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ex Dream (3)

*AU設定,大學生室友Minho X Thomas。

 

自從那次吵架後,Thomas和Minho之間的互動真的減低至零。Thomas終於知道,幾天前Minho和他的相處和現在比起來簡直熱情得可以。

Minho把Thomas當成空氣。離開房間時,他再也不打招呼;當他從外面回來宿舍,他也一句話都不說。好像Thomas不存在一樣。Thomas沒有試著和他說話,他不想碰釘子。Minho的態度讓Thomas覺得難過又後悔。他不該跟他吵架的,Thomas自己知道,那時候Minho沒錯,錯的是他。他把自己的不安和惱怒發洩在Minho頭上。至少Minho當時還把他當作朋友,至少他是那麼說的。

而現在呢?Thomas悲慘地想到,他們從最好的哥兒們變成互相當作對方不存在的陌生人。不,這麼說不公平──這種忽視只是單方面的,只有Minho這麼做。

Thomas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在意Minho。如果上一周他就已經開始無可避免的搜尋起Minho的身影,那麼這周他的狀況已經變得走火入魔了。Thomas坐在那裡的時間,他總是在等待Minho什麼時候會拍拍他的肩膀,若無其事地對他說些蠢話,好像那次吵架從來沒有出現過。他們以前吵過架,而Thomas從來不記得他們到底怎麼和好的。他只記得他們一直以來都像是親兄弟一樣、甚至比親兄弟更貼近彼此,好像就算吵架,再度開口跟對方說話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可是這次呢?Thomas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他也沒料想到他會這麼介意Minho。Thomas不只一次在Minho甩門離開時,覺得那就像一巴掌甩在他臉上。他會感覺自己的臉頰一陣火燒,然後他會發現小時候那種眼眶發熱、下一秒眼淚就要掉出來的感覺再度出現。他會用力閉起眼睛,把那種沮喪的感覺吞回去。有時候當他聽到Minho在他背後對著電腦螢幕發出笑聲,他會感到極度不舒服。

他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覺。他會覺得不甘心,好像只有他一個人在介意他們之間的隔閡;他也會覺得悲傷,因為Minho以前看見網路上好笑的文章或圖片時,第一個反應一定是回頭叫他,不管他有沒有在忙。而在這兩者之外,Thomas還感受到別的東西──他之前一直試圖逃避的東西,在Minho開始避開他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存在的東西。

Thomas再也不需要叫自己假裝那不存在了,因為現在即使他承認了也沒有意義。在Minho完全地把他擋在他的世界之外後,Thomas才終於願意告訴自己,Minho對他來說究竟是什麼。

他對感情這件事向來很不擅長。以前他總是把他對他喜歡的女孩的感覺稱為友情,那些女孩到最後總是變成他口中另一個「最好的朋友」。他喜歡為不確定的感情狀態做個輕鬆的註解,這樣當他不得不面對現實時,他才不會覺得自己難堪得很可悲。

而在Minho拒絕和他有任何互動之後,Thomas已經覺得自己不堪到他不需要再找任何藉口了。那些夢境在他腦海裡重複了無數次,甚至在他和Minho沒有說任何話的這幾天,Minho的身影更多次出現在他的夢裡。有些夢沒有特定情境,只是破碎的影像和片段的畫面,但Thomas很清楚,那裡面都有Minho。每一次醒來,即使他不記得夢境內容,他都還是感覺得到那股悲傷和距離。

所以Thomas知道,他喜歡Minho。不只是兄弟的那種喜歡。然而這喜歡卻讓他覺得更加沮喪。是他自己把Minho推開的。即使Minho不會回應他的喜歡,他們只要還是朋友,對他來說都比現在好過太多。

Thomas不知道他還能怎麼樣。只要他還住在宿舍裡一天,只要多看Minho的背影一眼,他就又會被提醒這一切的起因都是他自己。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幾乎快要習慣和Minho之間這種像冰一般的關係了。心痛的感覺變成一種像心跳般的隱隱作疼,他也幾乎快要習慣它的存在。

當Minho伸手抓住他的肩膀時,Thomas完全沒意識到那是Minho的手。或者說他無法相信Minho還會這麼做。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晚上。在他們起口角後的第七天。Thomas的電腦螢幕開著他上課做的筆記,他正在整理裡面的打字錯誤、準備把它變成更適合閱讀的文字。Minho出現在他身後時,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然後他就在Minho的碰觸下從椅子上彈起來。

他驚訝地回頭,抬起下巴看向Minho,卻在什麼都還沒看到之前先感覺到Minho的嘴唇。Minho的動作很快,事實上,有點太快了,他撞上Thomas的牙齒,不過當Thomas吃痛地低喊一聲時,他並沒有停下來。

Minho輕輕拉扯他的下嘴唇。Thomas的大腦一片空白。這是另一個夢?

這個吻不長,只維持了幾秒鐘,但足以燒壞Thomas所有的腦神經。他呆滯地看著Minho的臉向後退開。

「如何?」Minho問。

什麼?

