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逆

Team Nalby, Team Thominho. There's nothing else.

【The Maze Runner】Thomas's Love Playbook CH.2

當Thomas站在劇場前的台階上時,他深呼吸一口氣。他再一次告訴自己,就像他在走來劇場的途中時那樣:不要把這看得太重。不要像是沒見過世面的蠢蛋一樣。保持冷靜,酷一點。沒人會輕視你。

他捏了捏拳頭,發現掌心裡已經一片潮濕。他對自己嘆了口氣。劇場的雙扇門沒有完全關緊,他可以聽見裡面傳來說話的聲音和笑聲。他突然有一種近乎荒謬的感覺,好像他只要推開這扇門,走進之後,他就會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個他一直嚮往、但從來沒有真正接觸握過的世界。

老天。他甚至不知道他該怎麼走進去。敲門?他需要敲門嗎?或是只要直直走進去就好?

在他答應了Minho的要求後,他就沒有再在校園裡和Minho說上話。他應該要事先問好劇場的規則的。他知道每個團體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套遊戲規則。但是他沒有Minho的電話,就算有,Thomas也不會為了這種小事打電話給他。

Thomas搖搖頭,咬了咬牙,然後伸手推開微微開啟一條縫的沉重木門。

進入這所高中之後的幾個月之間,Thomas進過劇場兩次。

一次是在他剛入學的那一週,劇團有個為新生們舉辦的特別表演,用意是為劇團招募新血。Thomas當時對演戲並沒有特別的熱情,但他很好奇一所高中的劇團能表現得怎麼樣,因此他和Teresa擠在一群他們完全不認識的新生之間,在劇場裡看他們表演。短短半個小時的演出,但Thomas卻被他們的優異表現給嚇到了。劇本的主題是一名剛進入新學的菜鳥──就和台下的任何一個新生一樣,故事在介紹這名新生怎麼樣在學校交到第一個朋友(在入學的第一天,這個主角就因為喜歡看漫畫和玩桌上遊戲而成為學校惡霸的頭號目標)。

或許是因為經費問題,道具和舞台陳設並沒有讓人眼睛一亮的地方,但是每個演員之間流暢的走位、精準的台詞和貼近學生的故事主題,都讓Thomas覺得印象深刻。在那時候,他還沒有分辨出哪個演員是誰,劇團對他來說是一個有機體,而每個演員的表現則讓這個有機體變得更加活躍。

第二次進入這個劇場,是因為學校請了一名非常知名的劇作家來演講。幾乎全校的學生都被帶來這裡,而劇團的成員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的保留席。Thomas和Teresa坐在靠近入口的地方,透過麥克風,Thomas聽見的講者聲音有點扁平,像是來自某種混音機器。

第一次是看表演,第二次是為了上課。第三次則是以演員的身分踏進這裡。這似乎代表了某種進步。Thomas希望這代表的是進步。

或許,他想,至少能為自己找到一個歸屬的地方。就算只有短暫的兩個星期也好。他在同儕之間已經當了十年的隱形人,或許現在是個改變的好時機。

Thomas踏上座位間的紅色地毯。劇場的內部空間寬敞,一排排的座椅分成四區,中間由走道隔開。此時座位區上方的燈沒有打開,只有舞台上有光線。Thomas沿著紅地毯往下走,地面朝舞台的方向傾斜。他忍不住抓緊背包的背帶。

他還沒走到紅毯的一半,Thomas就看見舞台上有人舉起手指著他。

「他來了!」有人喊道。

然後說話的聲音突然間降低。儘管距離舞台還有一段距離,Thomas還是看得出來所有的人都轉過來看著他。這讓他覺得不太自在,因此他加快腳步來到舞台前。

Minho蹲在舞台邊緣,正好比Thomas高出幾吋。「哈囉,Thomas。歡迎加入我們的俱樂部。」

他對Thomas伸出手,不過Thomas愣了幾秒鐘才想到,這是要拉他上舞台的意思。於是Thomas握住Minho的手掌,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

