越感,收掉他動不動就喜歡來上一句的幽默評論。

他不是來對抗這個世界的,他是來生存的。如果必須要這樣才能生存,才能在現實世界裡找到一席之地,他樂意照單全收。

Minho的事業發展得很順利,他知道自己學習能力很強,他不只能生存,他其實能活得很好。只是,用這樣的方式生活好累。有些時候,特別是當他結束和客戶的應酬,在酒吧裡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裡,摔在床上,連西裝和領帶都來不及脫掉就累得動不了的時候,他會盯著天花板,然後突然覺得他回到那個小鎮。他頭頂上的天花板不再是他租的單身公寓的深藍色,而是他小時候那個房間的米黃色,上面還釘著滿滿的球員海報。他會恍惚的以為Thomas跟他一起躺在那裡,兩個人昏昏欲睡地、有一搭沒一搭的閒扯。然後他會突然一陣冷顫的清醒過來,發現自己仍然在大城市的小房間裡,離他熟悉的一切好幾百公里。

Minho從沒想過,但他得承認,他想家。他想念那個小小的、單純的小鎮,他想念那些沒有心機的朋友,他想念半夜裡寧靜的矮房子和小街道。而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是,他想念Thomas。

於是他終於決定在聖誕節的時候回來。

而當他站在那裡,看著Thomas帶著同樣讓他著迷的友善微笑,Minho終於知道他自己當時到底放棄了什麼。

Minho在走廊上來回走了兩趟,才終於下定決心。他要過去,用他以前習慣的笑容,用他以前習慣的說話方式,然後──

但當他真的走到廣場前時,他發現只剩下一個女孩站在那裡。Thomas不見了。Minho愣住,有那麼一秒鐘,他心底突然慌了。他穩定住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看起來和平常沒什麼不同。然後他走上前去,問了那個女孩Thomas在哪裡。

那個女孩用懷疑的眼光看了他一眼,說等Thomas回來之後,她會告訴他有人來找過他,叫他過一下再回來。

Minho注意到這女孩沒有告訴他Thomas去哪了。Minho轉身走掉時不禁在心底暗笑。這女孩對Thomas很好。或許她是Thomas的女朋友。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這是真的,Minho能嘲弄和生氣的對象也只有自己。

他又在走道上來回走了一趟,才回到廣場上。這次Thomas回來了,坐在旁邊的高腳椅上。Minho讓自己先露出微笑。他好久沒有這樣笑了,他覺得嘴角的弧度既熟悉又陌生。

那個女孩看到他了,但是Thomas一直四處張望,就是沒把視線定在他身上。Minho知道這代表什麼。Thomas根本沒想到是他。或者不相信是他。

「買氣球沒有年齡限制吧,Thomas?」他抬高音調,試著在心中抓回一點高中時代的影子。

Thomas的表情讓Minho的心臟用力地跳了一下。Thomas的表情向來會透露一切,Thomas是不會假裝的。Thomas的心一直都攤在他面前,他一眼就能看穿。只是他現在看見的東西讓他的心臟緊繃。

Minho把早就準備好的台詞拿出來,儘管他的喉嚨開始收縮,但他還是用以前的口氣講出孩子氣的幼稚評論。旁邊的女孩翻了他一個白眼,眼神看起來像在警告他。然後那女孩叫Thomas把Minho帶走,別站在那裡擋路。Thomas只是看著他,好幾秒鐘──在Minho感覺起來卻像好幾個小時──沒有說話,最後他沉默地跳下椅子,脫掉上班的戲服,然後站在他面前。

Minho伸出一隻手,問Thomas他們能不能聊聊。他擔心Thomas會轉身就走,他的表情透露出這是個可能的選項。但最後,Thomas伸手和他握了握。

「我們買個咖啡,然後到外面去?」Minho提議。

Thomas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於是Minho在咖啡站買了兩杯黑咖啡不加糖,他記得他們以前高中念書的時候都喝這個。然後他們啜飲著咖啡,往其中一側的出口走。

外面的風很大很冷,Thomas身上只穿著一件襯衫。但他只是用一手拿著咖啡杯,另一手插在口袋裡,沒因為風吹而發抖。Minho站在他身邊。他們在牆邊的長椅上坐下,面對漆黑的停車場。

Thomas一句話也沒說。Minho吞了一口口水,小心地不讓Thomas發現。

「所以,我剛才第一次去找你的時候,你在哪啊?」他問。

「廁所。」Thomas簡短的回答。

「那個女孩,她叫什麼名字?」Minho問,「她好像很討厭我。」

「嗯,你意外嗎?」Thomas說,「你遇過哪一個人第一眼就喜歡你的?」

你不就是嗎?Minho在心裡說道。不過他只是聳聳肩,讓這個問題隨風飄走。他想了一下,然後微笑起來。「她看起來很在乎你,」Minho說,「她是你女朋友?」Minho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他沒想到說出這個詞對他來說這麼不舒服。

