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Thomas's Love Playbook CH.1-1

「所以,週二晚上?」Teresa問。「時間確定了,對吧?不會再改變了對吧?」

「對,當然。週二晚上沒問題。」Thomas回答。

Teresa向後靠在藍色的塑膠椅背上,手拿裝著柳橙汁的紙杯,咬著吸管對Thomas露出一抹微笑。「很好,別食言。你已經夠胖了。」

儘管知道那只是玩笑的一部分,Thomas還是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包覆在T-shirt底下的肌肉稱不上是結實,但絕對也不算是「胖」。Thomas抗議道:「嘿,別講得一副我每次都放你鴿子一樣。公平一點,我都有提早告訴你。」

「噢,對啊。」Teresa轉轉眼珠。「讓我想想。上一次,你遲到了五分鐘之後打電話告訴我你要替你媽媽送乾洗衣物。再上一次,你臨時被英文課的某人絆住,導致你沒辦法準時跟我見面。噢,對,別忘了還有……」

「好了,Teresa。老天。」Thomas舉起雙手。「你知道我媽是什麼樣子,對吧?我如果不幫她送洗,我大概會被禁足一個月,她會說:『既然你這麼想待在家裡,你接下來就每天都待在家裡吧。』她根本不在乎我是不是正要出門赴另一個約。然後,英文課的那次──」

「你已經解釋過了,我不需要聽第二次。」Teresa咧嘴一笑。「我不是在怪你,你知道,我只是覺得,你永遠都忙著當別人的英雄,然後把你的朋友──而且我說的是你最好的朋友──丟在一邊。」

Thomas盯著她看。Teresa的表情輕鬆,兩條粗黑的眉毛在她臉上畫出溫和的弧線。她不是認真的,但是她說出來的話仍然讓Thomas覺得自己像是被責備了。

Thomas知道她說得對。這不是Teresa第一次說出那個「英雄理論」,不過她先前用的詞彙是「救世主情結」。Teresa說Thomas總是沒辦法抗拒那些請他幫忙的人,說他喜歡當救世主,好像他覺得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全都是自己的義務。Thomas沒辦法全盤否認,因為有時候,他真的很喜歡成為英雄的感覺──像是阻止學校的惡霸在置物櫃旁勒索別人的點心,或者在老師需要有人幫忙整理檔案和文件時跳出來協助。但這不是他的錯,他想,每個人都希望獲得關注,不管你承不承認。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成為一顆耀眼的星星,希望自己有某種程度上的重要性。

但可悲的現實是,Thomas這麼做的時候,他獲得的關注通常微乎其微。如果說這真的是什麼救世主情結在作祟,那麼它可一點效果也沒有。他是誰?只不過是個剛入學不到一個學期的新生。在那些學校橫行霸道的混混之間,他比路上的碎石還要默默無聞。沒人在乎他的阻止──大部分的人都直接忽視他的存在。只有一次,當他試著擠進霸凌者與倒楣的怪咖之間時,他被混混一把推開,重重跌坐在地上。而扶他起來的人不是別人,仍然是站在一旁的Teresa。當Teresa一邊替他拉好背包肩帶時,她一邊對他低聲說道:「傻瓜。別讓自己成為下一個目標。」

所以,對,他或許是有一點救世主情結。但是Teresa把他說得好像是那種會為了自己喜歡的女孩──呃,精確一點的說,應該是男孩──而遺忘朋友的人。

「喔,拜託──」

「不,我不是在忌妒,好嗎?」Teresa說。「事實上,你該慶幸你最好的朋友是個心胸寬大的新時代女性。我只是想確認,這次的歷史作業不會被任何事情耽擱到。你真的沒問題?」

「沒問題。」Thomas保證道。「週二晚上七點,在梅西咖啡屋。如果我再放你鴿子,我就請你吃一個星期的午餐。」

這句話讓Teresa露出一個狡猾的微笑。「成交。」

Thomas知道自己的賭注下得有點大,但是他可不能再讓Teresa抓到他的小辮子。冷落Teresa絕不是他的本意,畢竟,他們兩個就連放學回家都同路。

Teresa和Thomas幾乎不可能不做朋友。他們自從出生後就是鄰居,兩家的前院之間只有一片矮籬笆,因此幼稚園時期,Thomas每天上學時都會和Teresa見到面。他們的媽媽會聊著天走路送他們去兩個街區之外的托兒中心,而小小的Thomas一開始幾乎不敢和Teresa對視。Teresa在很小的時候就是個精力旺盛的女孩,而她的活力嚇到了Thomas。她第一次對他說話時,那一聲「哈囉」簡直就像獅吼。在幼稚園裡,Teresa總是和其他男孩子們在遊樂設施上玩耍,她總是能把鞦韆盪得最高,幾乎快要從上方翻過來,而且她拉單槓的次數比任何一個小男孩都多。