他拍了拍膝蓋,站直身子,一邊拉平自己的衣服一邊張望。舞台上擺著幾張摺疊式的鐵椅,他知道名字的幾名劇團成員坐在椅子上,旁邊還有幾個他只在表演上見過、卻完全不認識的女孩。

其中一個黑人男孩沒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站在Newt身後,手上捏著捲成一團的劇本。Thomas上台之前,他們似乎在討論劇本裡的內容,此時黑人男孩正抬著眼睛看向他,好像在抱怨他打斷了他們的對話。Thomas知道他的名字叫做Alby,在和Minho與劇團成員們一起打發課餘時間時也見過他,不過他們從來沒有真的說過話。他的眼神總讓Thomas覺得不安,好像他隨時都處於發火的邊緣,而這讓Thomas感到神經緊繃,總是下意識地避開和他可能的接觸。

Thomas撇開視線,然後看見一個身材削瘦的男人站在旁邊。他朝Thomas走過來,伸出手。Thomas下意識地準備和他握手,但男人卻把手搭到他的肩上用力拍了拍。

「哈囉,Thomas。」男人說。「你能加入我們真是太好了。」

「是啊。」Newt朝他抬了抬下巴,歪嘴露出一個微笑。「你替我省去了一個大麻煩。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不想再改這個劇本了。」

「別講得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Minho站在Thomas右邊,轉了轉眼珠。「Ben那傢伙的台詞也只有三句。」

「只有三句,但不代表不重要。」Newt回答。「這劇本不是你寫的,好嗎,所以你當然不能體會改起來是什麼心情。」

「對,對。」Minho搖搖頭。「隨便啦。」然後他轉頭面對Thomas,指著男人說道:「Thomas,這位是Wes。我們的指導老師。」

「兼職舞台劇導演和監製,還有所有你能想到除了演員之外的其他工作。」Wes對他露齒一笑。「但別誤會,我不是那種會拿著導演筒敲人大罵的導演。我是大家的好朋友,你問他們就知道了。」

這句話讓舞台上的其他人都對著Wes大叫起來,其中甚至包含幾個髒字,但是每個人的聲音聽起來都像是在笑。

這讓Thomas不由得跟著露出微笑。他才加入這個劇團幾分鐘,他就已經喜歡上這裡了。這裡的氣氛融洽、指導老師和學生們之間幾乎沒有距離,儘管Thomas只會在這裡待上兩週,但有那麼一瞬間,他有點希望自己在下個學期還能繼續回來劇團。

「嗯,好吧。讓我帶你認識一下其他人。」Minho說。他推著Thomas往鐵椅走去。「這是Alby,Newt,Zart和Frypan。你都認識了,對吧?」

除了Alby和Newt之外,Zart和Frypan是Thomas接觸比較多的對象。他們通常會跟著Minho一起閒晃,不過他們不像Newt或Alby那樣給人一種領導者的感覺──現在Thomas知道Newt為什麼會用那種態度說話了,因為他是這個劇團的編劇。

Zart是個高大的白人,蜷曲的頭髮像是上過髮捲一樣,他的臉上總帶著友善的微笑──幾乎太過友善了,有時候看起來甚至有點愚蠢;但是Thomas很喜歡他。Frypan是個黑人孩子,同樣高大,不過說話速度比Zart更慢,因此有時候會用笑容代替字句。Thomas記得他在新生入學的表演上扮演其中一名校園惡霸,但直到實際認識他之後,他才知道,Frypan完全是惡霸的相反。事實上,他還比較像是會被霸凌的那個。

Alby從Newt的背後伸出手,停在Thomas面前。「嘿。」他說。「歡迎加入。」

Thomas幾乎想要拒絕和他握手,因為Alby的口氣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歡迎的樣子。但是Minho就站在他旁邊,他不希望讓Minho難堪。因此他伸手和Alby握了握,Alby的手掌很有力,但Thomas懷疑他是故意用這麼大力氣的。