Thomas又喝了一口咖啡。他沒馬上回答,而Minho又度過了像是好幾個小時的短短幾秒。

最後,Thomas說,「是的話又怎樣?」

Minho的心往下沉,像是從杜拜塔的頂端往下看,那種心臟被地心引力用力向下扯的感覺。好問題,他想,他的確不能怎麼樣。

「嗯,不怎麼樣。」Minho逼自己扯出一個微笑,「我只是想說,恭喜,她看起來很重視你,別讓她跑掉。這種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

Minho發現他講不出玩笑話。高中時候的他會用難聽的字眼嘲弄那女孩,但他現在說不出口。他沒辦法維持他高中時代的樣子,那離他太遙遠了。他已經改變得連本質也變了。

Thomas轉頭看了他一眼。Minho刻意讓自己保持視線往前,他知道他現在的表情維持不了那種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開玩笑的。」Thomas說,「別鬧了,Brenda跟我只是同事。」

Minho閉上眼睛,喝了一口咖啡,用杯子遮住自己的臉。短時間之內心跳的起伏讓他覺得頭有點暈。他到底回來替自己找了什麼麻煩啊?

但他非搞清楚不可。

「所以,你現在過得怎麼樣?」Minho問。

以前都是Thomas負責問問題,Minho只要負責準備一個又一個嗆辣的回應就夠。但是現在卻變成Minho發問,然後焦急地等待答案。六年,能改變的事情實在太多。

這個問題讓Thomas猶豫了很久,最後才開口。「就,你看到的那樣。我現在在購物中心上班。」

「我記得你以前會編故事,」Minho說,「現在不寫了嗎?我很喜歡你寫的那些可愛的小故事啊。」

Thomas搖搖頭。

「太可惜了。」Minho說,「我本來還想要跟你借來回味一下的。」

Thomas咬住咖啡杯的杯沿。

「那你呢?為什麼會突然回來?」他問。

Minho暗笑。Thomas問的問題有時候就是那麼難回答。他該從哪裡講起?如果他說實話,Thomas會把他當成笑話?就像以前那樣,以為他只是個聰明混蛋,就把他的答案打發掉?

他想了想。最後他終於決定一種說法。

「我帶個好消息回來給你,Thomas。」他說。

Thomas質疑地看了他一眼。

「是這樣的。我們公司和很多其他公司合作,除了金融機構之外,也有和其他行業的公司有生意往來。」Minho說,「就我所知,我們的公司合作對象裡有兩家很棒的廣告公司。他們目前都有職缺,各種職缺。而我知道有一個非常適合你的,你知道嗎,就像是文案創作者。你只需要準備你的作品集,還有你的簡單履歷,就算上沒有什麼特殊經歷也沒關係。他們會和你簽約,然後你就會有各種創作機會,而且你只需要一兩周進一次公司開會,其他時間你就可以和我一起住在──」

Minho的話被一陣突如其來的熱氣打斷。他愣在那裡,一秒鐘之後才回過神來。溫熱的液體從他頭頂上流下來,流過他的眼睛、鼻子、臉頰和下巴。他嚐到咖啡苦澀的味道。

他用手背抹去眼睛四周的咖啡,看見Thomas從椅子上跳起來,站在他面前。

「你到底回來幹什麼?」Thomas質問。他的手上捏著變形的咖啡紙杯,裡面所有的咖啡都在Minho的頭上和身上。

Minho抬頭看他。「什麼意思?」

「你到底回來幹嘛?」Thomas往前踏了一步,逼近Minho。「我不知道你自以為你是誰,但是我知道你在嘲笑我。對,我知道,我現在很難堪。我搞砸了。我沒辦法繼續創作,我也考不上史丹佛,我只唸了社區大學,而且我現在只是一個在購物中心裡賣氣球的。我是個失敗的人,而你成功了,我知道,而且我替你感到開心,真的替你感到開心。但是我不要坐在這裡接受你的羞辱!」

「羞辱?Thomas,我只是──」

「你閉嘴。媽的,你閉嘴。」Thomas雙手緊握,這次Minho真的看見他開始發抖。「你請我喝咖啡,我可以接受,因為朋友請客喝咖啡很正常,但是接下來你提到我的創作,然後你試著建議我接受你提供我的工作──」

「這就是我要跟你聊的重點──」

「不!」Thomas吼道,「我的答案是不!我是男人,Minho,我還是有我的企圖心,好嗎?我不是什麼二度就業的家庭主婦,我不需要你跟我保證我的工作是個涼缺、或是我不需要有任何實力就能找到工作!我知道我的水準不夠,我的視野狹窄,我的格局不夠大,我現在就只是個他媽的購物中心員工,但是我不需要你用關係幫我找工作,我不需要你施捨我!」

Minho愣在那裡。他沒看過Thomas發這麼大的脾氣,他沒看過Thomas氣到渾身發抖的樣子,也沒聽過Thomas在怒吼之後聲音卻開始出現哭腔。

老天。他到底說了什麼?

