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Hair Dryer

*AU設定,大學生室友Alby x Newt。

 

Newt站在充滿霧氣的浴室裡看著鏡子。即使剛沖完熱水,他的鼻子仍然塞得無法正常呼吸。他張開嘴巴,用力吸入一大口潮濕的空氣。鏡中,他的臉頰和鼻子都比他平常更紅,隱約散布著深色的紅斑,眼皮浮腫。喉頭一陣搔癢感讓他咳了幾聲,他套上毛衣和厚的棉褲,再穿上連帽外套。他的頭髮還滴著水,於是他用浴巾蓋著頭,踩上浴室外的踏墊。

跨過門檻的時候,一陣暈眩讓Newt差點跌坐在地上。他的嘴唇發燙,鼻腔裡吹出來的氣息也是;他扶著門框站了一下,然後一手扶著牆壁,沿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把自己摔在床上,把臉埋進枕頭裡。

他的手掌和手指都冷得沒有感覺,但他實在懶得走去廚房為自己倒一杯熱水。他連睡前的藥都懶得吃。

這個感冒已經糾纏了他好幾天了,包括中間斷斷續續的幾次高燒。Newt忍不住想到海倫˙凱勒,然後在心裡暗想幸好他已經二十歲了,才沒有因為這次生病而變得又聾又盲。

今年加州的冬天特別冷,但不是會下雪的那種冷。Newt寧可它開始下雪。這種陰冷的天氣讓他提不起勁,即便他仍然按照課表的時間準時上下課,他卻覺得自己懶散得難以收拾。

或許就是在精神狀態萎靡的情況下才會感冒的,Newt在被自己嘴裡呵出來的熱氣燒得鼻尖發疼時想到,他的意志力薄弱得讓感冒病毒有機可趁。

他翻了一個身,把浴巾壓在潮濕的頭髮底下。

他的腦子昏昏沉沉,當某個人推他的肩膀時,他才驚覺自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雙腳掛在床外,腳趾發冷。

Newt撐開眼皮,雙眼視線模糊地看見Alby雙手交疊在胸前,站在床邊看他。

「哈囉,Alby。」Newt說。他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

「你在幹嘛?」Alby問。

「呃,睡覺。我猜?」Newt回答。

「不蓋棉被、而且頂著一顆濕濕的頭睡覺?」Alby挑眉。

「對──」Newt呻吟一聲,一手搓了搓額頭,翻身面對牆壁。「我頭很暈,剛剛差點在浴室外面跌倒,所以我想,我不如直接倒在床上好了……」

「至少把頭吹乾。」Alby在他身後說道,「你打算再多燒個幾天還是怎樣?」

「毛巾蓋著就會乾了。」Newt喃喃說道。

他聽見Alby踩著重重的腳步離去,幾分鐘之後又踩了回來。

「你起來。」Alby命令。

Newt緩緩地扭頭,看見Alby一手抓著他的書桌椅,另一手抓著吹風機和電線。

「Alby,拜託,幫我個忙。」Newt低聲說道,「我現在真的很不舒服。」

「閉嘴,轉過去,」Alby把椅子一手推到床邊坐下,將插頭插進書桌旁的延長線插座裡。他把腳踩在床沿,彎起膝蓋。「你總不會連坐著的力氣都沒有吧?」

Newt呆滯地看他。

「我不會說第三次,Newt。」Alby警告道,「轉過去,背靠在我腳上。」

Newt照著他說的做。他讓自己稍微往下滑,正好把頭枕在Alby的膝蓋頂端。

Alby推開吹風機的開關,安靜的房間瞬間充斥著吹風機運轉的噪音。Alby抽起攤在枕頭上的浴巾,扔到椅背上。Newt感覺到Alby的手指探進他的髮絲之間,輕按他的頭皮。溫熱的風把他的瀏海吹得飛揚起來。

「不如『你』幫我個忙?」Alby在轟隆聲之間說,「對你自己好一點。我不是你媽,你也不是三歲小孩了。」

「你大可放著我睡一覺,醒來的時候頭髮就乾了。」Newt回答,「順帶一提,你以前在理髮店工作過嗎?感覺起來很專業。」

Newt感覺到Alby用力推了他的頭一把,讓他雙眼一陣昏花,「沒那麼多人有榮幸讓我碰他們的頭。」Alby說,「然後,想都別想。門都沒有。你要是再多燒兩天,你一定會燒壞腦袋,到時候才麻煩。我可不想幫你把屎把尿。」

Alby的手指穩穩地托住Newt的後腦勺。Newt感受到自己臉頰和耳朵上的高溫。他閉上眼睛,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评论
热度(9)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