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ex Dream (1)

*AU設定,大學生室友Minho X Thomas。

 

這個早上,Thomas拒絕離開他的被窩。天氣很冷,冷到他只是在棉被裡稍微翻個身就覺得體溫下降,但那不是他賴床的主因。

他昨天晚上做了一個怪夢──更準確的說,是個春夢。技術上來說,這個春夢也並不完全。這不是Thomas第一次春夢,他的年齡不小了,他在高中時代就迷迷糊糊地夢過幾次,多半是他在準備期末的大報告、壓力太大時才會出現。以前他的夢境都只有模糊的形體、沒有聲音、也沒有溫度,他只是感覺出來他在夢裡和某個人親熱。健康教育課程教過,他知道這很正常。但是那些沒有一次像這次這樣。

他在夢裡也只是和那個人接吻和互相撫摸。Thomas用棉被把頭蓋住,試著阻止自己回憶夢裡的情境,但徒勞無功。他記得對方的身體摸起來的感覺,也記得對方在他耳邊的呼吸聲,而且那個人還是──

「喂,你打不打算上課啊你?」有人伸手抓住他掛在床框外的棉被一角,用力把棉被從他身體上扯開,「我不記得我有答應當你的鬧鐘?」

──是Minho。

Thomas用手蓋住臉,發出一聲挫敗的低吟。他現在要用什麼臉面對Minho啊?老天。

Minho用力把棉被推回他的床上,「隨你便,反正遲到的不是我。」

Thomas把棉被抓起來,翻過身,再度用棉被遮住頭。

他一直躺在那裡,直到他聽見Minho鄙視地告訴他他要去上課了,他才從床上坐起來。他從床邊撈起外套套上,然後跳下床。那個夢並沒有因為時間過去而消失,因為他一直不斷地在腦中複習。越告訴自己別去想,就越是滿腦子都是它。Thomas抹了幾次臉,又把手爬過自己的頭髮,用力甩甩頭。

但他發現比剛起床的時候更糟了;當他的直覺告訴他對方是Minho時,他就不由自主地代入了Minho的臉。他沮喪地緊緊閉上眼睛。他的春夢對像居然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兼室友。

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尷尬了?等一下Minho下課回來後,他真的沒辦法假裝一切正常的跟Minho互動。他會覺得自己像變態,居然在夢裡對他的朋友有那種幻想。

Thomas坐到自己的電腦前,點開瀏覽器,在搜尋方塊裡輸入「同性」和「春夢」兩組關鍵字。搜尋出來的結果讓他稍微放下心,因為專業的夢境分析者表示,夢見和同性親熱的夢,其實只是代表他的潛意識裡渴望被理解、被貼心對待,或是他對自己的現狀很滿意、自我形象完整。和同性親熱的夢境並不代表他的性取向,這讓他安心多了。

他最近大概被期中的大型報告作業逼得太緊繃,壓力太大。他告訴自己,等這個星期過完、報告交出去之後就好了。

要是Minho以為Thomas是同性戀,還做了那種夢──Thomas打發掉這個念頭。Minho的個性他太了解了。那種尷尬他實在想像不出來。他可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Thomas站起身,去淋浴間盥洗,然後換上保暖的衣物準備去上另一堂課。

 

當Thomas回到寢室時,Minho的課已經結束了。Thomas推開房門,卻看見Minho雙手交疊在胸前,抬著下巴看他。

「幹嘛?」Thomas有一種被大人抓到自己偷看色情雜誌的感覺。他皺起眉頭,刻意繞過Minho,把背包放在書桌上。

「我才該問你這個問題吧?」Minho說,「你夢到什麼了?」

「什麼?」Thomas差點被口水嗆到。Minho怎麼知道?「你看了我的電腦?」

「你這白癡。查完這種東西之後,記得把瀏覽器關掉。或者至少關掉螢幕吧。」Minho翻了個白眼,伸手指指Thomas放在桌上的電腦螢幕。Thomas抬眼一看,搜尋結果就那樣攤在面前。Thomas深吸一口氣,咬了咬牙,克制痛打自己幾個巴掌的衝動,然後連滑鼠都懶得拿,直接把電腦強制關機。

這下糗大了。

Thomas連要怎麼轉身過去看Minho都不知道。

一隻手拍上Thomas的肩膀,讓他跳了起來。他平常的反應沒那麼激動,至少不到誇張的地步,但他現在──

他向後彈開,大腿後面撞到桌子,手差點把電腦螢幕給打翻。他扶住桌面,雖然面對Minho,但他盡量讓視線落在Minho背後的另一張桌子上。

「怎麼?」Minho挑眉,嘴角微微上揚,「你現在的反應是在告訴我,你夢到的同性是我嗎?」

Thomas現在很想殺人──不是殺掉自己,就是殺掉Minho。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尷尬過。他到底為什麼會忘記把螢幕關起來?該死,他是全世界第一的大白癡。

Minho挑釁般向前跨了一步,歪著嘴露出一臉怪笑。「嗯?我猜對了嗎?」他的表情一如往常的自負,但Thomas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想要打扁他的臉。「這就是你今天早上翹課的原因?因為你夢到我在跟你親熱?」

「你有病啊!」Thomas決定在Minho繼續嘲笑他之前撇清。他轉了轉眼珠,然後刻意很大聲的說,「並不是夢到你,好嗎?那也未免太噁心……」

儘管在夢裡他一點也不覺得噁心。這才是讓他覺得最尷尬的地方。

Minho臉上的笑容擴大,然後他爆出一聲狂笑。

「天啊,Thomas,」Minho搖搖頭,笑得整個人往後仰。他向後退開一步,還在笑著,一邊擠出幾個字,「我還以為你──算了,算了,當我沒說。」

「你是瘋子。」Thomas撇撇嘴角。

Minho笑著轉身走回自己的桌子。Thomas則在電腦前坐下,把它重新開機。但他無法不去想Minho最後那句沒說完的話。

他以為他是──是什麼?

Thomas不想知道答案。


评论(1)
热度(27)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