「你回去吧。」Thomas說。「很高興見到你。但你該走了。我還要上班。」

Thomas轉身就走。Minho這次再也顧不得任何面子問題。他一手抓住Thomas的手臂,緊緊拉住。Thomas的下顎關節用力地前後動了動。

「Thomas,我說錯話了。拜託。對不起。不要走。拜託。」Minho低聲說。

他從來沒像現在這麼狼狽過。如果有人敢用飲料澆他,Minho大概會回敬對方拳頭。但是今天這個人是Thomas。他沒辦法生氣。他沒資格生氣。

「你問我為什麼要回來,」Minho說,「因為我想念這裡。我想家,Thomas,我想念這個鎮。」

Thomas轉過來看他。

Minho深吸一口氣。他把話說出來了,沒有理由再收回去。這個場面已經很難堪了,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盡他的努力把它拉回來。不管要他犧牲什麼鬼東西,他都接受。

「你不知道我在外面過的是什麼生活。」Minho說,「我每天應酬。幾乎每天都喝到爛醉。然後隔天早上又硬著頭皮去上班,他媽的上班。我被主管狠電了好幾次,我太菜,你知道嗎?在那外面容不下菜鳥。我必須要強迫自己擺脫菜鳥的那股嫩味。所以我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別無選擇,Thomas。」

Minho吞了一口口水。過去他如何嘲笑別人的手忙腳亂,他在外面工作時承受了十倍以上的回擊。他以前如果是得理不饒人,那他承受的則是沒人打算和他講理。而且他無力反抗。

Thomas僵硬的手臂逐漸在他手中放鬆。

「我常常想起這裡,不管你相不相信──」Minho的心臟懸在半空,他閉上眼睛,再度睜開,「而且你知道我最常想到的是什麼嗎?是你。Thomas。我好想你。」

Thomas對他來說就像一個錨點。拉著他回到這裡來的錨點。可是他剛才說的那些話,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把這個唯一的支撐點給毀了。

「你想要我怎麼樣?」Thomas說。他的聲音沙啞,帶著鼻音。

「我想要你跟我走。」Minho回答。

Thomas的表情震驚地讓Minho幾乎覺得可笑。他到底在Thomas心中變成了一個怎樣的人?

「所以我才提議那個工作。我不是要施捨你。我是相信你,Thomas。我知道你能寫,你只是需要機會。我希望你跟我走。你可以去嘗試那些機會,你可以有機會。」

Minho小心翼翼地選擇他的措辭。他們之間的關係承受不了再一次失言。Minho捨棄所有的修辭和形容詞,只用最簡單的語言說話。

「我不知道……Minho。」Thomas低聲回答。

「你以前會奮不顧身地抓住任何機會,不是嗎?」Minho說,「你以前從不猶豫。」

他這麼說的同時,他突然發現,Thomas也變了。或許是因為讓人挫折的現實,讓Thomas失去了以前那種熱情和衝勁。Minho感到遺憾。他們都變了。他需要Thomas提醒他以前應該是什麼樣子。他暗自決定,他也要提醒Thomas他以前是什麼模樣。

「的確。」Thomas承認。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好好考慮一下,好嗎?」Minho說,「至少答應我你會考慮。」

Thomas沒立刻回答。

「就當作送我的聖誕禮物。」Minho補充道。

這句話讓Thomas臉上的笑容擴大了一點。他的手伸過來摸了摸Minho濕黏的頭髮。

「抱歉用咖啡潑你。」Thomas說。

「如果被潑一杯咖啡能換到你答應,我讓你潑一百杯。你拿咖啡豆砸我都沒關係。」Minho微笑。

那些玩笑話自然地從他嘴裡流出,他驚訝地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找回那個以前的Minho了。

「我還要上班,」Thomas指了指購物中心的門口。「你要不要先回家?換個衣服,洗個澡──」

「我今天晚上可以去找你嗎?你下班之後?」Minho問。

Thomas吸進一口長氣。最後他點了點頭。

Minho露出今天第一個真正的笑容。

「那,我先回去了。」Thomas說。Minho放開他的手。

在Thomas轉身離開的時候,Minho在他身後喊道,「好好考慮,Thomas!」他大笑出聲,「今天晚上我就要答案!」

Thomas沒回答,但Minho知道他聽到了。而且他知道Thomas這個反應代表什麼。

他準備好在聖誕節結束的時候帶著他的禮物回去工作了。


评论(10)
热度(32)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