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Cooking (For the last time)

*AU設定,大學生室友Minho x Thomas。

 

Thomas今天一早就起床。他按掉鬧鐘,儘管他還是想要繼續躲在溫暖的棉被裡,他仍然強迫自己推開被子,把腳踩進拖鞋裡。他揉揉眼睛,讓自己在寒冷的天氣裡清醒點。

他套上外套,踏上走廊。對面的房間大門敞開,Thomas的視線掃過門框,提醒自己別往裡面看,因為裡面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看了。

Thomas走進廚房,打開燈。在出門上課之前,他會先幫自己準備早餐。這是自Minho決定搬走後的這一個月來他學會的事情。

他一直以來都不擅長下廚。廚房過去是屬於Minho的地盤。Thomas只習慣用方便麵和隨便抹上果醬的三明治打發嘴饞的感覺,因為正餐總是有Minho會負責,甚至連他喜歡吃的泡麵都是Minho從超市裡幫他買回來的。他第一次在廚房裡的經驗讓他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也學不會怎麼做菜,不過事實證明,人是會進步的。

這一個月之中,他已經學會幫自己準備餐點,而且不會把廚房變成戰場。他發現經過幾次嘗試之後,在廚房裡工作其實沒有想像中難。

畢竟,之後沒有人會繼續占用這個廚房了。

Thomas從冰箱裡拿出蛋、起司和火腿,然後從櫃子裡拿出他新買的平底鍋。Minho的那個已經打包裝箱,或許早就跟著最早的那批箱子一起運走了。Thomas當時拒絕關心Minho收拾的進度,不過他知道Minho不會把廚房裡的用具留到最後才整理。

他在平底鍋裡倒入適當的油,煎熟火腿,然後把兩顆蛋打下去。他讓蛋汁平鋪在鍋底,然後左右搖晃鍋子,讓蛋汁均勻受熱。在完全凝固之前,他把起司片也放下去。金黃的起司開始融化,與淺色的蛋融合在一起。他等了幾秒鐘,然後用鍋鏟把蛋皮摺起來。一次,兩次,蛋捲光亮的蛋皮在橫鍋子裡。他把火關掉,把蛋捲放在準備好的盤子上。

煎蛋捲現在對他來說輕鬆得就像喝水。他實在不知道為什麼他第一次做蛋捲的時候可以把蛋皮弄碎,變得比炒蛋還可怕。

Thomas以前總是很驚訝Minho為什麼能在廚房裡游刃有餘。但他後來發現,少了不成熟的依賴之後,他其實不會比Minho差勁。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在Minho和他的感情還濃得超越兄弟時,他有很多事情都覺得自己處理不來。他試著要做,但Minho永遠都略勝一籌。他很少在被Minho嘲弄過後再度嘗試,因為丟臉丟一次就夠了;儘管他一直告訴自己這種態度太消極,但他就是沒有動力。沒有壓力逼迫,他沒必要和自己過不去。

而現在Minho要離開了。有些事情他得為自己負起責任。例如早餐。

在壓垮駱駝的最後幾次爭吵之後,Thomas才發現,他過去逃避掉的責任有多少──Minho為他做了多少。

Thomas感到後悔,但這是一種沒有實質意義的假後悔。他沒辦法做出什麼改變,現況已成定局。

他知道他們把彼此的耐心都消耗光了。

Thomas在高中時代的英文課選書《飄》裡面讀過一句話。當Scarlett錯愕的表示愛是不能被磨陷的時候,Rhett只是靜靜的表示,他的已經被磨陷了。Thomas知道那就是他們現在的狀況。

他們不是那種文藝愛情故事的男女主角,他們沒辦法像Rhett那樣互相包容對方十二年才放手。短短三年,才三年,Thomas知道他們對對方的忍受度已經瀕臨爆炸邊緣。

或許是因為他們太像,所以他們容易和對方賭氣。Thomas敵不過Minho鋒利的嘴,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拒絕和Minho溝通。他以為他們的感情好到沒有任何東西能破壞,就像家人那樣──儘管爭吵,最後仍然會和好。

