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ex Dream (2)

*AU設定,大學生室友Minho X Thomas。

 

Thomas一直告訴自己別多想,但是越這樣提醒自己他就想得越多。Minho對他的態度讓Thomas沒辦法覺得一切正常。

自從那天尷尬的場面之後,Minho就開始避開他。Thomas無法不去注意,以前Minho習慣的一些小動作消失了。以前Minho喜歡搭他的肩膀,手臂從他脖子後方繞過去的那種搭法,但從那天起到現在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了,Minho一次也沒碰過他。或者Minho以前沒事就會在他身後打轉,好像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可以跟Thomas閒聊,但這一個星期,他幾乎隨時讓自己保持忙碌──就算沒事情好忙,也用耳機擋住Thomas的聲音,專心地盯著電腦螢幕。又或者,Minho以前要去哪裡都會主動邀約,有時候甚至忽視Thomas的個人意願,但是這幾天,Thomas好幾次都是回頭才發現Minho正準備出門。

Thomas很想打自己幾個巴掌,好讓自己清醒一點。他覺得這麼介意這種事情簡直就像高中的小女孩一樣,可是Minho的改變太明顯,Thomas能想出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那個夢、和他偷看的網頁被Minho發現。所以,Minho的確以為他是同性戀。Thomas內心有一種奇怪的沮喪感──比這更糟的是,Minho為此開始拒他於千里之外了。

可是他不是同性戀,Thomas不只一次在內心對自己抗議,但隨著次數增加,Thomas的句子越來越不像抗議。

Thomas驚恐地發現,他注意Minho的時間比以前更多。好幾次當他坐在床上看書,回過神來才發現他正盯著Minho坐在那裡用電腦的背影。好幾次當Minho表示他要出門之後,Thomas會盯著手機螢幕猶豫自己該不該傳個訊息問他他在哪裡。

他夢裡那個Minho的影像一次又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有時候,當Minho在夢裡親吻他的畫面突然從腦中閃過時,Thomas會真的閉上眼睛,用力揉揉眼窩,想把那個畫面抹掉。Minho的嘴唇和呼吸的聲音都真實到讓Thomas很想遠遠離開他的宿舍房間,到一個他永遠不會再看到或聽到Minho的地方。

而這晚,他又再一次夢到Minho了。

這次不只是親熱而已。Thomas即使在睡夢中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發燙。在夢裡,他和Minho就待在他們的宿舍房間,但他斜靠在Minho的書桌上,Minho的膝蓋卡在他兩腿之間,Thomas的手貼著Minho滾燙的皮膚。Minho的嘴角溢出像是生氣時的低吼聲,但他的動作完全不是那麼回事。Thomas覺得頭暈,大腦糊成一團,他所能感覺到的東西只有熱度,來自他自己和Minho的體溫。Minho的手指碰到他的地方全都像起火般灼熱,然後Minho把手指滑進他的褲頭,解開扣子。

接下來的夢境變成對焦不清的失敗畫面。Thomas只記得那種感覺:自己完全失控、卻決定不在意的感覺;心底害怕、卻咬著牙探索的感覺。他的頭皮發麻,全身肌肉緊繃。

Thomas從夢中驚醒。他放開棉被,然後才發現他到底抓得有多緊,他的手指僵硬得發疼。他翻了一個身,然後喪氣地躺在原位。他可以想像自己的睡褲現在看起來有多狼狽。自從進入青春期之後,弄髒褲子的狀況只有發生過少少幾次,但沒有一次讓他像現在一樣覺得那麼羞愧。

他到底把Minho看做什麼?或者換個問題──如果Minho知道了,他會把他當作什麼?

這一整天,Thomas的心情都很沮喪。他不想讓一個愚蠢的春夢影響他這麼大,但是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夢而已了。他和Minho之間的友情正在迅速走向毀滅。他的室友,他最好的朋友,因為他的性取向而開始遠離他。這件事情讓他比他以為的還要難過。

為了這件事,Thomas一整天上課都心不在焉。他被其中一堂課的教授點到名字,他卻連教授剛才問的問題是什麼都沒印象;當他踏上校區公車準備到另一棟大樓去上課時,他被公車的階梯絆倒,小腿撞上堅硬的鋼板,痛得他忍不住罵髒話。於是Thomas決定今天放學後他不要去健身房,以免自己不小心從跑步機上滾下來。

但他也不想回去房間裡和Minho碰面。Thomas這時候不想看到任何認識的人。Thomas在學校裡漫無目的的閒逛,直到他覺得自己身上的羽絨外套形同虛設、冷得他全身發抖。他走到音樂系的琴房附近,在夜晚昏暗的光線下看到幾個拿著低音喇叭的學生占在琴房外討論著什麼。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將近十點了。

Thomas吸著鼻子回到他的宿舍。冷風吹得他頭痛,他已經用圍巾遮住鼻頭和嘴巴了,但他的上半張臉還是被風颳成紅色。他推開房門時,Minho正在自己的座位上。

「Thomas?」Minho拿下一邊的耳機,「別告訴我你在學校裡迷路了。」

「沒有,」Thomas把門關上後,搓了搓手掌,然後以對著手心呵氣為藉口避開和Minho的眼神接觸。「我散了一下步。」

「是啊,從下午三點散步到晚上十點。」Minho從位子上站起來,「你的聲音很怪。該不會是吹風吹到感冒了吧?」

Thomas突然覺得很生氣。Minho前幾天那種不聞不問的態度仍然讓他覺得難過,但在那之後又突然的關心起他?這又是什麼意思?

「反正那也不關你的事。」Thomas把手插進外套的口袋裡,朝自己的床位走去。

他感覺到Minho的眼神跟著他。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Minho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Thomas說。

「什麼叫做不關我的事?」Minho說,「身為朋友──」

「噢,朋友?」Thomas回頭,直直對上Minho的視線。「原來你還覺得我們是朋友?我還以為你已經開始決定假裝不認識我了。」

「你在說什麼鬼話?」

Minho的臉色冷了下來。Thomas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說得太多了。他把頭轉回去,閉起眼睛,深呼吸一口氣。他脫下外套,從衣櫃裡拿出換洗的衣服。

「我要去洗澡。」他說,不過沒有刻意在跟誰說話。

「Thomas,你給我停下來。」Minho在後面警告道。

但Thomas決定不要聽他的。他拿著衣服和盥洗用品,走出房間,把身後的房門帶上。


评论(1)
热度(24)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