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Merry Christmas:After

*AU設定,都市Alby x Newt。

 

Alby陪Newt走到火車站的廣場。

時間剛過中午十二點,冬日的陽光帶給他們些許暖意。廣場上的噴泉依然保持寂靜,和Newt回來的時候一樣。

「你確定你不留下來吃午餐?」Alby問。

Newt微笑地搖搖頭,「這一趟回來,我已經夠滿足了。如果不快點離開,我怕我會開始嫌棄洛杉磯的生活。」他怕他會離不開。不過Newt沒把這句話說出來,他不想讓離別的場面看起來太感傷、太戲劇化。

平安夜和聖誕節這兩天,對他來說已經夠戲劇化了。和Alby重逢,兩人的人生再度出現交集(即使只有短短的瞬間),就某方面而言是他今年最大的聖誕禮物。

平安夜那晚,當他們雙手緊握地走出公園時,Newt幾乎快要投降了。Alby問他的問題,問他對他還有沒有感覺,以及隨之而來的吻,在Newt的心中翻起滔天巨浪。他幾乎被動搖地失去原本的堅持,幾乎快忘了他們為什麼一開始會走到這一步。

那天晚上,Alby沒有試著做更多別的事。他只是一直抓住他的手,好像怕他只要放開Newt就會像氣球一樣永遠飄離他的人生。最後Alby陪Newt走回他的老家,在車道前一直站著,直到看見Newt走進家門。Newt從玄關的窗戶看到Alby緩緩離開的身影。

Newt以為隔天Alby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他家門前,如果是高中時代,他一定會。但他一直到過了中午才出現,打招呼的口氣像是沒什麼大不了,好像他們分別不過就只是幾天前的事情。重逢的激動已經從Alby身上退去,Newt想,而他也是。一覺醒來後的Newt恢復理智,知道昨晚的動搖只是一時腦充血的結果。現實是,他們之所以分開就是因為現實。他們沒理由挑戰這個現狀。他們的人生已經分歧,Alby屬於這裡,而他則否。

Newt一直擔心他們之間的相異處會讓他們無法堅持到最後,事隔六年,他們之間的差異只是變得更大。他的擔心變得更真實。不同的環境裡養成的不同價值觀,如果他們連一開始都沒辦法協調,在這麼強烈的變化之後,又怎麼可能做得到?

因此聖誕節這天下午,Newt和Alby就在鎮上隨意散步,把時間都花在閒聊,像是兩個久未謀面的老朋友。他們交換了手機號碼,Newt給他一張自己的名片,上面印著公司名稱、公司地址和E-mail。這樣就好,Newt想,他們就像在商務會議上認識的合作夥伴,他們的交流保持在這樣的層次就好。

他知道自己不夠強硬。他知道他內心軟弱的部分是什麼。Alby。只要出現Alby的名字,他就無計可施。因此他拒絕讓Alby再次深入他的內心,以免他摧毀他花了六年建立起來的圍牆。才一個晚上,短短幾小時的接觸,Newt內心的高牆就只剩下斷垣殘壁。

這太危險了。

Newt依照原定計畫在二十六號的下午離開。他看著眼前把雙手插在口袋裡的Alby,心懷感激。Alby沒有試著打亂他的計畫和節奏,這樣的尊重他很樂意接受。也許,照這樣下去,他們能成為朋友。

「再說一次,火車是幾點?」Alby說。

「十二點二十七。」Newt說。

「嗯,所以,」Alby用手指背面擦了擦顴骨,「你差不多該進站了。」

「對。」

「之後再電話聯絡?」Alby問。

「當然,」Newt頓了頓,補充道,「名片上有我的電話,如果你不記得的話。」

Alby笑了起來,「不可能忘了啦。」

Newt點點頭,然後他把行李袋換到左手,右手伸向Alby。「那就再見啦。」

Alby接住他的手握了握,在Newt打算放手時又多抓住幾秒鐘,最後他把手收回去,讓Newt把手掌插進大衣口袋裡。Newt對他微笑,然後走進車站裡。

「掰。」Newt聽見Alby在他身後說。

在他一直走到正確的月台之前,Newt都沒有回頭。他的心臟在顫抖。離開比他想像的更困難一點,和Alby相處的這幾個鐘頭對他造成的影響比他想像的更大一些。

列車進站,Newt走上車。他把行李袋推到頭頂上方的置物櫃,然後坐下來靠著窗戶。或許他決定回來這裡本身就是個錯誤。Newt的頭靠在玻璃上,雙眼看著窗外的小鎮逐漸離他遠去。他根本還沒準備好。或許他根本就不曾準備好。

但是不管如何,這個小小的意外已經結束了。Newt閉上眼睛。等他再度睜開的時候,他見到的將會是他的現實。

週末過後,只剩下三天就要迎接新年。

Newt在週末這兩天自行加班,在公司裡把他請假的二十六日那天的工作補回來。其他加班的同事問他假期過得怎麼樣,他只笑笑說,放假放得腦子都鬆了,他要幫自己找回狀態。他把累積的幾篇初稿完成,也把上頭編輯退下來的二校稿子重新修正過。他用工作把自己的腦袋塞滿,讓它沒有空間容納任何和Alby有關的念頭。

週二的時候,他覺得他終於又讓自己的生活恢復正常。

週四當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公司宣布中午讓所有人下班回家,迎接隔天的元旦假期。辦公室的氣氛一片歡騰。