但事實證明他錯了。朋友或情人之間的愛和友善是有耗盡的一天,這和家人完全不同,即使他們都把對方視為家庭的一份子。

在Minho告訴他他找到另一間公寓、準備搬走的時候,Thomas說不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話。他的自尊心告訴他他什麼也不需要說,因為Minho的個性他最清楚,一但Minho下定決心的事情,一百個Thomas都沒辦法改變他。可是當Minho真的開始打包的時候,Thomas後悔得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

他看著Minho把箱子堆在客廳,Minho房間的東西逐日減少。然後當Minho先把第一批東西和他的床運到新的住處後,Minho就沒有待在這裡過夜了。Thomas開始為自己打理一切。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他直到那時候才驚覺,Minho佔了他生活中多大的部分。

或許人都是這樣子。得在產生了失去的空缺之後,才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什麼。

Thomas又做了另一份蛋捲。他把兩個並排放在盤子裡,放在桌上。當他從抽屜裡拿出餐具時,公寓的大門傳來鑰匙開鎖的聲音,Thomas抬頭,看見Minho從門外走進來。

「哈囉。」Minho站在客廳說道。

「早安。」Thomas說,「你怎麼會現在來這裡?我以為你已經搬完所有的箱子了。」

Minho三天之前就已經把客廳裡的最後一個紙箱運走,正式宣告搬家。Thomas不知道他還回來幹嘛。

「喔,不,」Minho說,「我不是回來拿東西的。」他晃了晃手中的鑰匙。「我在想,這個應該物歸原主。」

Thomas眨了眨眼睛。「那不是我的。我有自己的鑰匙,記得嗎?」

「對,當然……」Minho在客廳裡踱了幾步,走進廚房,看見擺在桌上的餐盤。「看來你進步得很快嘛。」Minho咧開嘴。

「是啊。」

「你的臉上──」Minho伸出手,頓了頓之後折回來,指指自己的右邊顴骨,「這裡沾到起司了。」

Thomas伸手把起司擦下來。Minho笑著搖了搖頭,「你到底要幾次才學得會不要用手去擦啊?你要用起司當面膜敷臉嗎?」

Thomas聳聳肩。然後他用下巴比了比眼前的盤子。「吃過早餐了嗎?你要不要吃一點?」如果Minho接受提議,那這會是他真正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替Minho做早餐。

Minho把手插在口袋裡墊墊腳尖,像在做伸展操。「我在家裡吃過了。你留著自己吃吧。我想你一開始也不打算準備我的份不是?」

Thomas嘆了一口氣。「拜託,Minho。你知道我們已經無法在這種說話態度上達成共識了。不需要再來一次吧?」

「喔,對。你不需要提醒我。」Minho低聲笑起來。「這是主因,對不對?搞得我們像是分手的情侶一樣尷尬。」

「那是一部分。」Thomas承認道。「但不是全部。我的意思是,不全是你的問題。」

「我想我們現在也不需要談這個了。」Minho說。

Thomas表示同意。

Minho拍了拍自已的大腿。「所以,就這樣。鑰匙我放在那邊的櫃子上。我等一下還要上課,所以我要走了。」

Thomas點點頭。他站起來,跟著Minho走到門口。Minho打開門,然後回頭看著他。Thomas不知道他該迎向他的目光或是看著門框就好。他轉轉眼珠。

「那就,掰啦。」Thomas說。

「掰。」Minho回答。

「你知道──」Thomas猶豫了一下,「鑰匙你可以留著,如果以後還用得到的話──」

Minho笑了起來,搖搖頭。「喔。天啊,我想這可能不太必要。」Minho瞇起眼睛,「那麼,保重。」

「你也是。」Thomas把手塞到褲子後面的口袋裡。

Minho走到門外,停住腳步。他回頭又看了Thomas一眼。

「然後,Thomas?」

「是?」

「抱歉。」Minho說,「我是指這一切。」

Thomas突然覺得有股情緒在他體內掙扎──這可不是個好徵兆。他眨了眨眼睛。

「對,我也是。」他回答。

他看著Minho點點頭,把門關上。然後Thomas容許自己視線裡看到的公寓大門變得模糊。


评论
热度(28)
  1. kiyoshi2013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