Zart和Frypan對著Thomas打了招呼,然後Minho轉過身,正要介紹下一個人給Thomas認識,坐在椅子上的人卻讓Minho癟了癟嘴,突然間翻了個白眼。男孩的坐姿像是國王坐在王位上,翹著腳,一手搭著旁邊空座位的椅背。

「幹嘛?」椅子上的男孩邊說邊站了起來。「為什麼不介紹一下?」

「因為他不需要認識你也能在這個劇團活下去。」Minho回答。

「這句話太失禮了。」男孩扯出一個歪斜的微笑,聳起眉毛,走到Thomas面前,雙手抱住自己的手臂。「哈囉,我是Gally。」

Thomas皺起眉頭。他從來沒有聽Minho提起過這個孩子,這人也不是Minho團體中的一員。他猶豫自己要不要和他握手,但是這不是他該擔心的問題,因為Gally根本沒有把手伸出來──他只是用摔角選手打量對手的眼神,把Thomas全身上下觀察了一遍,然後嘴角的微笑變得更大。

「所以你是應Minho的要求來義務支援。」Gally說。「多偉大的心態啊。」

「我只是想幫忙。」Thomas忍不住反駁。Gally的態度讓他覺得受到侮辱,但是他懷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Gally甚至還不認識他。

「對,大英雄。」Gally說。「我等不及了。」

「夠了,閉嘴。」Minho插嘴道。「你離他遠一點。聽到沒?我已經──」

「你什麼也不能做。」Gally說。「我們已經討論過這件事了。」

Minho翻了個白眼。「你最好感謝Wes現在在場。」

「不然怎麼樣?」Gally說。「你想要揍我嗎?」

Minho推了Thomas一把。「過去那邊。我跟這傢伙無話可說了。」

在Thomas轉身之前,他又看了Gally一眼。男孩只是揚起下巴,眉毛仍然高高聳起。

但奇怪的是,整個劇團裡似乎沒有人真的把Gally的話當作一回事。就連Wes也只是看著他們的方向微微搖著頭,沒有跟Gally談話的打算。Minho推著Thomas朝舞台的另一邊走去,將他介紹給女孩們認識。劇團裡的男女性別比例落差之大,讓Thomas有點困惑。他一直以為話劇比較像是女孩子的事情。

Wes遞給他一份劇本,然後要他在其中一張鐵椅上坐下。Thomas刻意挑選了一張距離Gally最遠的椅子,在劇本裡尋找自己角色的名字,然後找到Minho剛才說過的那三句台詞。

「你要看的可不只是那三句台詞而已。」Alby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他這句話說得太突兀,而且沒有指明Thomas的名字,Thomas轉頭過去看著他,一秒鐘之後才發現他是在和他說話。「什麼?」

「Alby的意思是,作為演員,你永遠不能只看自己的台詞。」Newt說。他瞥了Alby一眼,眼神像是在阻止他對Thomas發火,但是嘴角帶著笑容。「整齣戲是一個運作的機械,每一個演員和每一句台詞都是一個零件。你要知道這個機械是怎麼運轉的,你就得了解每一個零件安插的位置和它們存在的目的。」

「而Newt的意思是,他的劇本很讚,所以你最好乖乖從頭讀到尾,能整本背起來更好。他就是這個意思。」不知何時,Minho在Thomas的旁邊坐下,手裡握著自己的劇本。Minho手中的封面已經被他捏得發皺,顯然Minho自己也看過不少次。

「我只是在告訴新人正確的態度。」Newt說道。「我沒在問你的意見,多謝補充。」

「隨便啦。」Minho轉轉眼珠。

「我會看完劇本,我保證。」Thomas說。

「很好。」Newt回答。

「對,至少你不會在快要正式演出的時候落跑。」Minho說。「我不是開玩笑的,我一定要踢爛Ben的屁股。」

「沒人阻止你。」Newt說。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來一往的幾句對話讓Thomas笑了起來。撇除剛才和Gally的一點衝突,這裡的其他人相處起來就像是一群家人。

