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Thomas's Love Playbook CH.1-2

網誌版:

http://esther81828wwr.pixnet.net/blog/post/427933028


Thomas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誰,至少在他見到Minho之前沒有。事實上,直到他見到Minho之後,他才開始了解什麼叫做「喜歡」。

小學時,他覺得自己喜歡Teresa。那是一種模模糊糊的好感,一種籠統的形容詞。他喜歡花時間和Teresa待在一起,喜歡躺在Teresa房間裡的床上,和她一起看著貼在天花板上的星空貼紙,然後討論他們以後要一起成為太空人或NASA裡的科學家;他也喜歡看Teresa大笑出聲的模樣,喜歡聽她男孩子氣的言辭。

他也喜歡和Teresa之間那種無言的默契。他們都喜歡把Oreo加在奶昔裡,他們也都喜歡瑞士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他們喜歡把草莓果醬和花生醬一起抹在吐司上,然後配上大杯的柳橙汁當早餐。當Teresa瞪大眼睛,鼓起臉頰時,Thomas知道她等一下就準備對他大喊「白癡」,他也知道Teresa雖然沒有承認過,但她非常喜歡看海綿寶寶的卡通影集。

和Teresa待在一起令他覺得很自在,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六年級被人問起他和Teresa是不是在一起的時候,Thomas甚至有點懷疑,所謂的「在一起」是不是就是這個樣子。他從來沒有認真把「女朋友」這個詞放在大腦裡思考過,在這之後也沒有。Teresa沒有問過他這方面的事,好像覺得這一切都太俗套、太幼稚,而他們之間的關係超越名詞的定義。

和其他女孩相處的感覺,沒有任何一個像是他和Teresa這樣。可是當輪到Minho時,老天,那對Thomas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舉例來說,就像心跳加速這個反應。Thomas以前總覺得電影和小說把這種情緒誇大了,但是現在他知道,那一點也不誇張。光是Minho站在桌邊,就讓Thomas覺得手心冒汗。他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儘管他知道那只是他思緒混亂的另一個證明。

當Minho第一次和他說話的時候,Thomas嚇得差點從學校前斜坡的欄杆上跳起來。那時候是第一節上課之前,他和Teresa正在那裡閒聊瑣事,至於是什麼事,他現在已經記不得了。事實上,就在Minho開口的那個瞬間,Thomas就忘了自己剛才和Teresa的對話進行到哪裡。在那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他的腦子裡只有Minho的聲音。

「你是Thomas,對吧?」

Minho的肩膀上背著背包,雙手插在口袋裡,對Thomas挑起眉毛。

「呃,對。」Thomas回答。「怎麼了?」

「怎麼了?」Minho說。「打招呼而已,不需要什麼原因吧。」

「但我幾乎不認識你。」Thomas說,但是話才出口就立刻後悔了。

這句話讓Minho笑了起來。「喔,但我知道你想。」

「什麼?」

「你不會以為我聽不見你們在說什麼吧?」Minho伸手比了比Teresa和Thomas。這是這段對話展開以來,Minho第一次提起Teresa的存在。「前天放學的時候,你們在劇場外面跟我們擦身而過。你問她說我是誰。」

Thomas有幾秒鐘的時間說不出話來。他真的不知道Minho有聽見他們的對話。第一個出現在他腦子裡的想法是那次相遇的畫面,他試著估算他們之間的距離有多少,究竟有沒有近到讓Minho能聽見他和Teresa的對話。第二個想法其實不能真正算是「想法」,而是簡單的三個字:「我的天。」

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臉脹得通紅,直到Minho提起。

「不需要像個小女孩一樣這麼緊張。」Minho保證道。「我不會咬人。」

「呃,好。」Thomas回答,然後立刻覺得自己是個白癡。

「『呃,好。』」Minho模仿他的樣子,搖了搖頭。「別像個傻瓜一樣,好嗎?」

Thomas差點再度脫口說出一樣的話,他及時煞住,只是聳了聳肩。這讓Minho露出一個微笑。「聰明。」他說。「待會見囉。」

他推開學校的大門走進去,Thomas則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直到Teresa推了他的肩膀一把。他眨眨眼睛,突然想起Teresa還站在旁邊。