Thomas目光空白地瞪視著Minho。

「我在夢裡親你的時候就像這樣?」Minho問,「幹嘛,你不是第一次被我親了吧?我是說,把夢也算進去的話。」

Thomas遲鈍地從大腦裡搜尋字彙。他吞了一口口水。「這是什麼意思?」他口乾舌燥地問道。

「什麼東西什麼意思?」Minho挑起眉毛。

「這個吻,還有──」Thomas現在才感覺到臉頰應該有的熱度。他的臉開始發燙,剛才被Minho親吻的嘴唇也是。他克制自己用手去碰嘴巴的衝動。「我是說,我以為──可是你不是說──」

「喔,對,」Minho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那個蠢網頁,還有你接下來所有的蠢事,但好在我是一個心胸寬大的人,所以我不會跟你計較你說我噁心這件事情。」

這次Thomas終於可以找到適當的句子回應。「我什麼時候說過你噁心?」

「在我剛看到你的網頁的時候。」Minho說,「你說你作夢的對象不是我,然後你說那樣很噁心。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很噁心。」

Thomas花了幾秒鐘想清楚Minho是什麼意思。然後他的臉頰燙得讓他覺得他在發燒。

「得了吧,你這蠢蛋。」Minho扯開一個笑容,「我已經受夠這種有話不說的鳥氣氛了,所以不如我們都把話說開如何?明確的、實際的把話說清楚。別拿什麼害羞和難為情那種騙小女孩的台詞來唬弄我。」

Thomas的嘴巴半開,卻想不出任何話說。他該從哪裡說起?他要說什麼?

Minho一秒鐘也不肯多等。「你把嘴把給我好好閉上,笨蛋。」Minho說,「現在我來說。當我問你問題的時候,你就回答我。點頭或搖頭,是或不是,聽懂嗎?」

Thomas呆滯地點了點頭。

「我也做過那種夢,Thomas。不只一次,而且我覺得你現在不會想要聽細節。但是我夢過你,很多次,我說的是『很多次』。我知道那不代表什麼愚蠢的性向,所以我從來沒說。」Minho說,「我不覺得你跟我有一樣的感覺,你知道嗎?我想如果這只是我一個人的白痴幻想的話,就讓它維持在幻想就好。但是那天我看到你在看的網頁,我還以為──」Minho停了下來,挑起眉。「你現在知道我以為什麼了嗎?」

Thomas點頭。

「你後來否認得太快了,我覺得我根本是自取其辱,媽的,」Minho哼了一聲,「所以我沒辦法繼續假裝我對你沒感覺。你說我在假裝不認識你,這真的很不公平,Thomas,你猜怎樣,是你先開始避開我的,你自己知道不是?」

Thomas想了想,然後點頭。

「但我太了解你,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人。」Minho說,「在你沒辦法下定決心的事情上,你需要有人逼你不得不走出那該死的第一步。所以我就想,我何不當作那個第一步?反正就前幾天那個狀態而言,如果我賭錯這一把,那也不會比那時候更糟糕了。」

Minho的竊笑讓Thomas很想把臉藏進手掌裡。

「總之,這就是全部的故事,我說完了。」Minho說,「現在,你覺得如何?」

「什麼?覺得什麼?」

「這個吻、還有我,」Minho翻了一個白眼。「還能有什麼?我剛剛的吻技太好,讓你的腦子變成粥了嗎?」

Thomas張開嘴巴。他要怎麼說?說那個吻感覺真的很棒,比很棒更好?他怎麼可能說出口──

Minho的臉突然放大,就在距離他的鼻子不到三公分的地方。Thomas在Minho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身影。

「所以,你喜歡我?」Minho問,「或是這是我的癡心妄想?」

「不。」Thomas艱難地嚥下一口口水,然後又說,「我是說──是,我喜歡你。」

「這是我認識你這段時間以來,你第一次講話這麼確實。」Minho扯起一邊的嘴角,「看來我把你逼到無路可逃了。」

Thomas瞪著他。

「喂,別用那種眼神看我,」Minho嘲笑似地說道,「你該感謝我,笨蛋。你不僅沒失去你最重要的朋友,你還幫自己得到了一個男朋友。」

Thomas想要抗議這句話,儘管他不知道自己要抗議什麼。Minho把這一切說得如此理所當然,「男朋友」這個詞讓他瞬間失去所有邏輯。

而Minho沒有給他時間去釐清邏輯。他伸手把Thomas的頭扳成正確的角度,然後貼上他。這次他沒再撞到Thomas。在他的臉完全消失在Thomas視線中、變成一團模糊的混亂之前,他看著Thomas嘴唇的目光讓Thomas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在他幾乎被Minho的吻融化時,他僅存的一點理智告訴他,還好他們沒有擁抱,否則他會被自己的心跳給出賣。


评论(6)
热度(41)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