Thomas還記得他和Teresa第一次在咖啡廳裡遇見Minho與劇團的友人們時,他其實想要假裝沒有見到他們。梅西咖啡屋是他們高中的聚會場所之一,有一整排的吧檯座位和好幾組多人坐的圓桌座位。那裡是他和Teresa最常去的地方,但其他學生們也一樣。那天Teresa和他沒有作業要完成,他們只是像往常一樣待在那裡,點奶昔和果汁喝。Thomas已經忘了他們那時候聊天的內容──事實上,大部分和Teresa的對話都是沒有意義的瑣事,他們只是把腦子裡飄過的字句抓出來,然後拋給對方。不過咖啡屋的門再度被推開時,走進來的就是Minho與劇團的成員。Thomas不用回頭就能聽見Minho的笑聲,還有Alby低沉的嗓音。

Thomas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個衝動想要縮在椅背後,不要讓Minho注意到。或許是因為他還沒準備好和Minho展開第二次對話,或許是因為Teresa在旁邊。但是正因為Teresa的存在,Thomas不得不讓自己保持鎮靜,眼睛直直盯著奶昔玻璃杯外凝結的水滴。

「喔,嘿,這不是Thomas嗎?」Minho的聲音從旁邊的走道上傳來。Thomas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他趕緊低頭再喝一口奶昔,讓冰涼的飲料降低他臉頰的溫度。

他抬起眼睛,假裝自己現在才注意到他們的出現。

「噢,哇喔。」Thomas說。「哈囉,Minho。」

「你們在這幹什麼?」Minho問。「作業?還是約會?」他竊笑起來。他的朋友們在他身後站定,一群人堵在走道正中央。

Thomas有點太快地反駁:「我們不是情侶。我們只是待在這裡打發時間而已。」

「對,說得跟真的一樣。」Minho像是一點也不在乎他的解釋,伸長脖子環顧店裡一圈之後,他對著Thomas擺擺手。「介意我們加入嗎?假如你們不是在約會的話。其他多人座位都滿了。」

「呃,當然。我不介意。」

Thomas下意識地往Teresa的身邊移動。Teresa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順著Thomas的動作移向旁邊的空位。不過Thomas現在終於發現Teresa正挑著眉看向他。然後他才想到,Minho剛才完全沒問Teresa的意思。

這個下午,Minho和他的劇團朋友們就像是早已習慣和Thomas待在一起一樣,他們不會在說話時刻意排除Thomas,儘管有些劇團內部的笑話他還是聽不懂,但Thomas卻突然希望這是真的──他不需要真的成為劇團的一員,他只是希望自己也能擁有一個像這樣的群體,一個能讓他產生歸屬感的地方。並不是他開始嫌棄Teresa,不是那樣的。只是,在身邊充滿了人、而自己卻只有Teresa時,這種感覺有那麼一點寂寞。有那麼一點狹隘。

那是Thomas第一次產生自己想要融入某個團體的念頭。全拜Minho與他的劇團所賜。

而現在,當他坐在劇團的舞台上──只有他和劇團成員們、沒有Teresa──Thomas覺得自己好像成了另外一個人。Teresa像是他和尋常人生之間的橋樑,而在Teresa消失後,Thomas突然發現這個完全孤單的自己似乎有別的可能性。

也許他沒辦法在兩個星期內融入他們,但是至少他有了嘗試的機會。

「好了,孩子們。」Wes用力拍了拍手。「現在讓我們重新對一次台詞。從第一幕第一場開始,Thomas,試著跟上,好嗎?」

 


评论
热度(13)
  1. 诸葛子瑜非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非逆 | Powered by LOFTER