Thomas只有一件事情能贏過她,那就是跑步。在Teresa一次又一次的對他下戰書後,Thomas終於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他們用馬克筆在幼稚園的遊戲廣場上畫出一條歪扭的起跑線,然後決定另一側的圍牆就是終點。另一個小男孩大聲下令起跑,Thomas就衝了出去。當他氣喘吁吁地摸到圍牆回頭時,他看見Teresa才剛越過沙坑,距離圍牆還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在那之後,他們就成了朋友。他們一起上完幼稚園,一起進入小學,一起從小小的孩子變成少年少女。時間並沒有讓他們之間產生距離,每個孩子們都會經歷過厭惡異性的時期,但他們沒有。青春期並沒有影響Thomas看待Teresa的眼光,事實上,對他來說,Teresa這個人所擁有的全部特質中並不包括「性別」這一項。

直到某一次,大約是六年級的時候,學校裡的某個女孩問Thomas,他和Teresa是不是一對,他才赫然發現Teresa的確是個女孩。「女性」這個觀念終於正式進駐Thomas的腦海,而不再只是個寫在廁所門口的名詞。在那之後,他才開始注意起Teresa身為女生的身分。

不過,這並沒有改變他們的相處方式太多。Teresa是他家庭的一部分,他們在對方家吃晚餐和過夜的次數多得無法勝數,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同於一般的男孩和女孩。

所以,對。他不可能冷落Teresa。

他們繼續面對自己的午餐。Thomas的餐盤上擺著薯條、蜂蜜芥末和番茄醬,還有一包烤肉口味的洋芋片。Teresa則替自己裝了滿滿的沙拉。Thomas永遠也不知道沙拉到底為什麼好吃,尤其Teresa連一點醬料都沒有加。

學生餐廳的雙扇門再度被人推開,這次的力道稍微大了一點。一陣吵鬧的說話聲隨著風一起進入餐廳裡,Thomas抬起頭,但在他看見那群孩子們之前,他就知道那是學校劇團的成員們。

在一個個交錯的聲音中,Thomas一下就聽見Minho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Minho聲音總是能最快穿過人潮,達到Thomas耳裡。或許是因為他的口音──Minho是在美國出生的韓裔孩子,但是他說起英文還是和一般的白人不一樣,Thomas猜測那是因為他們家裡仍然以韓語作為主要溝通的語言之一。但是Thomas並不介意他的口音,相反的,他覺得那是Minho整個人最特別的部分之一。

劇團的成員們朝他們慣例的位置走去,Thomas的目光跟著他們移動,看著Minho在團體之間前進。就在他們來到和Thomas的桌子平行的走道時,他看見Minho轉頭對團體裡的另一個男孩說了幾句話。那個男孩名叫Newt,Thomas曾經和他說過幾次話。Minho一邊指著Thomas一邊對Newt挑眉,Thomas先看見Newt抿起嘴唇,雙手抱胸,接著聳了聳肩,打了一個「隨便你吧」的手勢。然後Minho就脫離了團體,穿過幾張桌子之間的縫隙,朝Thomas這裡走過來。

「哈囉,Thomas。」Minho大步來到桌邊,把手撐在桌面上。Teresa挑起眉看著他,Minho才像是終於注意到她的存在般扯了扯嘴角,補充道:「Teresa。」

Thomas不太確定為什麼Minho總是對Teresa保持這種像是敵意般的態度。Teresa從來沒有正面對Minho說過什麼難聽的話,事實上,他們根本很少說話。幾次Minho邀請Thomas在放學後打發時間的聚會,Teresa都有加入,而且劇團的孩子們都和她處得還不錯。就只有Minho,他對Teresa幾乎可以說是視而不見。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真要說起來,只有Thomas有點懷疑。他們表現得就像是因為他們真的沒有交集,但是Thomas知道,就Minho的個性而言,他不可能無話可說。如果他不跟你說話,那絕對是因為他不想。

「嘿。」

Thomas下意識地把手從桌面上拿下來,塞進外套的口袋裡。他的手指還沾著薯條的油漬,但是他得把手藏起來,才不會讓Minho看見他把手握成拳頭。儘管認識了一段時間,跟Minho說話時,Thomas仍然會有點不自在。或許是緊張,或許是難為情,Thomas不太確定。如果你面對你喜歡的男孩,你的心情會是什麼樣子?


评论
热度(15)
  1. 诸葛子瑜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