「快回魂,Thomas。」她說。「你繼續這樣下去,手掌就要流血了。」

Thomas這才發現自己的手緊緊握成拳頭,壓在欄杆上,此時他終於感覺到掌心傳來一點刺痛。他鬆開手,甩了甩手臂。

「嗯,美夢成真,對吧?」Teresa對他調侃地微笑。

「你在說什麼?」Thomas跳下欄杆。

「Minho啊。」Teresa說。「他想認識你耶,多完美。」

「別蠢了。看到他說話的樣子沒?他就是個自大狂。」Thomas說。

他們一起往校門走去。「但看起來你很喜歡。」Teresa斜眼看著他,嘴角惡作劇般的笑容逐漸擴大。「看看你的眼神。」她在自己的脖子旁用手搧風,吐出一口氣。

「別蠢了。」Thomas又說了一次。

但是那天早上的四節課,Thomas幾乎什麼也沒聽進去。他的腦中無法克制地重複撥放著他和Minho的對話,然後,他告訴自己Teresa沒說錯,他的確喜歡。

而現在,當Minho站在他面前時,他心中那種緊繃的感覺又再度鮮明起來。

「午餐好吃嗎?」Minho問。

「不錯。」Thomas回答,但他很確定Minho不是來和他聊午餐的。「怎麼了?」

「嗯,對,我需要你的幫忙,Thomas。」Minho說。

在那個瞬間,Thomas腦中閃過無數種可能性,但是沒有任何一種聽起來合情合理。Minho?需要他的幫忙?

他的表情替他問完所有該問的問題,因此Minho直接給了答案。「我需要你加入我們的劇團。」

「什麼?」

好吧。在剛才那無數種可能性之間,這一種倒是完全沒有出現在Thomas心裡。或許是因為他從來沒把「演戲」跟自己聯想在一起,或者他覺得Minho與劇團完全和他是不同層次的事物。他呆滯地看著Minho,直到Minho舉起手在他面前彈了兩下手指。

「你知道我們團裡有個金頭髮的傢伙吧,我不是說那個捲髮的Newt,我說的是Ben,高一點、壯一點的那個。」Minho說。「你們應該見過面,我們一起去吃漢堡的那次他也在場。」

Thomas記得Minho說的那個孩子。他和Minho、或是其他劇團裡的主要成員一樣,都是高年級生。Ben是個友善的人,至少從Thomas的角度看來是這樣,但是他不敢確定,因為Ben從來沒有真正跟他說到話。Thomas不確定是不是每個高年級生都這樣,他們不會把菜鳥當成一回事──不會惡意針對,而是直接無視,好像他們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Ben和團體中的其他人都相處得不錯:那次吃漢堡的時候,每個人都像是早就養成習慣般從Ben面前的盒子裡把薯條拿來吃。

Thomas點點頭。「對,我記得。」

「嗯哼。」Minho說。「所以,這傢伙本來要擔任我們下一齣舞台劇的某個角色,但是這個蠢蛋兩個星期之後就要搬家了,意思就是,在我們表演的那天,他的爛屁股早就不在城裡囉。」

「搬家?」Thomas說。「但你們都要準備畢業了,他為什麼──」

Minho不耐煩地揮揮手。「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搬家,他沒說,我們也不想問。我們現在只知道他會讓一個角色空下來,而我們親愛的編劇先生希望能不要動到他的寶貝劇本。」他傾身向前,盯著Thomas的臉。「所以,幫我個忙?嗯?」

Thomas知道那齣舞台劇。在上個星期,校門口剛進來的走廊上,布告欄前就已經張貼著大張的海報,前面還放著一個裝滿傳單的小盒子。這齣舞台劇的主題是關於種族歧視與近年來討論越趨熱烈的LGBT議題,Thomas本來就打算去看這場表演。

但是,親自參與演出?這完全超出他的想像範圍。

Minho看著他的眼神非常熱烈,像是有火焰在燃燒──不過Thomas知道是自己多想了。他咬了咬牙。這個經驗可遇不可求,他不會讓它白白溜走的──不只是能親自加入全校最風光的團體之一,也不只是因為他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之間能和Minho共事,Thomas總是希望自己能做到一點什麼,好讓自己在準備畢業的時候能回頭看看,然後對自己感到驕傲。

所以他再度點頭。「好啊,當然。」Thomas試著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一派輕鬆,好像這個決定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像他決定今天午餐要吃什麼一樣。「嗯,我什麼時候要去和你們一起練習?我是說,你們應該已經要準備最後的彩排了?」

Minho對他咧開一個勝利的笑容,一手搭上他的肩膀拍了拍。

「最後階段了。」Minho說。「所以,週二晚上,劇場見,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Thomas回答。

「完美。」Minho直起身子。「週二見囉,菜鳥。」

「呃,到時候見──」

Thomas還沒把話說完,Minho已經轉身離開。Thomas目送他朝他的團體走去,然後坐在他對面的Teresa輕輕咳了一聲。

「啊,怎樣?」Thomas看向她。

「我在想,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Teresa聳起眉毛,嘴角勾起一半的微笑。

然後Thomas才突然想到:對。週二晚上。他們的歷史作業。該死。

「謝謝你一個星期的午餐,Thomas。」Teresa平靜地說。


评论
热度(11)
  1. 诸葛子瑜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