「Newt,晚上有什麼計畫?」Newt辦公桌左邊的同事問道。

「沒什麼計畫,」Newt回答,「我不太熱衷跨年晚會這件事。」

「那真是太可惜了,」他的同事說,「今天晚上,我們幾個人打算開個小派對,不過你應該不會想要參加。」

「嗯,不,」Newt微笑,「不過謝謝邀請。」

Newt桌上的分機電話響起。他的同事指指電話,示意他接聽。Newt拿起話筒。

「哈囉?」

「Newt,你現在在忙嗎?」話筒另一端是總機小姐的聲音。

「怎麼了?」

「有合作的客戶要找你,」總機小姐說,「我請他在會客室裡稍後。你能出來嗎?」

「當然,兩分鐘。」Newt把電話掛上。

「什麼事啊?」同事在旁邊問道。

「總機說有合作客戶要找我。」Newt聳肩,站了起來,「希望不是跑來怪我把他們的形象寫壞了。」

「可憐的Newt。」同事同情地搖搖頭。

Newt把西裝外套穿上,不過襯衫最上面的一個扣子還是讓它開著。他回想著這一期雜誌裡他寫過的文章,但卻不記得自己到底為哪些廠商或名流寫了專欄。他只是個菜鳥,說實在話,真正重要的客戶也輪不到他來處理。

他走出辦公室,坐在櫃檯的總機小姐伸手指了指會客室的門。

「是哪一間公司、或是誰的經紀人?」Newt低聲問道。

「我不確定。」總機小姐說,「不過他看起來很嚴肅。而且他看起來是專程跑來的──從他的打扮判斷。」

這句話讓Newt感到困惑。他以為大部分的客戶來訪時都會穿著稍微正式的西裝和襯衫。

「總之,祝好運。」總機小姐對他微笑,舉起右手,把食指和中指交叉。

Newt走過去,在會客室的門上敲了兩下,然後把門打開。

他臉上的笑容在看見坐在沙發上的人時瞬間凍結。他抓著門把,一腳踩在會客內的地毯上。

「嘿,Newt。」Alby站起來。

他的腳邊擺著一個行李箱,肩膀上掛著一個Nike圓筒運動背包。

「你──」Newt的眼神閃爍,他沒辦法把視線定在Alby以外的地方,但他也沒辦法直視他。「你為什麼在這裡?」Newt走進房間,把門關好。他靠在門上,拒絕往前。

Alby把肩膀上的背包放下。「我不能讓你離開。」

Newt無話可說。他感到他的眼皮開始抽動,於是他用力按了按眼窩。

「Newt,聽我說,」Alby朝他走過來,「我想過了,我想了好幾次。我沒辦法眼睜睜看著你走掉。我已經失敗過一次,這次我不會再讓同樣的事情發生。」

「我以為我們已經達成共識了,」Newt低聲說,「這沒有用。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事情不是這樣運作的──」

「我們一開始沒有處理好,對,」Alby在他面前兩步遠的地方站住腳步,直直看著他的眼睛。「但我後來想,『我們沒有好的開始,對,但為何我不能努力解決這些問題?』我不想後悔,Newt。你的火車還沒離站我就已經後悔了。」

「你該走了。」Newt的聲音扁平地說。「Alby,拜託。」

他的心臟快速收縮又突然間的舒張,讓Newt感覺自己的血壓開始上升。Alby的眼神看起來和平安夜那天親吻之前一樣。Newt沒辦法忍受。

「告訴我實話,Newt。」Alby平靜的說,「我們能不能至少試試看?就再試一次,再一次機會。試試看我們能不能解決。那至少在最後我們可以告訴自己,我們試過了。」

Newt揉揉額頭。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又開始咬指甲。那是他在焦慮時的習慣動作,但他以為自己在高中時就已經戒掉了。

「Newt。」Alby說。

Newt把手放下。「我不知道。」Newt回答,「這太突然了。Alby,我沒辦法思考。我不確定我們能不能──」

「我也不確定,」Alby說,「但拜託,Newt,誰能確定?這不重要,好嗎?這不重要。重點是我想要抓住機會,我錯過一次,我不要再錯過第二次。」

Newt感覺自己內在有些東西瓦解了,他無法抵抗那一連串的衝擊。Alby的每一句話都像環繞耶利哥城的戰士,耶利哥城牆正在毀壞。他試著讓自己的呼吸保持平順,但他的腦子已經失去原本的邏輯。

他突然忘了自己為什麼一直在抗拒。Alby總是會讓他失去思考的能力,不管是Alby的人或僅僅是他的名字。他看了一眼Alby。Alby沒說話,沒有叫他的名字,也沒有逼他做決定。

Newt閉上眼睛,咬緊牙關。他的肩膀垮了下來。

耶利哥城牆崩塌。

「也許──」他艱難地說,「也許,就再試一次。」

Alby的表情沒有明顯變化。但他往前跨了一大步,伸手拉過Newt的肩膀,緊緊抱住他。他的額頭抵住Newt的肩膀。

Newt的手臂繞過Alby的背。他的心臟隱隱作痛。

「你的學生們怎麼辦?」Newt露出一個難看的微笑,但Alby當然看不到。

「我相信洛杉磯這裡也有中學,」Alby回答,「我相信這裡也有一群自以為聰明的小混蛋。」

Newt點點頭。然後他小心翼翼地把臉頰靠在Alby的頭上。

他突然想到今晚是跨年夜。明天是元旦。

It’s a brand new year,it’s a brand new life。Literarily。

Many happy returns。


评论
热度(7)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